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生离之梦

第三百七十一章 生离之梦

  乱石和杂草被一一清理,铺上毡布,摆上折叠桌椅,周围用布圈起来,一个简单的露营地便完成了。

  出去打猎的人很快回转,还带回两只獐子和一只野猪,打猎技术杠杠的,然后剥皮削肉,架火烤制,做得那叫一个利索。叶飞天回来得稍微迟一点,不过他带回了两条两斤多重的鱼,对此,乔岚深感欣慰,自己的人也不赖啊。

  事实证明,叶飞天不但捕鱼技术高杆,烤鱼更是一绝。

  “相公,吃点烤肉吧,可好吃了。”封啓祥端着一盘吱吱作响的烤野猪肉给乔岚,这还是封一刚刚端给他的。

  乔岚夹起一块,放嘴里嚼半天,腮帮子都酸了,还没嚼烂,于是拒绝再吃第二块。她吃不了,玉溪那几个小米牙更加嚼不动。两人只能默默地啃馒头,所以,叶飞天呈上来的香嫩可口的烤鱼深得她的心。

  玉溪也不知又在拧巴什么,非要乔岚喂他,连单紫萱喂都不行。乔岚不乐意惯着他,于是没搭理。不搭理他的后果是,被他闹得不能好好吃东西。

  乔岚只能自己吃一口,再给他喂一口。明明的不得已为之,看在封啓祥眼里,却是两人亲昵地吃同一条鱼,他心里不舒坦了。伸手叉着玉溪的嘎叽窝,把他托起来面对自己。

  玉溪当时正在嚼鱼肉,看到封啓祥那张脸的时候,他喷了,而且他是故意的。封一真不愧是封啓祥的贴身侍卫,眼疾手快地当初了玉溪喷出来的鱼肉渣滓,要不然,封啓祥那张脸,就不用看了。

  乔岚淡定地把自己孩子接过来,好似还不满封啓祥打扰了孩子吃东西,封啓祥气绝!

  吃过烤肉烤鱼,该安置了,然后问题也来了,乔岚该睡哪儿。

  封啓祥觉得乔岚自然应该跟自己一块儿睡在马车上。乔岚虽然也很想睡在舒坦的马车里,但她不可能跟封啓祥躺一块儿,这样容易出事。她想回自己的马车睡,虽然玉溪也是男的,但只是一个小奶娃而已,不必介怀,但叶飞天还是觉得不妥。这种时候,让玉溪去封啓祥的马车是最为妥帖的,但去找他商量的时候,他直接把车厢门拍上。

  晚上,乔岚只能在叶飞天给她搭建的简易铺盖里将就,铺盖有点硬,睡着难受,所她干脆不睡,盘腿坐着,冥想修炼!肖狼肖犬一左一右守在她旁边当护法,再旁边还有叶飞天守着。

  马车里的封啓祥撩开绢纱,看着不远处好似已经进入冥想状态的乔岚,脸上不自觉带上了几分笑意,慢慢的,他也进入了睡梦之中。

  梦中,他看到一袭青衣的乔弟站在悬崖边上,他想过去把人拉回来,却惊恐地看到乔弟人在往悬崖那边走,一步步,一步步……他大叫着“乔弟停下”,但乔弟却置若罔闻,继续走向悬崖。他拼命地跑,终于跑到,眼看着触手可及,乔弟却在这时候纵身一跃,跳下悬崖……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撕开了一样疼。他想跟着跃下悬崖,却有一股无名的力在阻止他,让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乔弟摔下悬崖,无踪可觅。那远去的人儿,带走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心和他的魂。

  封啓祥痛不欲生,叫出声来,“乔弟!乔弟!乔弟!”封一察觉不对,赶紧把他摇醒。他睁开眼睛,苍茫中,看到封一焦虑的脸色。

  “少爷,您梦魇了。”

  “……”封啓祥捂着胸口,梦中撕心裂肺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让他至今还有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他挪到马车边上,撩开绢纱,看到乔岚已经安寝,他才松了一口气,人还在,而且没有悬崖,没有生离死别。

  封一顺着封啓祥的视线看过去,再想想自家少爷梦中呼喊的名字,他也不得不担忧了,事情好像朝他最不想的方向发展,而且来势汹汹,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天,晨曦刚起的时候,车队再次启程。这一次,乔岚不顾封啓祥撒娇卖萌威胁,反正就是要回自己的马车。她一上马车就开始昏昏欲睡。虽然叶飞天已经尽力将她的铺盖弄得舒服点,但荒郊野外,再舒服也有限,所以她睡得并不好。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马车骤停,乔岚立即惊醒过来,刚好看到单紫萱拔剑戒备,“主子,有人劫道儿。”,她的脚边,玉溪睡得昏天暗地,对突发状况,浑然无知。

  “乔弟!”车外传进来封啓祥的声音,然后他就推门进来了,打量乔岚没出什么事,才松了一口气,“乔弟,你没事就好!放心,只是一群小毛贼而已,让封二他们解决即可。”

  对于封啓祥所说的“一群小毛贼”而已,乔岚不置可否,她可是用精神力探视到,周围有不下两百个山贼,而且看着山形地貌,很显然,他们进了人家的埋伏圈,被包饺子了。

  乔岚的马车不大,本来,她、玉溪加上单紫萱,还略显宽松,但封啓祥一进来,就把剩下的空间给挤满了。他也察觉到这样太极,于是侧开身,让单紫萱出去。“你出去守着,别让匪类得以接近。”

  明明乔岚才是主子,但封啓祥的气势太盛,她居然乖乖地爬出马车,临走还不忘求乔岚看着点溪公子,要是溪公子醒来就跟她说一声。

  山贼帮打头的是一个浑身横肉,且胡子拉碴的人,他不停地摆弄手里的两个大铜锤,彰显他的力大无穷。以往,他露这一手,对方已经心生怯意,但今天,他所遇到的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封二几个只抄着杵在边上,让一个叫蒙六郎的人出面周旋。

  蒙五郎是曾经在战场上跟人叫过阵的人,眼前这场面,小菜一碟。人家耍铜锤,他玩儿石头,只见他冷然一笑,把一枚石头抱起来,狠狠地往头上砸,石头碎了,同时他也头破血流。正所谓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他这一招瞬间把山贼们给镇住了,不自觉后退了半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