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正经夫妻

第三百九十一章 正经夫妻

  这么明显的破绽,封啓祥不可能没注意到,但他居然充耳不闻!!!

  乔岚的天空里顿时电闪雷鸣,把她雷得外焦里嫩。

  到这里,她已经确定封啓祥知道了些什么,至于知道多少,怎么知道的,有些念头,她甚至不敢动,只是封啓祥的人做事都杠杠的,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再怎么不敢想,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封啓祥一定知道她是她,而不是他。东窗事发的感觉如此糟糕,比“人没死,钱却花完了”更甚,她还以为这个秘密会随着她回去现代而冰封起来,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乔家家主是巾帼不让须眉。

  知道了却不跟她对质,还将她当乔弟,封啓祥的举动就变得颇为耐人寻味,兼之,他装得还不彻底,偏偏让她知道他已经知晓,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他在等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事到如今,不是不可说,而是不好说,谁知道会不会坦白过了头。说多错多,乔岚沉默了,她倒宁愿封啓祥直截了当地问,这样她也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我是乔岚,不是乔奕,咋地,咬我啊。我是女扮男装了,但绝对不是有意骗你的,你是大男,要有宽广的胸怀,

  思来想去,乔岚的脑子里思想斗争很激烈,最终,因为不知如何开口,她选择了沉默。她不说,封啓祥也不逼她,然后依旧把她当乔弟看待。

  马车里,诡异的气氛蔓延着。

  “乔弟,可是点心不称口,你想吃什么,我让封三去寻摸寻摸。”

  “不用不用,这就挺好的。”乔岚僵硬地从小碟子里捻起一块点心放进嘴里嚼,却有点不知是滋味。如果封啓祥的目的是让乔岚难受,那么,他成功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成功。

  马车缓慢地驶过城门,进到内城,然后停在一家门庭若市的客栈前。这客栈客栈的生意太好,此时差不多住满,只剩下一间死贵死贵的上房和若干给随从和下人住的通铺。

  客栈是封二安排的,乔岚并不知道,下车后,她迫不及待地抱着玉溪,跟在小二身后上楼。肖狼肖犬哼哧哼哧地跟在她身后不。她带出来的人本就不多,如今叶飞天和单紫萱不在,身边只剩下两只狗和一个小奶娃。踏进屋子的那一刻,她是要放松的,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是还没等她把那口气抒发出来,身后便传来封啓祥的声音,“娘子,你怎么又把为夫丢下一个人走了。”

  “封……”乔岚被吓得差点岔了气。要知道,她正打算关门跟玉溪说说眼下进退维谷的困局。万万没想到,封啓祥居然跟在身后上来了。

  “又调皮,说了不可直呼为夫的名讳。”封啓祥又是无奈又是宠溺地说,完了就越过乔岚进到屋子里,寻个位置大刀阔斧地坐下,做足了一家之主的架势。“封二,你们下去吧,我与少夫人这儿不用人伺候。门外也不用守着了。”

  封二应声离去,走之前,还不忘伸手把门关上。

  “等等!”门快要关上的当空,被扣上“少夫人”帽子的乔岚一惊,连忙伸手拉住就要合上的门板,“不许关!!!”关了门,她不就得和封啓祥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日后,她哪里还有清白可言,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呃,虽然这个日后也不会多后……

  封二看向封啓祥,没看到他有别的指示,便退下了,没再坚持关门。乔岚一手抱着玉溪,一手巴着门板不放,其实,她的脚时刻准备着踏出门外,逃之夭夭。此时此刻的封啓祥,就像一锅即将烧开的水,随时有可能沸腾起来。

  “既然你喜欢这儿,那我就去别间屋子,横竖反正这……这里过于豪气,我也住不习惯。”

  “娘子,咱是正经夫妻,住一块儿天经地义。这时候,快别跟为夫闹别扭,惹人笑话!”封啓祥起身,缓慢地走向门口处的乔岚

  你妹的正经夫妻,鬼才跟你是正经夫妻。乔岚浑身一冷,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实在受不了封啓祥这腔调,那让她有种后牙槽发痒的感觉。“那我去别的客栈住着也可以,只是一晚,不碍事,明早,我在与你汇合。”话是这么说,她心里想的却是,出了客栈就往城门去,用异能出城后连夜赶路,放弃大路,专门抄小道,肖狼肖犬也要带上,免得再被封啓祥这妖孽利用。

  想法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

  “这儿客满,已经没别的屋子,所以你还是乖乖地与为夫在一块儿,别闹了。”封啓祥已经走过来,将手伸向乔岚巴在门上的手。乔岚哪能让他摸到,于是连忙收手,然后,门就被封啓祥很顺其自然地关上了。

  门关上了,封啓祥卸下“爱妻”的面具,换上一张叫“兄友”的面目,“乔弟,除了假山贼和坏事做绝的和尚,世上恶人还很多,再则,如今时局动荡,这儿离京城不到一天的车程,危机无处不在。这时候,为兄不允许你单独行动。”他一脸的无奈,看着乔岚,好似看着不听话的孩子一样,“你我两个都是男人,又不是孤男寡女,没有哪里不方便的。最多,为兄睡矮榻,把床让你。只是一晚,不碍事”他用乔岚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乔岚。

  这话说得情真意切,要不是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乔岚估计就信了。能睁眼说瞎话到这份上,也没谁了。她以为,封啓祥这演技,搁后世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封啓祥喊娘子的时候,乔岚浑身起鸡皮疙瘩,但他喊乔弟时候,那难受劲翻倍地增长。

  玉溪被乔岚抱在怀里,方才被封啓祥的人强行隔离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妙,如今见到乔岚避封啓祥如蛇蝎,心里警钟大鸣,芝麻馅的汤圆终于露馅了!!!他猜得也没错,终于有人原形毕露,但不是封啓祥,而是乔岚。

  “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现在,忍不住露出狼尾巴了吧。”武力值为零的玉溪也只能指着封啓祥叫喳喳,“快放了我们。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坏人……”

  玉溪还要叫阵。乔岚低声叫住他,“玉溪,安静点,别给我添乱。”玉溪转过来,不满道,“我这是为你好。你居然不领情。他是不是握着你的把柄,用来威胁你了?”

  “没有的事。”乔岚无力地回答道。封啓祥的确没有威胁她,但不威胁胜似威胁。

  看到玉溪能够流利地说话,并与乔岚争辩,封啓祥眼里闪过一丝暗芒。其实叶飞天也没有告诉他多少事情,比如,玉溪的事就没有提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