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伺候相公

第三百七十三章 伺候相公

  封一上前一步,冷冷地问道,“乔公子怎么想?也想跟您一生一世一双人?”封一的话仿佛一盆冷水浇下来,把热情高涨的封啓祥浇了个透心凉,但封一却还不能放过他,继续说道,“方家少爷对乔公子什么心思,现在人在何处?他可曾得到乔公子一丝回应?“

  “别拿我跟姓方的相提并论,我与乔弟……”封啓祥徒然无力,却还想争取什么,却被封一无情地打断,“要不是您一直倒贴上去,您与乔公子个关系,连唐家那小娃娃都不如!如今您一贴近,他就恨不得离远点的样子,这些,您都看不到?”

  封一这话说得有点过,但却该死的贴合一部分实事,所以封啓祥心里虽然梗得要死,却再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乔岚对他的排斥,他不是没感觉,但是他却选择视而不见,一次次地扑过去,好似这样就能抓住点什么似的。

  他此时才大彻大悟起来,自己与乔弟之间的关系,其实很浅很浅。

  但是让他放弃,让他眼睁睁地看着乔弟娶妻生子,与旁人厮守一生,他好似做不到……一想到真有那可能,他的心就有说不出的难受,一如梦中,眼睁睁地看着乔弟坠入崖地,两人自此阴阳两隔……

  如若真有那么一天,那他只能……封啓祥的眼睛突然微眯了一下,神色变得阴晴不定。

  马车里,乔岚始终沉默着,低垂的眼睑敛住了她心里的酸甜苦辣。她不知道封啓祥何至于会看上男装的自己,也许,真相大白的那一天,那家伙会恨不得掐死自己。那就让真相永远都不会大白……乔岚转头,看向不知名的远方。

  玉溪去尿尿回来,看到乔岚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坏心思一起,巴上去,用小爪子拍着她的脸颊,“嘿嘿嘿,做什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该不会是思/春了吧。”

  他这可是直接撞枪口上了,乔岚心里正堵着呢,一把揪过他,像肉面团一样揉着他胖嘟嘟的脸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思/春,你倒是思一个给我看看。小小年纪不学好,尽学些不三不四的。”

  单紫萱心疼了,又不能上前阻止,只能在旁边干着急,“主子,轻点儿,轻点儿,溪少爷疼了,疼了。”

  封啓祥回转,透过敞开的车厢门看到乔岚抱着玉溪,闹成一团,心里的那股郁气更加重了。他几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乔岚手里夺过玉溪,扔给封一,然后对乔岚发起了牢骚,“相公,妾身不开心了,你哄哄人家嘛。那个小子,扔给旁人照顾就好。”

  乔岚咋一眼看到封啓祥,耳旁顿时回想起方才“听”到的表白“我喜欢乔弟”,被玉溪搅和的那股复杂之情再次升起,让她变得有点不敢面对此时此刻被她蒙在鼓里的封啓祥,不过,下一刻,看到他又要向自己扑来,她赶紧站起来,后退到马车的角落,“姐,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自重。小弟可经不住你这一而再,再而三地扑倒。你赶紧回你的车做好。”同是拒绝,相比于方定匡,乔岚对封啓祥的态度好不是多少倍,她终究是不忍了。

  一扑不成,封啓祥兴致缺缺地端正坐姿,“相公,你怎地又说这样无情无义的话来,你既然娶了妾身,就要为妾身负责到底才对。”

  乔岚好一阵恶寒,她拂了拂身上的鸡皮疙瘩,“好好的人,别说这么没皮没脸的话。谁谁谁娶你了,你让他站出来给你负责。”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妾身随不是坐着八抬大轿进乔家的大门,但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媳妇儿,你怎么能吃干抹净,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封兄,你入戏太深了,赶紧醒醒。”你丫的,一个大男人,装女人也装得这么像,起码比我还像女人,这是当女人当上瘾的节奏哇。

  封啓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调戏乔岚罢了,趁机迟迟豆腐罢了,虽然他至今不知道乔岚是女儿身,但男豆腐也是可以吃的。

  因为封啓祥再次乱入一场,本来傍晚时分就可以抵达通州城,却是入夜才到,而且通州城门已经关闭,一行人被堵在南城门外。乔岚还以为他们要夜宿城门外,但封啓祥却比她想象中的要给力得多。他将一块令牌给到封一,封一拿着令牌去跟守门的官兵交涉,本来,那十几个官兵昏昏欲睡被人吵醒还十分不乐意,但看到令牌的那一瞬间,全部整齐列队,打开城门,然后恭恭敬敬地请乔岚他们进程。

  乔岚注意到这一幕,所以封一回来后,她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两眼他手里的东西。封啓祥注意到她好奇的目光,从封一手里收回令牌后,立马过来献宝,“好东西,都给相公收着,妾身拿着也是浪费。”有事,爷喜欢智取,智取不了就用武力解决。

  “不要!”

  “相公你拿着嘛,不必客气。晋王的令牌,在通州界内都好使。”封啓祥强行把手里的令牌塞给乔岚,然后又去掏身上的其他信物,恨不得把整副身价都给乔岚,然后他的人也是乔岚的了。

  城门开了,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入通州城。

  住的地方,早已安排好,是封啓祥开在通州的米铺后院。自从几天前接到消息时候少爷的朋友乔公子路过通州城会带人过来歇上一晚,这儿的大掌柜佟雨就忙开了,置下了一间华丽又不失舒适的屋子,因为佟掌柜也没有特别提其他人,所以他没有再特别准备别的屋子。

  佟雨认出封一几个,却没能认出封啓祥来,他还真以为封啓祥是乔岚的妻妾,心里还感叹,原来乔公子喜欢年长的。

  好的屋子只有一间,其他都只是过得去,因为对外来说,乔岚才是整个队伍的主子,所以她被恭恭敬敬地请入上房。她不疑问有他,进了屋子,疲惫不堪的她连外袍都没脱,倒床就睡。床太舒服了,她很快睡过去,但,睡着睡着,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旁边有人在晃荡,一只手摸到她胸前的衣裳。

  “相公,妾身来伺候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