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被通缉了

第三百七十七章 被通缉了

  认定了封啓祥,觉得只要跟着他就一定会找到师叔祖的舍利子,空泛又开始不远不近跟在封啓祥一行的后面。

  封啓祥恼怒不已,他还敏感地察觉到乔岚对空泛的不喜,所以对空泛愈加的不满,让封二几个轮流去扔人,但扔得再远也没用,人家转眼就能跟上。

  乔岚也将事情说与玉溪和叶飞天听,这两个人在紧张之余,也无比地庆幸前头有封啓祥挡着,心想,这不着调的家伙也终于有点用处了。

  叶飞天不再抵触封啓祥靠近自家主子,他甚至还很应景地喊封啓祥“夫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坐实这家伙“女子”的身份,帮自家主子挡枪。

  封啓祥不是没发觉叶飞天对他态度的变化,但旁人对他热情与否,于他而言,都没什么两样,谁会在意蝼蚁的心情与喜好,不过,这一声“夫人”正合他意,只要能和乔弟凑一块儿,旁的都是浮云。

  车队马不停地往北奔走,按照这样的速度走,不出意外的话,只消七天,便可抵达京城附近,

  大佛寺,自从了尘大师的舍利子失窃,将近两年时间过去了。在这两年时间里,大佛寺一直在汲汲营营寻找了尘大师的舍利子,结果一无所获。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见证了一个鼎盛佛寺的败落史。

  大佛寺的崛起与了尘大师的舍利子有着直接关系,本来,大佛寺保有了尘大师的舍利子就有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味在其中,为了供奉了尘大师,护国寺每年都会派高僧到大佛寺布道,宣扬佛法,众多到大佛寺礼佛的人就是冲着了尘大师的舍利子以及护国寺的高僧去的,出手给香油钱时也特别阔绰,这些香油钱最终进入了大佛寺的口袋之中。

  现在,舍利子没了,高僧也没了,香客也少了,有些善男信女甚至站在护国寺一边,怪大佛寺护不力,导致舍利子失窃,所以,大佛寺在焦心舍利子的下落,糟心寺院的进账日益减少的时候,还要寒心一些善男信女的指责。

  护国寺有向圆大师在通天宝塔开启天眼窥探天机,大佛寺却没有这等功力,为了先一步找到舍利子,他们只能使出一些不入流的手段。

  经过多方打探,以及抓住几个护国寺的和尚并施以极刑,将所获取的信息经过多方拼凑之后,大佛寺终于知道向圆大师所窥探到的天机:一个来自异域的姑娘。

  因为不确定方位,紧靠大佛寺的人根本不可能保证算无遗策,所以大佛寺的主持一嗔方丈在得到消息后,派人八百里加急,给位于凤阳的二皇子去了一封信,请他协助找一位异域女子。

  这种祸害人间的事,二皇子做起来得心应手,他对遍布各地的爪牙发了一道指令,竭尽全力搜捕一个来自异域的女子,不是找,是搜捕,而且拘捕者,格杀勿论。

  熟悉二皇子的爪牙都知道,二皇子嗜杀,所以在执行他这道指令时,简直做到了极致,长得稍微不那么像岂国人的人都抓了,挣扎不那么激烈的也当作拘捕者杀了。各地冤死在这道指令下的人超过五百,别提还有那些不明不白,含冤入狱的人。

  封啓祥一行人到了通州与胥舟的交界处,便面临这样一道关卡,要求车上的人统统下车来检查。封啓祥男扮女装是为了避开封言英他们请来的杀手,看到人设卡搜查,他下意识地往那边想,但他对自己的扮相相当满意,不怕被人认出来。

  他没有下令避退,让车队直直朝关卡走去。

  受关卡的一纵士兵看到徐徐而来的豪华大马车,顿时来了精神。他们守在这里好多天了,别说异域的女子,路过的活物连母的都少,现在迎面而来的马车,这么华丽,这么精致,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主儿,必须得查一查,顺便揩点油水。

  蒙五郎身先士卒,上前去打点,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他跟人点头哈腰套交情,还给了领队的官兵两锭银子。交情什么的都是虚的,但银子却是真的,官兵头领心满意足地把银子收进袖筒,叫底下人把关卡打开,让车队通过。

  乔岚耳聪目明,听到不远处,两个士兵在闲聊,他们纷纷猜测上头为了一个异域的女子搞出这么大的阵仗,所为何事,是不是哪位大人的宠姬与人私奔了,还是那位异域美人儿携带了举世罕见的异域珍宝……

  乔岚看似淡定地喝着茶水,但紧握茶杯的手却揭示了她紧张的心绪,她所设想的最糟糕的局面非眼下莫属,她被通缉了,所幸她一直以来都做男儿打扮,且有名有户,不管怎么查都与异域女子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只是……她想到横看竖看都能打上“异域女子”标签的女装封啓祥,心兀地沉重了几分,这家伙这一次,是真真被我连累到了,希望封一他们给力一些,别让他出事才好。

  本来,事情就应该这么过去了,好巧不巧,不远处又跑来一个官兵,好似还是看守官兵的上峰。他用马鞭抽了两下收了银子的属下,然后过来拦车,要求马车上的人下来。蒙五郎再次上前交涉,但对方却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但对递过来的银子嗤之于鼻,而且还把本来闲散的士兵纠集起来,围在四周,说车上就是他们要找的在逃钦犯。

  那个官兵火冒三丈地怒吼道。“拘捕者,杀无赦!!!”

  封啓祥的人也纷纷抽刀亮剑,护卫在两辆马车旁边,叶飞天和单紫萱也一前一后守着,自家主子亮相不是难事,但你让亮就亮,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场打砸抢杀的混战一触即发,叽~的一声,马车的门被推开来,一个少年郎从马车里出来,下了马车,不紧不慢地踱向那个蛮牛一样的官兵。

  在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他”,看着“他”闲庭漫步般走过来。

  途径封啓祥的马车,察觉他也要推开车厢门出来,乔岚小声说了一句,“别出来……”(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