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真相大白 一

第三百八十四章 真相大白 一

  ;

  封啓祥潜伏在破庙的屋顶上,他很清楚地知道乔岚被关在哪里,可要从八个人手中安然无恙地把人救出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破庙里的几个和尚,虽然没有拧成一股绳,看着各自为营,互不搭理,实则分工非常明确,有的守在门口境界,有的在擦拭棍棒,有的照顾老和尚,还有的眯眼小憩……

  唯恐误伤到乔岚,封啓祥没有硬闯。

  事到如今,救人最为稳妥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答应那群秃驴的要求,用我把乔弟换出来,至于那劳什子东西,见机行事。封啓祥如是想。

  乔岚以为,封一已经把封啓祥带走,走得远远的,哪曾想到,他居然追了上来,而且正在想办法救她。她也在积极想办法恢复异能,后面才好行事。

  咕噜咕噜喝下小半壶灵泉水,她的精气神也回来了些,于是开始打坐冥想,这是她所知道的能够恢复异能最为有效的方式。随着冥想的持续进行,一股暖流从丹田处升起,然后在她的四肢百骸流转,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半个时辰后,乔岚睁开眼睛,试着重新打开绝对领域……虽然异能只恢复了两成,绝对领域和精神力都能短暂使用,这令她的心暂时安定了些,只要继续冥想,到明天早上起来,异能便可全部恢复。

  松一口气的乔岚这才觉得肚子有点饿了。料想暂时不会有人进来这个小破屋子,她也进入空间。

  正好看到玉溪捧着水晶小塔,与“了尘大师”进行深层次的交流。“你也看到了,如今的境况不大妙,那群老秃驴为了你,把我和乔岚给截胡了,你能不能出手帮我们解围。不然的话,乔岚一个不小心挂了,你可就回不去护国寺,更别提得到圆满。”

  “……”回应他的是一片静寂。玉溪继续用商量的语气说,“你要是不方便出手,给我们点厉害的杀招也行,就像乾坤大挪移、霸王色、万解天锁斩月之类的……”

  “……”

  “要不然,给我一本死神笔记……”

  “……”

  玉溪的耐性本来就不多,能耐着性子跟“了尘大师”商量,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召唤不出了尘大师,他的火气蹭地一下就上来了,不客气地摇了摇手里的水晶小塔,“喂,和尚,我告诉你,别随随便便给人派任务,然后当甩手掌柜。现在,你的敌人在外头呢,而我们因为你,被困在这里了。你要是不帮忙,我就把你交出去,一了百了。”

  “……”

  玉溪一甩手,水晶小塔划着一个弧度,飞出去,眼看着就要落入尘土之中,乔岚飞奔过去,及时赶到,把了尘大师的舍利子接下来。

  她也怒了,回头把了尘大师的舍利子放回暗格,然后转身就在玉溪的屁屁揍了两下,“舍利子都随便扔,造反呢你。让你不要祸害这里的花花草草,你当耳边风了不是。”

  玉溪捂着屁屁,恼怒地职责乔岚,“造什么反,遭谁的反,我和你才是一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就这臭性子,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活该被人绑架,回头被撕票,可别呜呼哀哉。”

  “了尘大师也不是故意不回你话,他吸了你多少灵力才现一回身,最近你都不吸收灵力,他没有灵力用,如何能现身。”乔岚把玉溪提溜起来,放在书桌上,然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点心盒子,“来来来,把你的尖牙利嘴堵上,别再说话了。”她捏着一块红豆糕塞入玉溪的嘴里,

  胡乱吃进去几块糕点,乔岚就出空间了。她是在袋子里进空间的,出来的时候,理应也在袋子里,就算不在袋子里,也应该在小屋子里,然而,等她出空间一看,顿时傻眼了,眼前居然一堵摇摇欲坠的围墙,里面自然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庙宇。也就是说,她出来了,在她还不确定要不要逃的时候,她出来了。

  空间移位是不可控的,乔岚想了想,决定不回去。恰好里面起了动静,她还以为里面的人发现自己不见了,撒丫子就跑,跑了几步,懊恼地拍拍额头,转到一个死角,进入空间。

  玉溪在空间里昏昏欲睡,看到乔岚才出去又进来,他的瞌睡虫也飞了,赶紧过来,“乔岚,你终于决定躲在空间里啦。”

