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真相大白 二

第三百八十五章 真相大白 二

  封啓祥到底什么时候醒的呢?

  在乔岚第一次给他抹解药的时候,他的意识就逐渐恢复了,只是身子还麻木着,动弹不得。乔岚对他的着急让他很受用,觉得他的乔弟心里是有他的。

  当身子的知觉逐渐回笼,眼睛可以活动的时候,他微微睁开眼睛,满以为能看到心心念念的乔弟,然而,人是看到了,却不是他以为的那个乔弟,而是一个姑娘,乔弟假扮的姑娘,或者说,是恢复了真身的乔弟。

  他太震惊了,心里的惊涛骇浪怎么也压制不住,几欲跳起来看个究竟,但他的身子尚且麻木中,根本动弹不得。趁着乔岚转身的时候,他狠狠地瞪过去,想把对方瞪出个所以然来。

  更令他震惊的事还真后面,一晃眼,他居然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只有一亩三分地大小,再远一点的地方,却是雾蒙蒙的一片。他躺在贵妃榻上,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那里的一景一物,几分番椒、几分水稻、几分番薯、一汪泉水、大小三个还珠匣……边上种着不知名的花草树木……

  在乔岚的空间里,封啓祥的身子逐渐可以动弹,但脑子却麻木了,以至于,他一直死气沉沉地躺着,不知该如何作想。乔岚骗了这点毋庸置疑,但他没想到居然骗得如此彻底,连女扮男装这样的事都瞒得滴水不漏。他不信乔岚没有察觉他对“他”的喜爱,但是她居然冷眼旁观他深陷其中。

  她这是把我当猴儿耍了吧。上一回见到的女子也必定是她,那后来出现的,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又是谁?她又是谁?她身上到底藏了有多少秘密?还有……这里又是哪里?

  封啓祥浑浑噩噩地躺着,直到乔岚把他移出空间,并离开,他才睁开眼睛。

  知道乔岚是女儿身,却假扮男子骗他,他的心里失望多于怨恨,他恨乔岚骗他,却也失望他的乔弟不再是他所喜爱的那个乔弟,却是别个人。

  乔岚还不知道自己的最大的两张底牌已经被封啓祥知晓,此时,她正带着玉溪连夜离开小客栈,找了个没人看见的死角进入空间。

  乔岚啃馒头,玉溪也捧着一个比他脸还大的馒头慢慢啃着,“我不爱吃这个,有没有别的?”

  “辣椒、番薯、水稻,这些但凡你看得上的,都可以试试。”说实话,她也不爱吃干巴巴的馒头,但三更半夜,就是有银子也买不来吃食,只能将就着了。

  “我不是嫌弃馒头,只是我还小,吃这个不消化。明天,我要吃水饺,三鲜馅的。”玉溪心不甘,情不愿地嚼着嘴里的面团子,“乔岚,以后你有什么打算?你把封啓祥那小子扔下不管,这是要孤军奋战的意思?”

  被问及日后的打算,乔岚也有些茫然,沉默了半晌才呐呐地回答说,“他有他的事,我也有我的事,一起走,不是耽误他的事就是耽误我的事,还不如分开走。”她说这话却有点一语双关的意味在其中,另一层意思便是,她与封啓祥不合适,不应该勉强在一起。“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吧,想得再多也没有用。当务之急是把了尘大师的舍利子送回去。希望回去之后,他能显灵,给我一些提示。要不然,这事没法干下去。”

  应下了尘大师的请求,她已经做好上刀山下火海的准备,但其实她想得还不够透彻,无论是送了尘大师回护国寺还是掺和夺嫡这档子事,危险程度都远远地超乎她的想象。现在她有点后悔,没有好好安排乔家的事,如今,她这边但凡出点什么事,都会连累到乔家。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乔岚只能另做打算。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乔家已经不能回了。幸好乔家是乔奕的,不是她乔岚的,只要旁人不知道她就是乔奕,那乔家就能偏安一隅。

  只是,要恢复女儿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中“路引”一项首当其冲,她手里只有乔奕的路引,没有乔岚的,现在盘查日渐森严,没有路引,寸步难行。

  “啊?!你不要乔家啦?!”玉溪把手里的馒头一扔,面对着乔岚正襟危坐,“叶飞天你也不要了?小萱萱你也不要了?”

  乔岚的确有抛下叶飞天和单紫萱的想法。“跟着我太危险,不如一刀切。再说,他们都受伤了,理该休养一阵。冲着他们是我的人,封啓祥不会亏待他们的。”

  “小萱萱只是昏迷过去而已,她没有受重伤。咱把她带上吧。没有她,我会不习惯的。乔岚,求求你了。”玉溪撒娇卖萌,被乔岚一巴掌糊在脸上,“别冲着我卖萌,我免疫。多大个人了,自己照顾自己。”

  “我才两岁!!!”玉溪义正言辞地指正。乔岚淡淡地回了一句,“是两千岁吧!告诉你,姐心里正烦着呢,别给我出幺蛾子,否则,把你一块儿撂下。”

  乔岚四两拨千斤,将玉溪想要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想法掐灭的萌芽状态。

  啃了一个大馒头,又喝了不少灵泉水,乔岚又开始冥想。

  第二天凌晨,乔岚利用精神力,从一家裁缝铺子顺走了一身朴素的裙装换上,然后趁着城门刚开,守门的士兵还糊涂的时候,混出城去。出了鲁阳城不远,碰上一对夫妇赶着驴车要进城卖菜,她又用十两银子,连车带驴,还有几筐萝卜青菜一起买下。

  因为不会赶车,小驴车在乔岚的驾驶下,呈走之行,缓慢地往北进发。

  鲁阳城的城墙上,一抹硕长的身影站得笔挺,晨风中,他的衣袍随着风飞舞着,远远看过去,仿佛一面旗帜。这是摒弃了女装,换回男装的封啓祥。

  他站在城墙上,一直目送乔岚远去。封二在旁提醒说,“少爷,咱还得赶路呢。”他才收回视线,转身往城下走,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封二很是困惑,往自家少爷方才凝视的方向看过去,只有一个村姑赶着车远去,其他什么都没看到。(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