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入戏太深

第三百七十六章 入戏太深

  因为是乔岚发话,所以空泛很快就被带过来。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他啟祥的眼神是如此的热烈,就好像猫,老虎物一样,说是眼冒精光也不为过。“阿弥陀佛,贫僧空泛见过女施主。”他居然直接忽略人家“相公”的存在,直接跟女装的封啟祥打招呼。封啟祥端着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坐在乔岚旁边,对虎视眈眈的空泛视而不见。乔岚很想让空泛多说几句有的没的,以期能从中窥探出什么来,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空泛的独角戏注定唱不下去。“空泛师傅,你找我娘子有何事?”为了配合封啓祥,乔岚不得不称他一声“我娘子”。这三个字使得封啓祥心花怒放,轻轻一笑,整个人更加倾国倾城。空泛似是才岚,对他合掌施礼,“施主!您的夫人有佛缘,贫僧希望可以点化她一二,然,天机不可泄露,不知能否借一步,与她单独说两句话。”他这句话说得极其无理,一般人,谁会让自己的娘子跟一个外男独处,就算是遁入空门的和尚,但那也是男人啊。提出这样的要求,不揍一顿算是客气的了。封啓祥不想搭理这个神神叨叨,浑身上下透露着怪异的和尚,要不是乔岚发话,他已经让封二他们把人往山里扔,但是……乔岚又发话了,“既然空泛师傅说你与佛有缘,你便去听他说解说解,也好去了你的三灾六病,做个福泽深厚之人,”“相公,妾身不愿与外男独处,如此会坏了妾身的清誉。妾身的清誉坏了不要紧,唯恐连累相公被人说三道四,妾身还有什么脸面见乔家的列祖列宗,不如趁着现下,一头撞死算了……”封啓祥“悲愤难当”,说得连乔岚都差点要相信自己娶了一个娇滴滴的妻子,你丫的,入戏太深了,害得我差点也入戏了。“娘子!”乔岚抬起头,深情地啓祥,“为夫自然不愿你与外男独处,然,为夫更不愿你错失难得的机遇。你且与他走远两步,我和封一他们远远地”这还是乔岚第一次这么温和地与封啓祥说话,好吧,她的确使用了“美郎计”,专门诱惑封啓祥这个假娘子的。明知道乔岚这是为了哄自己去应付那个和尚,才变得如此温柔,封啓祥却甘之如饴,罢了罢了,既然乔弟想知道这个和尚到底有何古怪,我便为他探视一番吧。封啓祥得了乔岚的话,施施然走到一边,空泛赶紧跟上,虽然对没能到隐蔽一点的地方说话,但他也没有强求。“老……”封啓祥把到嘴边的“秃驴”二字咽下,改口到,“空泛师父,有事赶紧说吧,我还要回去伺候相公呢。”“女施主,您是否异域人士?方才的小公子真的是您的相公?”空泛的本意是想了解乔岚的可信度,但封啓祥却误以为他说自己与乔岚不像是夫妻,这可踩到他的痛脚了,“我是岂国人如何,不是岂国人,这又如何?我与相公恩恩爱爱,岂是国别可以离间的。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亲,你倒好,搁这儿说三道四来了。”“咳咳!”空泛尴尬地干咳两声,“贫僧绝无说三到四的意思在,只是问问罢了。女施主,你这趟北上是不是要去护国寺?”他也不敢一下子把话挑得太明白,只能一点点试探。封啓祥把他好头皱在一块儿,“我是北上不假,但不去护国寺!我为何要去护国寺,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你既然是来自异域的女子,怎会没有去护国寺的理由。不是……那个……”空泛急了,该不会是误会一场吧,人海茫茫,又要重头开始找?“女施主知道了尘大师的吧!”“这是自然,岂国谁人不知了尘大师在大佛寺圆寂,然后他的舍利子供奉在大佛寺,只是……最近失了窃……”听到封啓祥说到这里,空泛的视线死死地黏在封啓祥的脸上,想从他脸上些端倪来,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封啓祥只是斜睨他一眼,说,“至今不知所踪!”他的话里不乏幸灾乐祸的语气在。空泛不死心,殷切地期盼着,“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你个和尚,好不奇怪。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便是,拐弯抹角作甚。我可没这么多闲工夫搭理你。”封啓祥转身要走,空泛连忙追上去拦住他,“女施主,贫僧与您是一道儿的,您大可不必防着贫僧。你只消给贫僧一个暗示,让贫僧的心能落到实处。”“封一,把这个疯和尚扔远点。”封啓祥不耐烦了,直接让封一出来扔人。封一应声出现,揪着空泛袈裟的后领往外拖。借助精神力,乔岚将封啓祥和空泛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进耳里,此时,她的心里是翻腾起了惊涛骇浪,很显然,她这一趟送宝之行已经落入某些人的掌握中,虽然不具体,但空泛口中那个来自异域的女子,非她莫属,更何况,了尘大师的舍利子还真的在她手中。这事,明明只有她和玉溪叶飞天知道,而这两个人,她是绝对信任的,也就是说,空泛是从别处得知的,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尤其令人毛骨悚然,唯一只得庆幸的是,空泛是护国寺的人,只是不知道大佛寺或是别的觊觎了尘大师舍利子的人是否也有这等窥探技术。封啓祥回来,岚若有所思的坐着,他刚想倚靠过去,肖狼肖犬很淡定地走过来,一个站在乔岚旁边,一个腻在乔岚的脚边,毫无他插足的位置。他只能杵在一旁悄悄的撮牙花。空泛被封一就到林子里扔下,他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之前已经认定封啓祥就是那个送还师叔祖舍利子的人,却被彻底否认了,再回头往南去,却也不知该往哪里找。他站起来,抬脚正要往回走,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一定是那个女施主!她否认,也许只是形势所迫,而且,就算她现在没拿到祖师爷的舍利子,不代表之后不会拿到。其实,不怪空泛盯着封啓祥不放,实在是岂国异域的人不多,异域的女子更是凤毛麟角,更别说还这么巧,还是南边来的,师叔得到的预示都一一灵验了,不盯着“她“,还能盯着谁。(未完待续。)本书来自 /book/html/32/32442/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