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六十章 痞子和尚

第三百六十章 痞子和尚

  同是京城,东北方向的天湖山上,巍峨耸立在山腰的护国寺也不多平静。护国寺前任主持绝用大师的弟子向圆大师带着几个师兄弟不眠不休地诵经,为绝用大师护法,护他圆寂。

  然而,九十五岁高龄,随时会坐化圆寂的绝用大师突然就吐血了。幸好当时只有他几个弟子在场,否则定会引发护国寺大骚乱。

  和尚吐血不算什么,但即将圆寂的大师吐血却足以动摇寺庙的根本。

  修炼了一生的佛法大师,最终走向圆寂,即表示他诸德圆满,诸恶寂灭。死的时候不安详,便不算圆寂,唯有功德有缺。

  绝用大师已然油尽灯枯,然而,他心中有一个执念,因为过于强烈,导致他不能心如止水。

  绝用大师被安置在方丈室里,向圆大师和几个师兄弟碰头商议,对于师父心中的执念,他们比谁都清楚,因为这个执念也困扰着几位师叔,最终导致他们含恨而终,无法圆寂。

  这天晚上,向圆大师开启护国寺最为机密的通天宝塔。通天宝塔外有上百个武僧看守着,宝塔里机关重重,目前为止,没有人突破过。通天宝塔里供奉着十三座舍利塔,是护国寺自成立以来,顺利圆寂的十三位师叔祖。

  向圆大师按照主持密令所藏的通关指令,顺利通过一道道关卡,最终来到宝塔内室,周围是十四座舍利塔,其中一座是空的,并且已经空了五十年。

  向圆大师在内室持续诵经三天三夜,即将撑不住的时候,天眼顿开,他感觉到南边吹来一股异域的风,然后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只可惜看不清那姑娘的面容……

  聊胜于无,得到如此重要的线索,也是极好的,但接下来要怎么办,却有待商榷。

  有人提议即刻出发往南去,提前把人找来,这个提议得到其他人的附和,他们都怕绝用大师撑不到那姑娘来或是那姑娘半路被人害了去,因为向圆大师得到的预示也没说那姑娘有无安全抵达护国寺。

  作为主持,向圆大师否决了大家的提议,皆因外头虎视眈眈的大佛寺。大佛寺的钉子一直都在,倘若护国寺派人南下,他们肯定会注意到,到时候,只怕更是害了那姑娘,尤其是绝用大师即将圆寂的时刻,任何一个人员走动都备受人关注,枉论出寺院南下。

  为了找到了尘大师的舍利子,大佛寺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歇。在多方打探找寻未果后,大佛寺使出最后的手段,派大量钉子安插在护国寺周边,以期截住护送舍利子的人。只是,他们没有料到,长达一年多的蹲守,一无所获,要不是护国寺也是一副着急上火的样子,他们都要怀疑是不是网漏了。

  两天后,护国寺门前起了骚动,一个叫空泛的大和尚被护国寺迁单,原因是杀生吃肉,而且累教不改。空泛被寺院迁单却一点儿也不在意,大叫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大佛寺的人暗中跟上,想看其中是否有猫腻,结果那个叫空泛的和尚第一站去了妓院,但因为没银子给,被赶了出来,然后他拦下一个肥头大耳的商贾,一本正经地说他家气数已尽,不改运的话,快则半年,慢则一年就会家破人亡,那人连忙把他请到酒楼里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此后几天,大佛寺的人可真是开了眼界了,这人打着护国寺的名头到处骗吃骗喝,偶尔还逗逗小娘子,地痞都没他流氓。他们不由地在心里为护国寺抹了一把同情的泪花,有弟子如此,师门不幸啊,感慨完了,陆续撤退,回去护国寺周边蹲守。

  空泛骗吃又骗喝,这边施主家住两天,那边小寺庙混两天,看到小娘子,不管漂亮与否都上前调笑一番,看似毫无目的的行动,串连起来看,其实他一直在往南边走。

  空泛是向圆大师的师弟向无大师的弟子,此行也是临危受命,往南去找一个名可能保有师祖舍利子的女子,护她周全,但是没有画像,也没有任何其他有用的提示,这令他无奈得很。空泛一边心安理得地嚼着嘴里的鸡腿,一边想,年轻女子,活的,南边来,异域……难道是南疆女子?也没个画像什么的,这可怎么找哇……虽然主持师伯说,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但这么漫无目的的走也不是办法,既然大佛寺在通州,我便去通州好了,没准还能把空得师兄找回来。

  空泛所指的空得师兄,正是那个从大佛寺窃走舍利子,交给乔岚后跳崖的游僧,此时此刻,空得的遗骨正在历山县杨树村一棵有几百年树龄的祈福神树——杨公榕上,接受祈福的人扔上来的红绸放覆盖,额,没错,杨公榕是一棵因缘树。

  那个拿着了尘大师的舍利子却异常沉得住气的人,在哪儿呢?她去了历山县,到县衙里做客。

  原石里的麦子和水稻长势很好,吕苗苗的胎相也好,有经验的稳婆都说是儿子,人生得意须尽欢的祝岐山觉得必须得宴请乔岚一回,于是就有了乔岚六月上旬的历山县之行。封啓祥不在受邀行列,但他脸皮厚,也跟去了,祝岐山还当他和乔岚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便也没说什么,一块儿款待他们。

  封啓祥一直走在讨好乔岚的路上。六月十六是他的生辰,他打算,一定要磨得乔岚同意来桃庄为他庆生。桃庄一个月前就开始筹备封啓祥的生辰,到此时此刻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了,但封啓祥为了让乔岚高兴,要在桃庄里搭建戏台子,然后派人去通州请那里一个非常有名的戏班子过来唱大戏。敲敲打打几天,几个县桃树中间,一个宽大的戏台逐渐成型……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乔岚突然发现,封啓祥几天没有过来撩自己。她以为他一定会舔着脸邀请自己去给他庆祝生辰,然而,他没有。六月十六这一天,乔岚登上明月台,往桃庄看去,借助精神力,她“看”到本应灯火辉煌,欢歌笑语的桃庄一片沉寂。(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