  “我出去就不在原来的地方了,那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别跟我说话,让我歇会儿。你注意一下外头什么情况。”乔岚身心俱疲,一边走以便脱掉身上的血衣,脱得只剩下一件里衣的时候,她还想再脱,注意到玉溪居然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小声地嘀咕着“当着男人的面脱衣服,没羞没臊。合该你得女扮男装,以后嫁不出去,只能做老处女。”

  噗!一件带着体温和血腥味的衣服兜头盖脸地扑下来。“啊啊啊,臭死了,臭死了,你个宇宙超级无敌霹雳大混蛋。”玉溪挣扎着把盖在身上的衣服扯掉,再抬头,乔岚已经穿上一件又红又绿的裙装,这还是乔岚给他备下的,在他还没出现,乔岚以为他会是一个婀娜多姿的荷花仙子。

  空间里还备有几套男装,但既然是逃命,自然得改头换面,恢复女装是最便捷的变装。换好衣服,她又舀了些灵泉水,洗漱,梳洗,把自己捯饬得比荷花仙子还水灵。

  玉溪嘟着嘴,恶狠狠在心里念了一下乔岚,才不情不愿地去注意空间外的情况,这一看,可把他乐坏了,被和尚们带进去的“姑娘”可不就是封啓祥那厮嘛,哎哟,被推了一个踉跄,肺都气炸了吧,还敢怒不敢言,哈哈哈,还被摸了胸,里面塞着馒头吧,这么鼓……看到他吃瘪我就开心。

  乔岚躺在贵妃榻上,正要休息休息,看到玉溪像个傻子一样,桀桀地坏笑着。她也开始注意外面,她“看”到破庙外有一个和尚在戒备,复而又将精神力探进破庙里。

  封啓祥被带进破庙里,负责押着他的和尚比他还矮两个头,只到他的****,但有色心也有色胆,一只手揪着他,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揩油。他忍了千百忍,为了乔岚,才忍住没把胸口的馒头掏出来糊进这色和尚的嘴里。

  负责看守小破屋的和尚在打瞌睡,因为小屋没有窗,只有一扇小门进出,所以,他闲着没事,只能打瞌睡了。

  看到人来,他只撩了撩眼皮,挪开身子,把门让出来。

  “你相公就在里面,进去!!!”一戒呼喝道,并推搡了一下封啓祥。封啓祥强忍着推门进去看看人是不是还安然无恙的想法,站定身子,对一戒说,“说好了一换一,先把他带出来,我再进去。”

  “出家人不打诳语,只要你把东西给我们,人我们留着也没用,自然会放走,但你要是敢耍花样,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出家人可不干你们这勾当。先放人,我才告诉你们,东西的下落,否则免谈,大不了鱼死网破。”

  色和尚上前来,把色眯眯地看着封啓祥,“女施主,话不是这么说,你看你这如花似玉的相貌,做什么都有大造化,作甚要死要活的。你那相公,有什么好,不能文不能武,废柴一个,不如你就从了贫僧吧。”

  啪!封啓祥终于忍无可忍,一拳打在色和尚的鼻头上,“闭嘴。我生是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

  色和尚的头偏了一下,稳住身形后,蹲在地上,捂着鼻子,半晌说不出话来。旁人还以为他在装,一个女人,打人能有多疼啊。他们不知道,封啓祥用暗劲打歪了色和尚的鼻子。

  一戒也不以为然,转身,让人去把里面的人带出来,进去的和尚没多久又出来,把煤油灯拿进去,片刻之后,他再次奔出来,惊叫道,“不见了,人不见了!”

