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陷得太深

第三百九十五章 陷得太深

  “嗯?!”乔岚还以为自己听岔了,封啓祥居然会堂而皇之地吩咐她做事?!这货是吃错药啦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听到封啓祥这么直白的吩咐,乔岚愣了一下,要不是马车里没有旁的人,封啓祥能说话的对象只有她,她估计就忽略过去了,确认封啓祥不是说说而已,真的在等她沏茶后,她不满地撇撇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只懂放茶叶倒水,不懂什么沏茶,这么高格调的事,还让专人来做吧,别糟蹋你的好茶叶了。”别说她只是名义上的假娘子,就算是真的,她也生不出随时随地服侍自家夫君的意识。让她做三从四德的小媳妇,想都不要想。

  “只要是茶水,都行。”对于吃喝,封啓祥一向很讲究,现在为了让乔岚动一回手,他干脆没了底线。乔岚心里一百个一万个不情愿,但现在吃穿住行都依附在人家身上,还真不好躲懒。

  她拿出茶叶,随意抓出一把放进茶壶里,又拿出角落里装着水的特质容器。打开两层盖子,里面的水居然还冒着热气,她不得不感叹这保温壶的强大。她将热水缓缓倒进水壶里,心里盘算着等会研究研究,突然行进中的马车磕到一枚石头,轻微地颠簸了一下,于是乎,她手里的保温壶抖了一下,就这一下,热水倾洒出来,泼向她腿。

  封啓祥手里拿着书,但注意力无时不刻都在乔岚身上,这一突发状况当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眼看着热水就要泼出来,他心里一紧,居然没有一丝迟疑,伸手一挥,大部分热水浇在他的衣袖,还一部分溅在他的右手,却没有一滴落在乔岚身上。

  “啊……”乔岚惊叫,连忙把手里的东西放好,靠过去,慌张道,“怎么办?怎么办?你的手,给我看看。别给烫坏了。”她还真以为这个时代的保温壶强大到能跟后世的相提并论,开水倒进去,一两个时辰后,也还是烫的。水是热水,但也只是热水,烫不到人,封啓祥下意识要说没事,但乔岚慌了神的样子落入他的眼里,竟然比“乔弟”还熨帖他的心。宽慰的话没有说出口,只是半真半假地说无事,然后还把湿热的右手收到身后,死活不给看。

  因为他的躲闪,乔岚以为他被烫到了,却碍于面子不给看,为此她内疚得无以复加。

  外头,封二已经叫停车,问询车里是否安好。封啓祥避开乔岚,推开门出去,再回来时,右手用细棉布条缠了好几层,看上去,有点严重。

  这件事上,乔岚本没有错,但封啓祥确确实实是为了救她才受的伤,要不是他挺身而出,现在被烫坏的就是她。封啓祥宁愿自己受伤,也不让她受一点损害,对此,乔岚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但由此同时,她心里也分外纠结,只因她觉得封啓祥在与“乔奕”之间的情感中,陷得太深了,所以才会在记恨她的时候,看到她有危险,还毫不犹豫地出手。

  傻,真傻!

  如果有可能,她宁愿一直瞒下去,就算瞒不了,也希望找一个适当的时机向他坦白,而不是现下。东窗事发,木已成舟,她还不了他一个“乔弟”,就算她乔岚,也终将离去……

  本来长痛不如短痛,趁早跟封啓祥分道扬镳,对彼此都好,事到如今,倒是她想得过于简单了。再联想到了尘大师说“无你,他将孤苦终老”、“你是他两世唯一的姻缘”……她的心就一抽一抽地痛着。在离开之前,对他好一些吧,给他也给自己留一些美好的回忆。

  想开了些,乔岚看向封啓祥的眼神也温柔了些。趁着车还没启动,她特地找上封五,问他封啓祥的手严不严重,封五还没发话,封二已经在旁边接腔说有可能留疤。这话要是封三或封四来说,或多或少都会打点折扣,但封二就是有这本事,能一本正经地胡说把道,谁让他总是瘫着脸,不苟言笑,看上去,正经得很,让人觉得怀疑他的话是一种亵渎。

  回到马车里,她看着封啓祥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手,有点内疚,有点心疼,很狗腿地替封啓祥端茶倒水,还宽慰他说,回头找郑神医要一些特效药,一定帮他把手恢复如初。

  “嗯!”封啓祥不置可否,很心安理得地接受乔岚殷勤的伺候。

  对于假伤骗同情这事,他心里没有一丁点儿愧疚。每每看到乔岚疼惜地看着他的手,想看又不敢碰的样子,他心里就很受用,全身上下,从里到外无一不畅快。乔岚骗他良多,他不过是先讨回一些利息罢了。

  封啓祥无论男装还是女装,都是十分扎眼的存在。与他一道,乔岚已经做好了艰苦卓绝的准备,这一趟却出奇的顺利,除了偶遇几个打家劫舍的小毛贼和几起碰瓷的事儿,没有杀手追来,也没有和尚跟踪。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封二和封三带着封啓祥的替身换了水路,遭遇不下两拨江湖上的杀手。至于大佛寺那几个和尚,已经被打包送回通州,交给晋王发落。

  车队持续往北进发,已经进入京城的地界,道路开始宽敞起来,也平整许多,还有半天路程就可以进京。乔岚突然觉得紧张,毕竟,这一趟出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必须从长计议!

  乔岚不知道封啓祥的打算,但她一定要去护国寺,而且越快越好。一行跟随的人除了封二,封四和封五,还有几个定远军旧部,乔岚趁着中途停车休息的时候,旁敲侧击地向他们打听护国寺的事。赶车的陆叔祖籍就在京城东北郊的庞县,而庞县距离护国寺所在的天湖山很近,徒步走只要半个时辰就能到。

  封啓祥知道乔岚此行的目的,看她不辞劳苦地向人打听护国寺的事,他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当乔岚向他提出,下一个村落,她就下车的时候,他只淡淡地应了一声,“不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