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怜香惜玉

第三百九十四章 怜香惜玉

  乔岚和玉溪回到原来的客栈,被封二一路引到一楼的包间。

  封二口中睡不着吃不下的封啓祥正在厢房里吃早点,面前摆了不少吃食,从小笼包到水晶糕点已经俱全,要说他胃口不好,可能还真是,不然也不会挑挑拣拣,也没挑到一样合口的。看到乔岚进来,他只撩撩眼皮,淡淡地说了一个字“坐”。

  乔岚猜是这些东西做得不够精细,入不了封少爷的口,他才表现得兴致缺缺。

  她本来心情还挺复杂,不知该拿什么面目面对封啓祥,但她发现,封啓祥稍微移动一下位置,就可以从窗户看到隔壁客栈的外面,也就是说,方才她的糗态已经被他尽收眼底。

  乔岚微恼,顿时也不客气了,把玉溪往旁边的椅子一放,自己也坐下来,动作跟男装时一样豪放。既然把我诟病成嫉妇和恶妇,那我怎么能不配合着点,岂不辜负了封二卖力的演出。

  她先是把桌上的大包子掰开,确定是肉包子后整盘拿过来,放在地上给肖狼肖犬吃,然后又给玉溪盛了一碗肉糜粥,才自顾自地吃了起来,至于对面的封啓祥是圆是扁,是高兴还是生气,她可管不着。

  封啓祥也没还想好怎么对待乔岚,继续称兄道弟显然是不可能了,但要他对乔弟“怜香惜玉”,怎么想怎么别扭,乔弟从来不是那娇嫩的花朵。

  虽然还不知道该拿乔岚怎么办,但有一点,封啓祥非常肯定,那就是绝对不能放她离开。他必须将人放在眼皮底下看着,直到他拿定主意怎么对她。

  如今,看到乔岚虽然已经恢复女儿身,但性子没变,还是那样的豪迈,这让他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要是旁的女子,无论怎么矫揉造作都不为过,但放在乔岚身上却不行,好像她天生就该这样直率一样。

  说爱屋及乌也好,说移情作用也好,封啓祥看向乔岚的目光柔和许多,但他投向玉溪的目光就不怎么友善了。在乔弟还是乔弟的时候,玉溪之于他而言已然一个碍眼的存在,只因他的乔弟对玉溪太好,好到令他又羡慕又嫉妒,现在乔弟不是他的乔弟,他看玉溪更加不顺眼。

  玉溪本来还很乖巧地舀着肉糜粥吃,作为天上至宝神莲子,他当然不会像两岁孩子一样吃东西,所以就算是一碗肉糜粥,他也要吃得干净,吃得整洁,吃得仪态万千。冷不丁看到对面封啓祥投掷过来的不友善的眼神,玉溪扯了扯旁边的乔岚,让她管管对面,不然他喝粥都得喝出一个消化不良来。

  乔岚已经吃了十个水晶胶,正在吃第十一个,低头看到玉溪拉扯自己,她还以为玉溪想吃饺子,随手把夹到的饺子喂到他的嘴边,还本能地说了一个“啊!”让玉溪张大嘴来。

  玉溪从不做这么矫情的事,但瞥见对面,封啓祥突然难看的脸色,他从善如流,张开嘴巴把饺子咬了一大口,吧唧吧唧吧唧,三两口吞下,然后指明要吃小笼包。在乔岚眼里,玉溪就是一个稍微特别点的两岁的孩子,只要他不闹腾,她没有不应的,于是夹了一个小笼包喂给他……

  封啓祥看着乔岚和玉溪之间亲密无间的互动,别说两人还共用一双筷子,着实扎他的眼。他有点气恼乔岚不识大体,心想,你挂着我娘子的名头,在我眼前就跟别的男子亲亲我我,还有没有礼义廉耻。他忘了,玉溪只是一个小奶娃,而且还挂着他儿子的名头,娘喂儿子,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嘛。

  “封四,过来伺候小少爷吃东西。让少夫人好好吃早膳。”封啓祥如是说,“少夫人”三字,他说得极其顺口,比真的还真。乔岚身子一僵,干笑道,“不用忙活,我已经吃饱了。”她又把玉溪抱过来,放在膝上,打算好好喂他吃东西,却不想更加不得封啓祥的眼。

  看到你心情不好,我就开心了。玉溪坐在乔岚的膝上,对封啓祥做了一个鬼脸,哼,不男不女,真当自己是韩国欧巴呢,敢肖想我家岚儿,边儿去。

  这边,封啓祥的脸拉得老长,他当然不承认自己在吃一个小奶娃的醋,只单纯觉得那孩子糟心得很。

  吃饱喝足,该进入正题了。

  乔岚又问了一遍封啓祥昨晚那个问题,到底想怎样。封啓祥却酷酷地起身,直接往外走,路过她的时候,二话不说,一把抱过她怀里的玉溪……乔岚一怔,连忙起身追出去,“等等,把他还给我。你要带他去哪儿……”

  “京城!”封啓祥一边走,一边回答,同时还得抓住玉溪的小爪子,免得被他挠到。

  “有话好好说,别一言不合就动手。先把玉溪还给我。”乔岚的腿比封啓祥短多了,跑都跑不过封啓祥大步往前走。

  客栈外,马车已经蓄势待发,只等主子上车,就能启程。

  封啓祥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要乔岚和他一块儿去京城,而且还要假扮夫妻。不管是和封啓祥一道儿还是和他假扮夫妻,乔岚一开始是拒绝的,她以为,单独行动比较方便,但看到马车里,正在幽幽散发凉气的冰盆,她很没原则地同意了。

  这天气,一天天热起来,特别是中午那一阵,简直热到能把人烤熟了,如果有冰盆,如果有冰盆,如果有冰盆……

  马车里,封啓祥正襟危坐,手里拿着一卷三国演义细细研读,这么看过去,倒是十分地养颜。本来,他应该骑马而行,不过玉溪小奶娃闹着要坐马车,他不乐意乔岚跟玉溪两个单独处一块儿,所以他也到马车里来了。

  外头热浪滚滚,马车里凉意袭袭,乔岚熨帖地斜靠在一旁的靠垫上,随手捻起一枚酸酸甜甜的果脯。虽然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但顶着烈日赶路的滋味更不好受,两害相权取其轻嘛。

  玉溪很是鄙视被两盆冰骗上车的乔岚,他很不客气地抨击乔岚没原则没立场没骨气。

  “闭嘴!”乔岚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你不是人,当然不怕热,没看到我这几天被晒得外焦里嫩,再这么晒下去,成黑炭头事小,耽误回家的大计就不好了。

  “两盆冰而已,你也太廉价了。”

  “你还别小看两盆冰,搁这个时代,可是奢侈的享受,有银子都弄不到。”起码我弄不到。

  乔岚和玉溪咬耳朵,封啓祥看在眼里,导致手里的书半天没有翻一页,他终于忍无可忍,清咳一声,“娘子,给为夫沏一壶茶。”(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