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天涯陌路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天涯陌路

  玉溪被勒令不得再说话,只能老老实实地窝在乔岚怀里。肖狼肖犬知道情况不对,贴身拱卫在乔岚的旁边,头朝着“祸端”封啓祥,以免他作怪。

  虽然身边有三个帮手,但完全不够看。封啓祥只一人,还什么都没做,就能让乔岚溃不成军。

  “看你这身,脏兮兮的。我已吩咐小二送热水过来,咱好好泡个澡,解解乏,今晚也能睡个好觉。”封啓祥这么说,转身去内室,还一边走一边脱衣服,镶金嵌玉的腰带被解脱下来,外袍松散开来……

  “等等!!!”乔岚脑子里某根终于噌地一下断了,她把玉溪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吩咐他不要乱动,然后追去内室,一副要去拼命的样子。掀开门帘,内室的的封啓祥只穿着里衣,这一年时间来,他勤于练武,身子骨已经硬朗起来,撩开的前襟还能窥探到硬实的肌肉。

  这一眼看过去,乔岚的脸不可抑制地红了。

  意识到自己脸热,她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丢人,真丢人,跟没见过男人似的。好吧,无论是前生后世,她都是黄花大闺女一枚,她一缕来自现代的魂魄,好歹也是看过小/黄/片的人,再则,混迹游泳池和沙滩的时候,那么多那么多只穿着小短裤的裸男,胖的瘦的,高的矮的,葫芦的,倒三角的,她看在眼里,脸都不曾粉一下,现在看到人露出一小片胸肌,居然会脸红,只能说,环境的力量太强大,耳濡目染之下,她也多了许多羞耻心。

  他其实也没想到乔岚会跟进来,作为一个女子,难道不该矜持一些吗,居然还跟进来,而且,看到只穿着里衣的自己,还毫无反应。正常的女子,看到外男穿着里衣的样子,就算不尖叫,不捂脸,不奔逃,也该羞愤难当。

  乔岚觉得自己会脸红是过激的反应,但封啓祥却觉得她的反应过于冷静,根本不是女子该有的反应,要不是他已经十分确定乔岚是女子,这会儿,他可能已经动摇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这戏还是得继续唱下去。封啓祥淡笑着说,“乔弟,你大约没有换洗的衣裳,我让封四去帮你准备,你要继续扮女装还是换回男装。”

  乔岚摒弃心里那点令她不齿的感觉,开门见山地问,“你到底想怎样?”

  封啓祥收起嘴角边挂着的淡笑,不解地问,“乔弟,你这话是何意?”看上去,倒真像是不明白乔岚在说什么的样子。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你知道了吧?知道了当不知道,成心膈应人呢。有你这么捉弄人的嘛。”面对乔岚的指责,封啓祥没有反驳,而是淡淡地看着她,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我知道什么,乔弟可否说清楚一点,不然我实在糊涂,不知乔弟所指,万一有所误会,就不好了。”

  乔岚气短,被噎了一下后,她咬着切齿道,“我女扮男装虽然称不上光明磊落,但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旁人的事,更没有对你不起,你如此这般整蛊我是何意?没得失了身为男人的气节。你心里要是实在不舒坦,你我自此,天涯陌路,各自安好。我绝不会纠缠于你。”说到这里,她的心徒然空了,落不到实处,这是不曾有过的感觉,仿佛天空失了颜色,仿佛大地不再完整,但她拒绝去深想,倔强地看着封啓祥。

  本来,听乔岚亲口承认自己是女儿身,封啓祥心里还算平静,但她说到“天涯陌路,各自安好”的时候,他心里没来由升起一股怒气,令他异常地烦躁。封啓祥站起来,看着乔岚,狠狠地说,“做了错事,就想一走了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他比乔岚高一个半头,这么一站,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气势上来了就仿佛倚强凌弱一般。

  “事到如今,你还想咋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倒是敢一个试试。”乔岚觉得自己还挺委屈,想她帮封啓祥这么多忙,一个善意的隐瞒就一笔勾销,亏,真亏。“是男人,就拿出男人的肚量,跟我个小女子计较个什么劲儿。我都替你臊得慌。”

  “到这会儿,你还振振有词!!!”封啓祥也气到不行,帅气的脸满是愠色,“假扮男子骗人很好玩?我付出全副真心待你,你却还我一个谎言。看我像个傻子一样被你骗得团团转,把你当好兄弟一样看待,很有成就感是不是?有无在心里嘲笑我?有无跟你的叶奴才一道讥笑我?”封啓祥一激动,上前想抓住乔岚,突然间又意识到她是女子,男女授受不亲,他才生硬地收回已经伸出去的手。

  “姓封的!!!”乔岚忍无可忍,生气地喝住封啓祥,“你的眼睛****糊了,还是心被****糊了。你我相处的时日也不算短,我还给你的,真的只有一个谎言?如果你真的这么样认为,我无话可说。”我也交付了自己的一片心啊,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以后你也没机会知道了。

  “你需要时间好好冷静一下。我便不多打扰了。”乔岚漠然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我之间,主动的那个从来不是我,就算被隐瞒,你也认了吧。还有,我很希望你没有动叶飞天和单紫萱,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虽然打不过你和你的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要做点什么,你们绝对防不胜防。”

  乔岚转身转的潇洒,然而,她的心却远没有她的身那么洒无话可说脱。罢了罢了,反正也没有将来,长痛不如短痛,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她的话,封啓祥没有怀疑,因为他知道,乔岚会一些法力。他想问及那个神秘的地方,话到嘴边却变了,“要不是我偶然发现,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还是永远……”

  乔岚脚下一顿,复而继续往前走,“一年后,一切都会尘埃落定。到时候,自然会尘归尘,土归土。”乔岚的意思是,一年后,她应该已经回去了,那么就不存在骗不骗的问题,封啓祥却以为她打算一年后告诉他真相,虽然这个答案差强人意,但总比一直骗着他要好许多,这个美丽的误会让他的心里舒坦了些。

  眼前,乔岚已经走到门边,撩开门帘,他连忙追问,“一年的时间,你到底要做什么?如若是为了把了尘大师的舍利子还回护国寺,我可以祝你一臂之力,”封啓祥迫切地想知道乔岚的一切,却不屑承认,他还特地补充了理由,“你帮过我不少忙,一报还一报,日后,咱就两清了。”

  这家伙,连了尘大师的舍利子都懂?!乔岚的心漏跳了一下,看来,是从叶飞天哪里撬到的消息,但他到底对叶飞天做了什么?叶飞天不是严刑可以逼供的人。

  “不必,你有你的事,我有我的事,道不同不相为谋。”

  乔岚出去了,门帘随风晃动,封啓祥也跟着晃了神,久久没有动弹,然后,封二进来回禀说,乔岚去了隔壁的客栈。(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