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京城异动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京城异动

  京城,侯府封家汇景院,这是仅次于侯爷封广信所居的东院之外最好的院子,也是现任定远侯世子封言英的院子。此时,封言英正在发脾气,屋里名贵的瓷器被狠狠的惯在地上摔得稀巴烂。

  他爹封广信老当益壮,且迟迟没有上奏退位让贤,以至于他年过四十,依旧是世子,京城最老的世子。在京城权贵圈子里,暗地里笑话的人少不了。今天,他去东院,很直白地要求他爹拟奏章让位,他爹明言等他准备死了再说。

  不但连侯府,连封家都不在他手里,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

  封言英摔了最后一个花瓶,正要把桌上的一个盒子摔咯,忽而想到什么,连忙停下,打开盒子看里面的东西是否安好。盒子里是两件墨玉玉器,一个玉佩和一个镯子,虽然是赝品,但也不好找哇。

  封其营握着玉佩,红着眼,狠狠地说,“老不死,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他转身走出屋子,让他的侍卫去叫长子封其进。

  不知为何,封家似乎总是小的比较能干,现任侯爷封广信非长,过世的封言勇非长,现在封言英的两个儿子封其跃和封其进,也是次子封其进比较出色。起先,封言勇也在极力培养封其跃,他希望恢复封家嫡长继承制,这样他当上定远侯才更加名正言顺,然而烂泥是扶不上墙的,封其跃根本就是一棵朽木,不堪雕琢。相比于争权夺势,他更喜欢纵情享乐,前不久才纳第九房小妾。

  长子太令人失望,封言英进而开始培养次子封其进。

  比起大哥,封其进能干不是一星半点,甚至比他爹封言英还强一些,但他的野心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多次背着封言英,多次与二皇子接触,有些事,封言英都不知道,但他却知道。

  侯府西南角有一座小院子,门牌上“青松院”模糊得几乎认不出来。一个黑衣人灵巧地翻过院墙,进到院子里。堂屋里一个衣着朴素的妇人正在礼佛,听到熟悉的声响,她放下手里的佛珠,走到偏屋,看到黑衣人,大惊失色,“荣儿,你怎么又做这副打扮?娘不是让你别再参和府里的事吗?”

  黑衣人转过身来,脱下面罩,露出一个刚毅的面孔,“娘!”

  “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让娘如何是好。”妇人上前拍打黑衣人。黑衣人没有反抗,任她捶打,“娘,请恕儿子不能听您的。儿子是封家的子孙,如何能坐壁上观。封家要是不好了,你当儿子还能独善其身。”

  妇人揽着黑衣人小声地哭着,“是娘害了你啊,是娘害了你,当初奶娘要把你远远的送走,娘就该同意的。”

  “娘,你又提这个做什么。您要是把儿子送走了,儿子如何能承欢您膝下。”黑衣人又劝慰了一会儿,才让妇人平静下来。

  黑衣人是封言英的庶子封其荣,而妇人则是封言英的贵妾周晴雨。周晴雨曾经也是官家女子,被封言英看中,威逼利诱,把她纳了,曾经也宠爱一时,但她生性倔强,没有迎合封言英,甚至自请到这偏院的院子了残余生,封言英一生气也允了她。

  周晴雨搬到这院子不久就害喜了,然后一直捂着捂着,十月怀胎之后,在奶娘的帮助下生下封其进。她痛恨着封言英,想让奶娘把孩子送走,最终却舍不得。

  比起一身肥膘的封其跃和文质彬彬的封其进,封其荣其实更有封家子孙的风范。在封言英看不到的地方,他悄然拜在一位大能的名下,勤学苦练,并在师父的帮助下,进入禁军之中,虽然缺乏祖荫,但他也凭真才实学成为一名禁军小队长,虽然只是一个十分低微的武馆,但却是他自己挣来的荣耀。

  发觉封言英为了权势越来越疯狂后,周晴雨希望封其荣能够远离封家这个泥潭,但封其荣的想法却与她背道而驰,这令她十分伤心。

  封其荣答应只是探听消息,绝不涉险后,周晴雨才让他离开。

  一身黑衣的封其荣离开青松院后,接着夜色的掩饰,到了东院。作为侯府最好的一座院子,东院一直都是一家之主的院子,但时至今日,它却失去了这个意义,进而变成一座牢笼,困住了一只被拔除利爪和尖牙的老虎。

  封广信的人马被清理得七七八八,如今身边只剩下张晋之一个当用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张晋之和其他几个暗卫已经不能保证封广信的安全,所以一直在劝说他离开,但封广信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说,他在封家就在,他走了,封家这就跨了。

  察觉有人到来,张晋之立马闪到房梁上躲起来,于此同时,他的剑也已经出鞘,随时准备着给来人致命一击。

  封广信坐在他的太师椅上,定定地看着一个黑衣人从窗口闪进来,他的手紧紧地握在把手上,连他都以为是长子派来杀他的。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来人身上没有杀气。

  当来人把面巾拉下,封广信勉强认得出是自己的孙子之一,但因为关注得太少,连名字都想不起来。

  “孙儿封其荣拜见祖父,祖父安康。”封其荣恭恭敬敬地跪下,给封广信叩首。

  “荣儿?!你娘可是周晴雨?”

  “周晴雨正是荣儿的生母。”他娘只是贵妾,私底下可以叫娘,明面上,却不行。

  “你都长这么大了!!!好孩子,起来,快起来。”封其荣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呢。二十多年前,他凯旋归来,一个娇小的身影抱着孩子找上来,求他给孩子起个名字,只因她不想让孩子他爹给孩子起名。长子有三个妾,唯有周晴雨让他记住了。

  封广信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封其荣的眼神很清澈,毫无邪狞之色,他上前虚扶封其荣,触及他结识的臂膀,心里突感欣慰,封家还有希望,还有希望啊,同时,他也觉得愧疚,居然忽视了这么优秀的孙辈。

  “荣儿,你这是?”封广信指的是封其荣一身夜行衣装扮。

  他看了一下四周,用眼神询问是否方便说话,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才说起刚刚在汇景院听到的事情。封言英已经狗急跳墙了,他打算给封广信下慢性毒,此外,封其进也提议派人去通州彻底除掉封啓祥。

  封其荣走后,封广信呆坐在太师椅上,半晌没有反应,知道张晋之从房梁上下来,叫唤了他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对于长子,他已经无话可说,但有些事则必须安排下去。“晋之,你立即赶去通州,别让他们有机会害了祥儿。”

  “侯爷,您这边的尚且如履薄冰,属下如何能离开。我立即给封一递消息,有心防范之下,那些人害不到祥少爷。”

  封广信知道张晋之如他一样执拗,于是迂回到,“我这边暂时出不了事,祥儿那边才危险。你亲自去通知他,并把东西亲手交给他。凭你的能力,来回也不过七八天,我这边还守得住。”

  “如此……”

  封广信的话不无道理,权衡之下,张晋之立即动身前往通州,临走前,千叮万嘱,让剩下的几个暗卫一定要护住侯爷。(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