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喜欢乔弟

第三百七十二章 喜欢乔弟

  山贼头子察觉己方居然被镇住了,勃然大怒,他连忙跳出来,“废话少说!把银子都留下,不然,爷就大开杀戒了。”他旁边的小个子凑上来提醒他,“大娘子!”

  “咳咳!”山贼头子干咳两声,逐补充,“对,还要把方才的大娘子留下。咱只劫财劫色,不杀人,把银子和大娘子留下,你们就可以走了,”

  马车里,乔岚转头看向封啓祥,心想,合着方才他被山贼看到还被看上了,“要不,你跟他们去一下……”她话还没说完,封啓祥却扑了过来,“相公,妾身好怕!”如今的马车里没有肖狼肖犬,然后,乔岚就被扑了个正着,关键时候,她用绝对领域撑了一下,不然就被扑倒了,“干什么干什么,起开,别巴着我,否则别怪我翻脸。”

  “相公,他们想要妾身去当压寨夫人,您居然不挺身而出为妾身说话,还让妾身跟他们去,妾身心里好难过。”封啓祥抱着乔岚嘤嘤嘤地假哭,他的抱得太紧,乔岚有点喘不上气来,“有话好好说,你放开,我出去义正言辞地拒绝,然后臭骂他们一顿。”

  “不!我担心你被他们误伤。你就在这儿陪着妾身就行了。”封啓祥也不放开乔岚,死死地抱住他一直想拥入怀中的纤细的人儿。

  这时候,恰好玉溪醒来,一睁眼看到封啓祥,他当场就叫开了,“啊啊啊啊啊,你怎么在这儿,出去,出去,人妖和伪娘不得入内,出去,出去……”他以微薄的力量推搡封啓祥,结果无异于蚂蚁撼树,“乔岚,你就傻坐着让他抱啊,难道还真想跟他成双成对。”

  玉溪的语速有点快,语音带着现代的腔调,除了乔岚,其他人只能听一半,整合起来,只能听到他喳喳叫。封啓祥也只抓住了他的只言片字,“他这是在说什么,人妖是何物?伪娘又是何物?”

  “这个不重要!”乔岚好不容易挣脱了些,也能正常喘气了,“你们俩好好待车里,不准打架,我出去看看。”

  外头,蒙五郎已经严词拒了山贼,谈判破裂,山贼们一言不合便张弓拉箭,而且,山贼头子旁边的小个子失手,手里的箭嗖地一下射出来,他本来是对着蒙五郎的,但那枚箭却直冲乔岚的马车。

  封一就守在旁边,他察觉到这个突发状况,下意识要截住那枚飞驰而来的利箭,但关键时候,他收手了,任由那枚箭朝推开的车门射去。

  乔岚推开门,那枚箭直冲门面,千钧一发的时刻,她伸手挡,并用绝对领域将箭截留在手中。她这一手,无异于空手接白刃。要是其他人空手接白刃还好,但她是一个小小少年郎,居然也能做到这样程度,“内力”之深厚,让人看得瞠目结舌。没人知道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当时箭尖儿已经差点戳到她的眉心了。

  封啓祥虽然人在马车里,但从间隙里看出去,他也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事。他心有余悸地从马车里出来,看向封一的眼神比方才那枚箭还锋利。

  “相公,妾身都说不让你出来了,你非要出来。看,被妾身说中了吧。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封啓祥拿过乔岚手里的箭,握在手里,咔擦,箭竿就在他手里被捏得粉碎。

  “大娘子出来,大娘子!大娘子!”山贼们因为封啓祥的出现,又莫名兴奋起来了,不停地呼嚎着,唯有那些注意到他单手捏碎箭竿的人心生凉意,美人美是美,就怕无福消受啊。

  山贼头子色令智昏,他居然巴儿巴儿地谄媚道,“大大大娘子,俺是方世玉,年庚三十六,这八达山都是俺的地盘。敢问大娘子芳名,年方几何,是否有婚配。愿不愿意与我共度良宵,哦不不不,是共度余生。”

  乔岚默默地在心里为这个叫方世玉的山贼头子点了一盏灯,为他默哀一刹那的时间。

  听了方世玉的话,封啓祥的脸色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汁来,只见他寒着脸,说了两个字“杀了”。随着他一声令下,除了封一,其他人闻风而动,如狼似虎地冲向山贼们,砍瓜切菜一般收割他们的性命。

  很多山贼到死都没明白过来,明明他们才是人多的一方,明明他们才是设下包围圈的一方,明明他们才是可以虐杀的一方,为何会在顷刻间溃不成军。

  现场过于血腥,封啓祥想让乔岚回车里去暂避一下,不想乔岚拒绝了。她的五感过于敏锐,避不避都没有两样,而且,她在末世看到的场面,比这要惨烈得多得多,所以,她没有退避。

  两百个山贼,被杀得片甲不留,死的就死了,活着的纷纷跪地求饶。封二他们又带人杀去山贼窝,将山贼窝洗劫一空,缴获好些金银珠宝,最重要的是,收了一些马匹和几辆马车,正是封啓祥的人马所需要的。

  晌午停车休息的时候,封啓祥离开人群,往一处石壁走去,转个弯,避开了众人的视线,他反手就给封一一巴掌,“不要说你不知道为了什么。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再有下次,我会亲手杀了你。”

  封一只是正了正头,却没有顾忌脸上的擦伤,“属下知道为了什么,但少爷又是为了什么?属下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少爷您可知道你现在到底在作什么?您为了避开那些人的眼线而男扮女装,这无可厚非,但真的有必要做到如今这般田地?和乔公子以夫妻相称,左一句‘相公’,右一句‘妾身’,您是在做戏还是想假戏真做?”

  “既然你这样问了,我便清楚明白地告诉你,我喜欢他,我喜欢乔弟!”封啓祥心里梗了许久的一团气终于得以抒发,是的,他就是喜欢乔弟,但这又如何,喜欢了便是喜欢了,何须顾忌那么多。

  “少爷,慎言!你不是断袖!”

  “我的确不是,但我就是喜欢乔弟,而且,这辈子我就跟他处一块儿了!非卿不要。”封啓祥说得理直气壮。封一惊惶,他没想到自己激一激,居然激出这样的事实真相来。“少爷,这只是你的假象。爱慕和倾慕是两码事,而且您不是说了,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与乔弟,便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不会再有第三个人插足。”

  封一心里一梗,“您要是跟乔公子在一块儿,你让将军和夫人在天有灵,如何能安心。”

  “……”封啓祥沉默了半响,淡淡地说,“他们若是知道我找到了想与之共度一生的人,定然也会为我高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