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欺世盗名

第三百八十七章 欺世盗名

  单紫萱出去许久没有回来,叶飞天心里愈加忐忑,怕乔岚出事,可恨自己只能干躺着,什么也.?·?封啓祥进门的时候,他正勉强撑起身子想下床。

  “封公子!!!”叶飞天从未像这一刻这样欢喜看到封啓祥,他往对方身后看去,却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他回过神来,才注意到封啓祥异常凝重的神色,好似发生了有什么不得了的事,这不得了的事,除开自己主子,不做他想。

  叶飞天有点不敢面对这其中的种种可能,“封公子,我家主子呢?怎么没同你一道儿回来?”

  封啓祥一目不错地看着叶飞天,面上满满的都是凝重,“大佛寺的和尚说,乔弟才是他们要找的人,即便我男扮女装往前凑,他们也没放人。”

  “啊?!”叶飞天大惊失色,心想,难道主子的女儿身被发现了?!怎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不解,他们要找的是异域女子,关乔弟什么事。”封啓祥做出懊恼愤恨的样子,转而又问叶飞天,“你可知道怎么回事,大佛寺的和尚为何要那样说?如今,我想救乔弟,却无从下手。再拖下去,我怕连人都找不着。”

  叶飞天张了张嘴,关于自家主子的话就要脱口而出,但关键时候,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眼神里多了几分审视,“封公子,我也不知道大佛寺的和尚何以眼拙如斯。??·你能给我说说当时的情景,让我也揣度揣度大佛寺和尚的真实想法。不然,你就这一两句话,着实令人费解。”方才他因为着急乔岚,没顾得上,现在回想起来,便觉得封啓祥浑身上下透露着古怪。

  听罢,封啓祥便知道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但他一点儿不意外自己无法从叶飞天口中探到消息,这人功夫不怎样,但警惕性很高,尤其是对他,总是以挑剔的眼神看他,露馅是迟早的事。

  “你倒是敏锐,这就发现不对劲儿了。不像另一个,哄两句,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封啓祥脸上的凝重当然无存,有是只是冷漠和疏离。

  叶飞天不知道封啓祥为何会翻脸,但本来以为的同伴却突然站在对立面,他心里大骇,不由地更担心乔岚的安危。他快速在心里过了一遍,发现单紫萱脑子里就一根筋,除了吩咐她做的事,旁的事都不多了解,所以他猜封啓祥定是没从单紫萱哪里得到一些有用的讯息,然后才找上他的,

  他沉沉地说,“封公子可否别再打哑谜,我脑子不好使,猜不到你到底什么意思。当然,不管你什么意思,都与我无关。??·我只关心我家主子现在人在何处。你要是救不了她,我自会另想办法。”他身上还有几千两银子,可以雇几个人供他差遣。

  “她好是不好,全在你的态度。”封啓祥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状似里闲聊地问,“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我可以考虑放她一马,要是再蒙骗我,就休要怪我翻脸不认人。告诉我,你家主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要女扮男装?为何要做这等欺世盗名之事?”

  “封公子,慎言!”叶飞天大喝一声,为此还牵动了身上的伤,但他顾不上,“欺世盗名这样的罪名,我家主子可不敢认。敢问,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编排她。”

  “她一介女流,假借‘乔公子’的名义,混得风生水起,这不是欺世盗名又是什么?她一介女流,女扮男装,与我称兄道弟,这不是欺世盗名又是什么?”

  叶飞天冷笑,“还请封公子莫要说出如此可笑的话来。主子一没伤天害理,二没欺行霸市,三没寻畔滋事,何来的欺世盗名。倒是你,一直受主子大恩小惠,别说还有两次救命之恩,回过头来,却落井下石,恩将仇报。你他/娘的才是欺世盗名的那个,别贼喊捉贼,我恶心。”

  “……”封啓祥没有说话,因为叶飞天说的也是事实,只是,他心里那道坎过不去啊……过不去……他心里总有一团火,窝着窝着,发泄不出去。

  “没想到,我叶飞天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叶飞天继续说,“居然没看出你的狼子野心。说与主子称兄道弟,其实是另有所图吧。”

  “闭嘴!”叶飞天这话,相当于否认他对乔弟的情感和过往,封啓祥仿佛被踩到痛脚,起身来,一个跨步上前,扼住叶飞天的喉咙,“我真心实意地对你家主子,你家主子又是怎么对我的,看我男女不分,与一介女流称兄道弟,背地里没少讥讽于我吧。说说,你们背后到底是如何说我的。二傻子,蠢货,废物……”

  “额……”叶飞天伤上加伤,痛得他眼冒金星。封啓祥甩开他后,他才勉强开得了口,语气里仍少不了讥笑,“我想知道,你到底在介意什么,或者说你在气什么?气主子骗你?!主子可曾从你这里骗到了什么?不,她没有,而且为你还付出了许多。要不是你,乔家如今还能偏于一隅,你却将她和乔家带入皇权之争中,稍一不慎,就会家破人亡。”

  再次被踩中痛脚,封啓祥大喝,“她女扮男装!!!”

  “这就更令人费解了,她就是她,一个为你付出良多的人,是男是女,有何区别?”

  “……”封啓祥语噎。

  也该封啓祥说不过叶飞天,**裸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乔岚女扮男装在前,他自己凑过来在后,乔岚为他做了许多事情,他虽然也帮过乔岚,但却真的把乔岚带进了夺嫡的漩涡之中。正如叶飞天所说的那样,一个帮你良多的人,是男是女,又有何区别,如果封啓祥没有对“乔弟”动了真情的话,的确没有区别,问题是他动了情。他好不容易接受自己断袖的事,坦然接受自己对乔弟的情感,回过头来,乔弟却是女子,这让他情何以堪。

  “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封啓祥下意识地没把乔岚怪力乱神的事说出来。

  “我主子在哪儿?”

  之后,不论封啓祥怎么逼问,叶飞天都只一句话,“我主子在哪儿?”

  盘问半天,没问道任何有用的讯息,封啓祥耐心告罄。“我不怕跟你耗。什么时候说了,什么时候离开这儿。在此之前,你就在这儿呆着吧。”

  封啓祥甩下一句话,就头也不会地走了,封一赶紧跟上,他一直在隐身在暗处,封啓祥和单紫萱的对话以及和叶飞天的对话,他都听到了,心里也十分惊讶,乔公子居然真的是女的,当初他猜的果然没错,只是,那天出现的“乔公子”又是谁……难道是双生子?

  封一也很纳闷,不知道自家少爷到底在气什么,喜欢的人是女子难道不好吗?!非要把断袖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

  这事,封一暗地里有种喜闻乐见的感觉,有什么比少爷搞断袖更令他捉急的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