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章 忘情的吻

第四百章 忘情的吻

  昏迷中的乔岚并非全然无知无觉,但她梦到自己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回到了末世,在寻找爸爸和姥爷的路上,她的异能大放异彩,造福一方,然后渣男顾明洋出现了,对她大献殷勤,就像末世伊始时为了她让带上他一样狗腿,但这一次她没有答应,结果顾明洋恼羞成怒,居然趁她不备,电麻她,然后要侵/犯她。她蓄力,在顾明洋吻过来时,突然咬下去……

  梦中,新仇旧恨一算,乔岚一口把顾明洋的舌头咬下半拉,但现实中,因为她深中迷药,动作有点绵软,倒像是回应封啓祥的吻一样。

  封啓祥失控了,吻得更加忘情,手也在进一步摸索……

  聘则为妻,奔为妾,无媒苟合,要是真像你说的这样,少爷和乔姑娘还怎么做正经夫妻。封五的话恰如其分地闪入脑海,封啓祥如遭电掣,因为情/欲而发昏的脑子瞬间清醒过来。他猛地起身,喘着气站了半晌,待体内的躁动平复后,才低下身子,把乔岚的衣裳整理好。

  成也萧何败萧何,到这儿,必须是坏也封五,好也封五。迷药来自封五,也因为他一句话,失控的场面得到回转。乔岚还不知道自己差点被封啓祥这样那样了,

  确保没有异样后,封啓祥正想离开,却听到乔岚在喃喃自语,他不由地靠近,便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名字,也不知是“顾名扬”还是“顾明阳”。

  是谁?!心上人还是别的什么人?!

  一个男人,一个让她魂牵梦绕的男人,两人的关系必定不简单。封啓祥的心兀地不舒坦起来。

  梦中,她将顾明洋踩在脚底下,可劲儿踩,踩,踩,踩成渣,碾成沫,估计,她要是知道封啓祥对她做了什么,也会将他踩在脚底下,可劲儿踩,踩,踩,踩成纸片人……

  一个美丽的误会由此产生。

  第二天乔岚醒来,一睁眼天已经大亮,她的头有点沉,不由觉得奇怪,明明睡着了这么久,还一觉到天亮,怎么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难怪说做梦也累,尤其是做噩梦,顾明洋那个渣男,别让我遇到他,不然一定给他上满清十大酷刑,虐死他。

  乔岚定了定神,勉强起床。

  外头进来一个小姑娘,叫小叶子,比小鱼儿还小一些,人看起来略显木讷。乔岚跟她说话,她也不回答,半晌才憋红了脸说,“不……不知道。”

  乔岚无语望天,不再与小叶子搭话,让她把手里整齐地叠放着服饰的托盘放下然后退下。

  小叶儿当场就跪下了,连磕几个响头,求乔岚开恩。那副兢兢战战的样子,必须是封建等级制度深度调教出来的奴才有的模样。在她看来,主子不让她伺候,必定是对她不满意了,这会儿她要是退下,等待她的只能是或轻或重的责罚。虽然她连自己错在哪里都不懂,但既然主子觉得她有错,那她一定是错了。

  乔岚养下人,那都是散养,尤其看不得他们卑躬屈膝,所以无法理解小叶儿所说的因为没有伺候主子就会被责罚这样的事。她最终还是没让小叶儿下去。

  小叶儿带过来的衣裙也不知谁给准备的,十分繁琐,不但是广袖,后摆还很长,都穿上的话,能把人衬得华贵又端庄,但太累赘,乔岚不喜欢。

  “没有别的衣服了,给我换一套轻便的。”

  小叶儿扑通一声,又给跪下了……

  任由繁复的衣裳加身后,乔岚又坐在铜镜前,由着小叶儿给她梳头。透过铜镜,她能看到自己的发丝被看起来很名贵的发饰一点点盘在头上,弄出一个看起来很高贵的发髻。哎哟,我滴神啊,这不是妇人才梳的发髻嘛。

