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是你大爷

第三百五十七章 是你大爷

  乔岚状似乖巧地让少年搂着,因为穿着加厚的千层底,她比少年还高一点,要屈就自己去依靠比自己矮的胸怀,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了小楼,进入她身为“乔奕”时的屋子,门合上的那一刻,她在同一时间做了几件事,闪身离开并制住少年,同时打开绝对领域,确保自己不会被反制住,并探出精神力看周围是否还蛰伏着阿猫阿狗,张三李四。

  “你到底是谁?”乔岚神色凝重,语气也非常严肃。

  “你你你……”少年被无形的力量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不过嘴还能动,“你忒不是人了,枉我不辞劳苦下去帮你解围,从封啓祥手里救了你,转身就对付我,早知道就让你被那小子揭穿。”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何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乔岚踢掉厚厚的千层底,把眼角的凝胶摘下,然后取来铜镜,看看少年,再看看自己,怎么看怎么像,而且连我的性子也模仿得惟妙惟肖,怪不得连封啓祥他们一点儿怀疑都没有。

  “小爷爱长这样,关你什么事。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干嘛长这样。”

  “别用我的脸胡咧咧,不然我容易手痒。”看着别人顶着自己的脸张狂,还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话虽这么说,乔岚怀疑自己下不下得了手,打这厮跟抽自己有什么区别,她会有种挨揍的感觉,真是太不愉快了。“我也不为难你,只是想搞清楚怎么回事而已。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你大爷!有你这么问话的吗,跟逼供有什么区别。”少年明明动弹不得,但依然十分嚣张,正应了那句话“输阵不输人”,即便输了,也要在口头上讨便宜。“这样不叫为难,什么才叫为难,上满清十大酷刑啊。”

  这样的性子,让乔岚想起了另一张嚣张的面孔,明明是萌物一枚,却偏偏要装大爷,慢着,这家伙讲什么满清十大酷刑……难道……她试探性地唤了一声,“玉溪……”

  “叫什么叫,叫/春呢。爷的名字不兴让你叫了。”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没了,玉溪干脆跪趴在地上哭了起来,“呜呜呜呜,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好心没好报,呜呜呜呜,恩将仇报,丑人多作怪……”

  乔岚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所想的“玉溪恢复了”而高兴,看着“自己”毫无形象地哭,这冲击力比揍“自己”更来得强烈。“打住,打住,别用我的脸哭成这样。咱能好好说话不。”

  “不能,我不但要哭,还要自扇耳光,还要跳脱衣舞……”

  “……”

  玉溪恢复了吗?当然没有!

  方才,他注意到楼下的骚动,见封啓祥这样逼迫乔岚,一种无与伦比的愤慨之情油然而生,他瞬间吸收掉一筐玉石的灵力,在灵力暴涨的瞬间,他成功变成乔岚的模样,把外间的单紫萱打晕后,出去帮乔岚解围。

  这种变身破费灵力,对他来说十分勉强,所以维持不了多久,在与乔岚掰扯的过程中,他的身子一点点缩小,逐渐现出原形。

  希望再一次破灭,但是……也不全然破灭,好歹发现了玉溪新用途,但是……

  “一筐玉石,才能变身一盏茶时间,你丫不是无底洞,是黑洞啊。”乔岚有心找玉溪算账,但玉溪却逐渐陷入沉睡中,好吧,新功能也不多好用,后劲太大,不但耗费灵力,还很伤神。

  把玉溪安置在床上,乔岚也换回男装才下楼。叶飞天一直守在院子里,看大乔岚下楼来,他并不意外,好似知道乔岚会找他一样。

  乔岚一直走到明月台上才停下来,叶飞天没有丝毫犹豫,也走上明月台。

  “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尽量给你答疑解惑。”

  “主子,那个长得跟您一模一样的少年是谁?打哪儿来的?怎么此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他不是别人,正是溪公子。别吃惊,溪公子会一点法术,刚刚见我为难,才变成我的模样,帮忙解围。这事,我也就跟你讲,你知道就好,别告诉第四个人。”乔岚把这事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在说“溪公子会念诗一样”轻巧。

  “溪公子会法术?!”叶飞天多寡淡的一个人啊,现在面上也表现出十分诧异的神色。“主子早就知道了?”

  “当然,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算是老乡。”其实乔岚也可以再编一个故事忽悠叶飞天,虽然有点难度,不过也不是不可为,但她相信叶飞天的忠诚,也相信他的接受度,所以选择把一部分事实告诉他。

  古人对鬼神之事接受度比后世的人高多了,当然,出现怪力乱神的事,他们更倾向于“有妖孽”,然后火烧“妖孽”。要是叶飞天初初认识乔岚,估计会把她和玉溪当成妖物,不过,乔岚这么仁善的主子,怎么可能是妖物。“您和溪公子是来自天上的仙人?”

  “噗嗤!”乔岚忍俊不禁,笑了出来,“仙人啊,你这么说也没错。”

  “这也难怪了,您有很多稀奇古怪也行之有效的想法。主子,您也会仙法?”

  叶飞天这是化身好奇宝宝的节奏啊,原先不这样的,乔岚默默地吐槽,“会一点,当不得大用。不然今天我也不会身陷囹圄,无法脱身。”

  “哎……”叶飞天莫名地叹了一口气,复而又问,“上次我受了伤,大夫说我就算活着也是个废人,但现在却全好了,是主子用仙法治好的吧?”

  乔岚一怔,“嗯,算是吧。”这家伙,敢不敢想得再宽些!!!

  “多谢主子出手相救。”叶飞天单膝跪下,抱拳,郑重其事的跟乔岚道谢。

  “起来!你救了我和玉溪,我自然不能置你于不顾。这事,咱谁也别谢谁,就这么着吧。”

  “是!”叶飞天起身来,踌躇了一下,问,“主子,您和溪公子还回天上吗?”

  乔岚将目光投向夜空下的远山,半响没吱声,就在叶飞天以为她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双唇翕动,吐露出一个字,“回!”(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