  几个和尚还在诧异中,一戒反应极快,手呈鹰爪状袭向封啓祥。封啓祥偏着身子躲过,然后主动出击,与一戒打了起来。一戒本来以为擒一个姑娘,还不是小菜一碟,谁知,几个来回之后,自己居然落入下乘。

  其他和尚起先也在袖手旁观,发现一戒制不住这“姑娘”后,纷纷出手。

  双拳难敌四手,封啓祥艰难地抵挡着,拼尽全力才没有被擒拿,但也脱不了身。这时候,空气中弥漫起奇异的花香,因为太突然,待众人反应过来,屏住呼吸已经来不及,在吸到第一口香气的时候,手脚开始不听使唤,软绵绵的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不多一会儿,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

  破庙上风处,玉溪带着自制的口罩,两只手捧着一只瓷瓶不停地抖动,细小的粉末随风飘散,“邱老怪也真是的,迷药一点也不来劲儿,给点剧毒不是更好,一了百了,一了百了,一了百了……”

  乔岚悄然接近小破庙,她脸上也蒙着撒了解药的自制面罩,等里面没有动静后,她用精神力探视一番,发现都倒了之后才蹑手蹑脚地进去。

  看到昏睡在地上,依旧一身女装的封啓祥,乔岚心里百味参杂.都让你走了,怎么还回来了呢。这不是成心给我添乱嘛。封啓祥到底是为了救自己而来,而且不惜牺牲人格、色相等等,乔岚也认命了,弯下腰想把他带走,但两人身形相差不是一个号,她使出吃奶的劲儿也就把封啓祥拖行了几步。

  乔岚掏出解药,抹在封啓祥的上腭,等了一会儿,封啓祥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她又加大剂量抹了一遍,但封啓祥始终没有反应,持续昏迷中。

  “封兄,封兄,醒醒!!”乔岚拍拍封啓祥的脸,嘟哝着,“不应该啊?!我用就有效,没理由到这儿就不好使了。”

  又等一刻钟,乔岚实在等不了了,犹豫再三后,她握住封啓祥的手,转眼间,封啓祥就消失在原地。异能没有回复,又把这么大一个人收进空间,乔岚的脑子嗡地一下,天旋地转,她强忍住那股铺天盖地的晕眩,勉强站起身来,一步步往外走。

  乔岚强撑着去到玉溪所在的小山包,因为异能再次透支,她没能把玉溪也收进空间,两人只能迈开腿,深一步浅一步地往鲁阳城走去。

  月明星稀的夜,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带着一个粉雕玉砌的孩子走在路上,不要太招人眼了,也幸亏路上没有人,否则,回头率必定是百分之百。

  乔岚和玉溪抵达鲁阳城的时候,南西北三个门都已经关闭,只有东门还可以进出,但盘查非常仔细。她的路引是乔奕,而不是乔岚,也就是说,要进城,必须换回男装,否则对不上号。

  在不起眼的地方站了一会儿,乔岚看到一个老头儿驾着牛车,徐徐从远处走来,好似要进城去。她当机立断,上前拦车,请求对方搭自己一程。

  老头儿也很爽快,就这么让她上车了。

  乔岚嘴甜,很快就爷爷前爷爷后地叫开来,哄得老头儿眉开眼笑,恨不得认下她当干孙女为好。老头儿跟守门的士兵还挺熟,热情地打过招呼后,赶着车往城里走。守门的士兵对于老头儿身边多出来的两个人居然问都不问一句就开闸放行了。

  成功进城后,乔岚谢绝老头儿去他家小住的邀请,自己找了一家小客栈入住,进房间后,她立即开始打坐冥想,期间,她数次感受空间里的封啓祥,唯恐他突然间就苏醒过来,幸好都没有。

  这让她不免担心,是不是郑神医的迷药太厉害,直接把人药成植物人了。

  夜半,异能恢复了一些后,乔岚才把昏迷中的封啓祥从空间捞出,放在床上安置好。封啓祥面色如常,呼吸均匀,看上去不像是有大问题的样子。最起码,乔岚是这么认为的。她深深地,深深地看了床上的封啓祥几眼,然后转身,抱起玉溪说,“封一他们会找过来的,我们走吧。”

  “早该走了,是你儿女情长,非要跟这人牵扯不清。不过,你觉悟得不晚,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乔岚和玉溪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外走。两人都没注意到,背后的封啓祥缓缓睁开双眼。封啓祥的眼睛里一片清明,根本不是昏迷多时刚醒来时所应有的眼神。(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