  “那个,小叶儿,别……”她话还没说完,小叶儿眼里就泛起了水光,“少……夫人,奴婢罪该万死……”

  “没事,没事,你继续!”乔岚觉得,派这丫头来伺候自己的人心机颇深,居然把自己爱心软的弱点摸得一清二楚,这个人,除了封啓祥,她不做他想。

  乔岚把视线转到铜镜的其他地方,然后她看到自己颈窝处有一小块红斑,摸上去,没有感觉,想看清楚些,无奈铜镜有点模糊,看不真切。虫子咬的?!

  眼看着小叶儿正要把最后一缕头发梳上去,乔岚豁地抽回自己的发丝,不给小叶儿下跪的机会,她起身往外走,顺便把那缕发丝捋下来遮住颈窝的红斑,“我肚子饿了!吃饭去。”

  小叶儿拿着梳子追上去,“少夫人,还没梳好,等等奴婢。”

  乔岚不由地走得更快了,爱跪就跪吧,跪多久都行,只要别跪我。为了摆脱小叶儿,她提起过长的裙角,只顾着往前走,结果转了两个圈,歪了两个弯,就不知身在何处了。她用精神力探路,却发现这里的回廊九转十八弯,仿佛迷宫一样复杂,幸好她“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两个人。

  封啓祥正和陆多说着话,注意到有人靠近,他让陆多噤声,看清来人是谁,他瞬间回想起昨晚令他气血沸腾的一幕幕,而且乔岚今天的装扮尤为端庄,尤为漂亮,简直美得令人窒息。他忘了自己本打算这两天避着乔岚,直勾勾地看着她走过来。

  然后,他眼尖地看到乔岚手里居然捏着裙摆,不但露出鞋子,还露了一小节嫩白的小腿,让别的男人看去了,那还得了,他转头,满意地看到陆多低着头,眼睛老老实实地盯着地上,没有乱瞟。

  “你……在这儿呢。”乔岚可不知道封啓祥心里的喜怒哀乐,她走得有点气喘,胸脯微微地起伏着。封啓祥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而是从她手里把裙摆抽出来,放下,把绣花鞋严严实实地遮住才放心。

  他靠近乔岚,小声地说,“既然恢复了女儿身,你就得端着,别再跟男子一样粗鲁,不然白瞎了这一身装扮。”

  看到乔岚张口要反驳,他又补充到,“你想让人看笑话?”

  “……”乔岚有一脑门的问题要问封啓祥,不屑跟他纠结于那些旁枝末节,“玉溪呢,你给弄哪儿去了?还有肖狼肖犬。”

  “封五带溪儿去马场看小马驹,肖狼肖犬,正在相看媳妇儿吧。”

  乔岚无语,在心里狠狠地吐槽玉溪,小兔崽子,鄙视我被两盆冰骗上车,五十步笑百步,一匹小马就跟人去了,最好别回来了,还有肖狼肖犬,叛徒,有异性没义气……

  马场里,玉溪欲哭无泪,乔岚,我一点儿也不想看什么小马,我是被逼的!被逼的!被逼的!而肖狼肖犬呢,它们的确在相媳妇,不过……三只母狗亲昵地蹭过来,频频示好,而肖犬则凶狠地低吼着,不让它们靠近,肖狼在啃咬木笼的栅栏,尖牙利嘴已经把手臂粗的木头啃了一半……

  封啓祥要去吃早膳,乔岚只得跟上,她一边走,一边说,“封五什么时候回来,我脖子这儿被虫子咬了,封五那儿应该有特效药可以搽的吧。”她见过有人被小虫子叮咬后皮肤溃烂的,特别惨,特别恶心。封啓祥撩了一眼她意指的地方,平淡地应道,“嗯!”如果乔岚抬起头,会看到他的耳朵尖子隐隐地泛着红……(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