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窝藏钦犯

第三百七十八章 窝藏钦犯

  为了避开杀手,以便神不住鬼不觉地潜入京城,封啓祥不惜女扮男装,但乔装成女子后,却被公开通缉,怪只怪他长得太好,无论是男装还是女装,都是如此的抢眼。

  虽然把封啓祥推出去,自己的危机就能解除,但乔岚没有丝毫犹豫地选择站出来。偶尔小坑封啓祥一下,不成问题,但坑得太厉害,她于心不忍。

  她镇静自若地往对峙双方走去,身边只有叶飞天和肖狼肖犬。

  “都拿着刀举着剑做什么,放下!通通放下!”乔岚一边走,一边让封啓祥的人放下手里的刀和剑。她的出场,有效地缓和了现场紧张的局势。

  乔岚沉着声音,不卑不吭地与那个打头的官差拱手作揖,“在下乔奕,这一趟北上是探亲,路过宝地,冷不丁一项‘窝藏钦犯’的罪名扣下来着实令人诚惶诚。有道是,死也得当个明白鬼,不知差爷您这么大的阵仗所为何事。”她让叶飞天把路引拿出来,对方连看都不看,“废话少说,让那马车里的人下来。”

  “差爷,车上是我的兄长,偶感风寒,大夫说了,吹不得风,”

  “是与不是,可不是你说了算。我只相信自己两只眼睛所看到的。叽叽歪歪这么多,肯定是心里有鬼!!!来人啊……”那官差作势要强行搜车,乔岚连忙站出来,挡在他的跟前,“差爷,您这火急火燎的,仔细得罪的贵人而不自知。车上是京城侯府封家的人,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

  世家的名头最是好用不过,起码能把大部分的人吓退。也就是乔岚,才会肆无忌惮地把封啓祥归入侯府封家,其他人根本连提都不敢提,但对乔岚说,不管黑猫还是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那几个官差一听,面上出现了犹豫的神色,嚣张的气焰也熄灭了不少,唯有领头的官差还在梗着脖子说他这是当差,要求见一见车里的人。

  “你且等着!我看看兄长的病是否好了些。”乔岚说完,转身走向封啓祥的马车。她打开马车的车厢门,闪身进去,并第一时间打开绝对领域,将马车笼罩在内,确保外头的人不会窥探到马车里的动静。

  封啓祥不解乔岚为何不让自己出去,刚要发问,就被乔岚一进来就扑过来,把他扑到在马车里。

  “先别说话!”乔岚将封啓祥扑倒之后,辣手摧花将他头上纱巾,珠链等饰品通通摘除,又麻利地把他的两条麻花辫打散,最后扯过薄被为他盖上。

  “相公,你……”封啓祥还要发问,乔岚捂住他的嘴,“先听我说,他们要找一个来自异域的女子,你这扮相,要是让他们瞧见,怕是会误会,你的人虽然能收拾他们,但保不准人家还有后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乖乖地躺着,剩下的,我来应付。”

  乔岚说完,看着封啓祥,等他应承,而封啓祥却只是看着她,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乔岚捂着他的嘴的手上,因为过于专注,他忍不住伸出舌头来舔了一舔,嗯,好软和,好像还是甜的……

  感觉到手心的异样,乔岚的脸一黑,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拍在封啓祥的脑门上,“你丫的,有病是不是。有病赶紧治,何弃疗。”

  哎,乔弟真暴力,但我喜欢,封啓祥摸摸被拍红的脑门,“你如何得知他们要找异域的女子?”

  “方才听他们议论这个。”乔岚自然不会说自己是借助精神力,才“听”到的。

  “既然如此,为兄更要出去露露脸,没得躲在马车里的道理。”封啓祥就要起身,乔岚赶紧压着他的肩头,把他重新按压的马车里,“你忘了你扮女装的原因?附近保不准有杀手在。小小使得万年船。”

  她一身男装,半个身子差点压在披头散发的封啓祥身上,马车里旖旎的气氛弥漫开来,咋一眼看过去,仿佛会发生点什么似的。被压着的封啓祥脑子里出现了一些绮丽的画面,让他脸热起来。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刀剑无眼,你还是避着点。”他试着起身,然后乔岚如他所愿把他压得更死,“别动!这场面我还能应付,实在不行,你再出来。”

  “……”封啓祥没有说话,他的鼻子代为回应,缓缓流出两行鼻血。

  “……”乔岚脸忍了一百忍之后,把盖在封啓祥身上的薄毯拉上来,糊了他一脸,直接把他糊得满脸血。

  在乔岚的要求下,封啓祥配合着演了一段,车外的人便听到了如下的对话,“哥哥,你好点了吗?外面有几个官爷想看看您,您看,是否出去……”、“看什么看,咳咳,让他们哪儿凉快哪儿去,别整这么有的没的。这么点事都应付不来,要你有何用”、“可是他们……哎呀,哥哥你怎么留流血了。小五,小五,快过来看看。”

  乔岚从马车下来,这次她没有关车厢门,让几个官差能看到马车里的情形。封啓祥的脸被他的鼻血糊得惨兮兮,看上去很凄惨。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总不至于认错成女子。几个官差索然无味地退去。

  封五还以为真的出事了,三两下窜进马车里去关心自家少爷。

  空泛一直在后面远远地缀着,也知道情况有点不对。只是这种时候,他更加不方便出现,不然,无疑就是一盏明晃晃的指引灯,告诉大佛寺的人,异域女子的下落。

  之后,他将自己藏得更深,轻易不现身。要不是封啓祥一行知道他跟在后面,有心去探究,还不一定能察觉他的踪迹。

  空泛隐匿踪迹,但之后,就真的不在了,但没人关心他的去向,因而也没人知道,他帮忙引开了一大波追踪而来的人。

  因为之前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尴尬的局面,女装的封啓祥并没有刻意避开人群,尤其是在通州,他曾经露过脸,让看到的人惊鸿一瞥,一传十,十传百,于是大佛寺也打探到曾经在通州城出现的美艳西域女子,顺着道儿追过来。

  空泛先一步察觉到,用自己为诱饵,引开了那群人。

  眼看着离京城还有六天的车程,却因路上盘查森严,路途被无限地延长。幸好,晋王也打着护送贡品上京的名头,派了一队人马追上来,护送封啓祥一行进京。

  封啓祥那辆招摇的马车已经不能再用,被指派去别的地方,引开某些人的打探,但整个队伍,也就剩下乔岚那辆马车还过得去,其他都是拉货的马车,他以不衬自己身份为由,如愿坐进乔岚的马车。

  “相公,妾身给你揉揉肩。”

  “相公,你的嘴脏了,妾身给你擦擦。”

  “相公……”

  也不知是上瘾了还是想继续跟乔岚“郎情妾意”,他依旧是一身女装打扮,乔岚不堪其扰,宁愿骑马,也不愿在马车里坐着,每当这时候,玉溪就会巴着她的腿,眼里闪烁着渴望的光芒,把我也带走吧,晒太阳也不怕,我受不了这货。

  又奔走了五天,眼看着还有两天就能抵达京城,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在两拨人马的追击下,该来的还是来了,而且,来势汹汹。(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