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章 压寨郎君

第三百七十章 压寨郎君

  玉溪走了,去了另一辆马车,幸好肖狼肖犬够义气,不管不顾地窜上来,一左一右蹲在乔岚旁边,就跟另个守护神似的。

  制作精良,内饰豪华的马车里,坐着一男一女,虽然乔岚一身男装,而封啓祥穿着女装,但他的势头太强,幸亏还有肖狼肖犬助阵,否则乔岚就像足了一个被山寨夫人强抢了的压寨小郎君。

  乔岚带着肖狼肖犬做在角落,离封啓祥那只妖孽远远的,马车也够大,她还有喘口气的余地,但她想远离人家,不代表人家想远离她,封啓祥可很想往她身边凑,“相公,喝茶”、“不了,不渴!你坐过去点,我热”、“妾身给你打扇”……

  躲的次数多,便轮到封啓祥不满了,他会用原本的声音跟乔岚抗议,“你坐这么远,人家会误以为咱夫妻不和,坐过来点!”听他捏着声音模仿女声令人起鸡皮疙瘩,但看着他一身女装却粗声粗气地讲话,这感觉还不如起鸡皮疙瘩呢。

  “汪汪!”这人好烦,没看到主人不想搭理他吗?

  “嗷呜!”我牙齿痒,好想咬人。

  “嗷!”我也是,可以吗?可以咬吗?

  肖狼肖犬很躁动,看着封啓祥的眼睛都绿了。乔岚轻轻拍了它们一下,让它们安分点,不然还真有可能冲上去,接着被外头的封一察觉,后果可能不怎么好看。

  驾!马车开始启动,并飞快地奔跑起来,而且速度一点儿也不慢,坐在这里,震感也不是很强烈,可见这马车工艺之了得。乔岚特地往后看了看,那几十个侍卫居然还跟着,为了跟上马车的速度,一个个跑得脚不沾地,但是队伍却没有乱,他们都是定远军旧部,急行军什么的小菜一碟,但乔岚还是觉得于心不忍,跑都跑累了,真要遇上事,还怎么打。她跟封啓祥商量,是不是给他们弄几辆车和马,对于她的话,封啓祥深以为然,没有不同意的,叫来封一,让他去安排。

  乔岚昨天一直在忙着安排乔家的事情,昨晚睡得迟,早上又起得早,精神不支,跟封啓祥周旋更是费劲儿,故而晌午吃过干粮后,她就有点撑不住了,开始昏昏欲睡。

  “相公,你挨着妾身睡吧,会舒服一点。”

  “啊?!”瞌睡虫立马飞走一半,乔岚打起精神来,“不用,我不困!”

  强打精神说不困,一炷香时间后,乔岚趴倒在软垫上,沉沉睡去。封啓祥无奈失笑,他挪过去想把人揽到身边,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乔岚,肖狼就大口咬过来,要不是他闪得快,手已经被它咬在嘴里。他试了几次,根本碰不得,肖狼肖犬都护得紧。

  “你们好,真好!”封啓祥这时候也起了牙痒痒的感觉,只是,人还能跟畜生一般见识不成,不但不能计较,连理论都谈不上。

  不碰,看看总可以吧。封啓祥坐回他的位置,细细打量起乔岚来,从紧闭的眼睛下延伸出来的翘长睫毛看到小巧的鼻梁下嫣红的小嘴唇,从柔软的发丝看到小巧的还穿着袜子的脚……

  乔岚一直都觉得封啓祥长得妖孽,其实她自己也不妨多让,只是她还没张开而已,但五官确实是美人胚子。

  肖狼肖犬对封啓祥虎视眈眈,同时也在吐槽他猥亵的眼光,更加坚定地守护在乔岚身边,别说碰,连靠近都不允许。

  梦中,乔岚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悬崖边儿上,然后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跳下去,她就可以回到末世找姥爷和爸爸了,她欣喜若狂,正要往下跳,身后传来封啓祥的声音“相公又要丢下妾身不管了”,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连头都没回,毅然决然地跳下悬崖。脚地里的那一瞬间,她转身,看到……哎哟我的老天爷啊,封啓祥居然穿着大红色的嫁衣向她奔来“相公,不要丢下妾身……”

  明明身子一直在下坠,她却又换了个视角,看到封啓祥奔到悬崖边上,也要跟着往下跳,封一几个连忙拦住他。没能跟着跳崖,他失神落魄地杵在悬崖上。乔岚心里也梗得难受,很想去安慰一下他,但转眼又看到他脸色一变,把嫁衣脱下,狠狠地扔下悬崖,然后指着悬崖底下怒道“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把你找回来”来来来来……悬崖底下不断地回荡着封啓祥恨极之下所发的誓言,乔岚一吓,坠入黑暗之中……

  “相公!相公!相公!”

  听到封啓祥的深情呼唤,乔岚幽幽醒来,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她喃喃说了一句,“对不起,不该丢下你,但是我也没办法……”

  封啓祥好看的眉头皱在一块儿,“说什么呢,乔弟,你睡糊涂了?”

  “嗯?!”乔岚惊醒过来,看看封啓祥,再看看四周,不是在悬崖边上,哦,原来是做梦啊,真是的,怎么就做了这样一个梦,还“上穷碧落下黄泉”,瘆得慌……她缓缓神,略过封啓祥好奇的询问,问到哪儿了。

  “赶不到凌云镇,再过去便是山区,这会儿要是进去怕是得在山里过夜,今晚现在这儿落脚,明日再赶路。”因为早上耽搁了一下,所以没能赶到既定的落脚点。

  比起封啓祥这个甩手掌柜,乔岚更是甩手得彻底。她料想跟封啓祥一起出门会省事很多,事实跟她想象中的一样,封啓祥的人马简直是居家旅行必备好帮手,什么都安排好了,说安营扎寨,即井然有序地忙活起来,捡柴火的捡柴火,生火的生火,还有一些拿着弓箭进山打猎……

  睡过一觉,乔岚的精神十分好,恰好这时候西边晚霞起,何其瑰丽,何其壮哉,她便打开车门,看起了晚霞。封啓祥也坐在她旁边,陪她看晚霞,要不是中间隔着肖狼,他会更满意。

  晚霞的红光普照下来,将黑色的车身染成了暗红色,更将车里的两个人镀上了一层柔和的红光,乍一眼看过去,有几分像洞房花烛夜,红烛摇曳时……

  叶飞天已经派去打猎,不然看到这场景,肯定又会站出来大喝一声,“呔,离我家主子远点儿。”(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