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形势大好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形势大好

  封啓祥和封一被赶出去,这么大的阵仗,当天晚上就传遍了乔家。知道这一晚乔岚恢复女装的少数几个人很敏感地把两件事联系起来,都悬着一颗心,不知道东窗事发没有。

  俞大拿这晚因为要忙活其他事情,所以等他知道这件事,赶到主院,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叶飞天守在主院的门口,挡住一应过来问询的人,包括陈月牙。

  “二姑娘,请您放心,没出什么大事。主子已经歇下了,夜深了,您还是先回转吧。有事,明日再说。”

  “真没出事?”陈月牙内疚不已,明知道姐姐女扮男装不容易,自己还拖姐姐后腿。

  “没有!”叶飞天斩钉截铁道,却不说事情的发生,也不提事情的解决。

  陈月牙怀着愧意,一步步往回走。

  俞大拿沉默不语,杵在门口处,等过来关心的人都走了,他才问,“被发现了?”如若不然,主子不会这般生气,把人轰出去这样的事,不像主子做事的风格。

  为什么告诉你,凭什么告诉你,主子也说了,不可告诉第四个人。叶飞天抬头看着天边的月牙,好似没听见俞大拿的问题。他此时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他比俞大拿知道得更多,说明他比俞大拿更值得主子信任。其实吧,要是乔岚知道他这么想,估计会扶额,要不是事发的时候你都在现场,你以为我会跟你叽叽歪歪这么多。

  叶飞天和俞大拿都是乔岚可以无条件相信的人,之所以瞒着俞大拿,也是为他着想。知道得太多,危险,知道的人太多,更危险。

  俞大拿到底没能从叶飞天嘴里问出什么,非但如此,他还让他不要去问乔岚。

  第二天,乔岚没事儿人一样出现在众人眼前,大家也松了一口气。陈月牙也下定决心,再也不央姐姐换回女装了,免得被人发现,娘那边……再另外想办法吧。

  乔岚穿着一身短打,巡视了一遍西岸所种的番椒后,便要出发去金钱美地。阳雪怀崽子后,叶飞天给她弄来了一匹枣红色骟马。因为是枣红色的,跑起来,很像一面红色的旗帜,所以乔岚给取名红旗。红旗已经四岁,很乖很听话,让停就停,让跑就跑,让走着也绝不跑着。相比之下,乔岚还是喜欢阳雪,虽然它走得快还是跑得慢都依着自己的心情来,偶尔还闹小脾气。

  因着红旗如此温顺,乔岚计划给陈月牙。岂国女子不善骑乘,但在权贵圈里,大多女眷都会骑马,赛马会也是一种风尚。虽然不知道自家妹子日后是否会进入那个圈子,但技多不压身,学一学还是好的。

  北桥门外,封啓祥站成了一尊石像,既然要道歉,总要有诚意些,所以天还没亮,他就过来了。

  乔岚知道封啓祥在门外等着,但她还是要出去,为了让封啓祥相信,她不是乔岚,而是乔奕。昨晚,封啓祥抓得这样紧,导致她的手一片淤青,后来放在灵泉里泡着,淤青才慢慢消退。所以,她今天才会穿着短打,并把袖子绾起来,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臂。

  紧闭的大门开启了,封啓祥一个激灵,看到是乔岚,立马迎上去,“乔弟,为兄昨晚做错了,你能否原谅为兄这一回,下不为例。日后,我和封一他们,只走正门。绝不会未经你允许就进西岸。岚儿姑娘怎样了,为兄想再当面道歉。”

  他急着求得乔岚的原谅,哪曾想到别的,反而是隐匿在暗处的封一看了两眼乔岚的手臂,昨晚的事,他还是觉得很怪异,只是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驾!”乔岚催促红旗跑动起来。

  “乔弟,你这是要去哪儿。等等为兄。”封啓祥打了一个呼哨,桃庄里,惊风的耳朵支楞了一下,自己把木桩上的缰绳咬脱下,然后一路奔出去找封啓祥。它到了之后,封啓祥正失神地看着乔岚远去的方向。

  “恢恢恢……”主人,有事没事,没事的话,我就进去看老婆孩子了。

  金钱美地的形势一片大好。麦子茁壮成长,远远看过去,绿油油的一片,仿佛草原一样,令人心旷神怡。被变相软禁在此的几百名长工居然没有半点别扭,因为他们在金钱美地的生活过得舒心极了,这里有好房子住,吃得还不愁,最重要的是工钱可以全部攒下来,给家里捎去,唯一遗憾的是不能老婆孩子热炕头,但东家也说了,表现出众者可以回家看看。怎样才算表现出众,不好说,面上是工头说了算,但其实是暗中监察着金钱美地的人说了算,看准一个人不会乱嚼舌根,才给出西岸,并且还会暗中派人跟着。

  西岸的番薯苗在长工们住进来后,就分种到大田里,种了整整五百亩,现在已经两尺长,再过一个多月,等这些苗抽长到四五尺,还可以截成段进行插纤,预计可以种满一千亩的地。

  展吹浪其实考虑过把番薯苗系数转移到通州,种在晋王的封地里,不过量太大,而且,也怕路上出闪失,干脆以不变应万变,让人取走小部分的苗,再派人守在这里。

  这些人都知道乔岚是谁,所以好奇者居多。他们还当自己没被发现呢,所以肆无忌惮地打量乔岚。五感异常敏感的乔岚,总能察觉自己置身于无数双眼睛的监视中,这种感觉太糟糕,害得她没了巡视的心情,转身打道回府。

  五里镇,药妆因为黄莺客串的那一回,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就连历山县的夫人小姐听说药妆的美名,让人过来采买。有句话说得好“酒香不怕巷子深”,药妆也逐渐有了一部分忠实的客户,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用药妆的东西。有人甚至还打听药妆是否有胭脂、口脂之类的东西。

  药妆生意好了,加上历山县老木柴还在做回旋圆桌和折叠桌椅,每半年派人送一回分红,陈月牙不乏进项。腰包鼓了,小姑娘也款起来,买东西不再计较价钱。

  乔岚估摸着,按照这样的态势发展下去,等自家妹子出嫁,不说十里红妆,五里总是有的,不够的话,她给添上,一定要把妹子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如若她回去了,不在这儿了,就用整个乔家陪嫁。

  话说,谢金宝那家伙最近都没消息传来,不是挂了吧!挂了也来个信啊,咱也好给妹子物色新的夫婿……

  北疆以北,岂国与蒙国之间的密林里,一个体格健壮的少年带着几个人悄然潜行,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的机敏,连虫兽都没被惊扰。

  “千总,蒙国内乱,兵力回防,正是我们进攻的机会。”休息的时候,一个人进言。他是老兵,但对眼前这个少年却佩服得紧。

  少年沉声说,“蒙国耶纵青诡计多端,虚虚实实,你们以前吃了这么多亏,还没长记性呢。”

  老兵一噎,“千总说的极是。”

  少年啃着馒头,看着密林深处,思绪却回到了远在南边的青山村,那个倔强的少女身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