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零二章 汤圆公子

第四百零二章 汤圆公子

  马车从外墙的东门进,绕了一大圈,最终从内墙的南门进入内城。

  相比于熙熙攘攘的外城,内城显得肃静得多。外城人多,热闹,但只有到了内城才能真正体会到京城的繁荣,这里完全符合乔岚对古代都城的想象,街道笔直笔直的,还很宽敞,两边排列着各种铺子,其中,双层的建筑不在少数,行走其间的人穿着也体面得多……

  来自二十一世纪国际化大都市的乔岚,俨然乡巴佬进城一样,看得兴致勃勃,得亏她还要点脸面,没有连连发出惊叹声,但她的神色却因为心情的愉悦而生动起来。

  封啓祥老神在在地斜挨在旁边,时不时扫一眼乔岚。他生于京城,长于京城,四年多前,狼狈离开,京城之于他,已经激不起心底一点涟漪,但此时此刻,他却被乔岚所感染,凑过去,也想看看到底什么这么有趣。

  他还才靠近,乔岚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呀,那不是方兄嘛。”

  封啓祥的眼睛多尖啊,一扫出去,就从来来往往的人潮中看到正在鸿升酒楼前与人寒暄的方定匡。小样儿长得比以前还讨人厌,生怕不知道他满身铜臭味儿似的,穿金戴金,他当他是摇钱树呢……封啓祥在一瞬间,吐槽无数。他知道方定匡也在京城,但京城这么大,遇上的概率多小啊,所以他选择忽略,但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概率虽小,也是有出现的机会的,而且还这么巧,一进城就遇上。晦气!!!

  乔岚其实也不确定是不是方定匡,她还想把头探出去看看是不是他。噗!封啓祥把窗帘拉上,把不大的窗口遮得严严实实。收到乔岚不满的凝视,他淡定地回答道,“太亮,晃眼!”

  鸿升酒楼前,方定匡正与人说着话,他的心里猛地一突,莫名地悸动起来。这种感觉,只有在岚弟面前才有过,他转过头,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恍然失神……

  缘分天定,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你就是求尽天上诸神,拜遍所有佛像,也求不来不属于你的那一份姻缘。

  某封:我不求神,不拜佛,只抱紧狱的大腿,桀桀桀桀……

  乔岚想着,封啓祥去办他的正事,那她就能自由行动了,逛吃逛吃逛吃,顺便再打听打听护国寺的消息,封啓祥阴晴不定,不能全靠他……

  马车在内城最繁华的朱雀大街的后街稍微停下,乔岚以为到地儿了,想要下车,却被封啓祥拦住,让她再等等。

  车外,封二下车,走到一堵门前,先敲两下,再敲三下。里面不多会儿就传出急切的脚步声,然后出来一个独眼的汉子,看到封二,他迅速扫了一眼马车,才嚷嚷开来,“你这人怎么这么倔,都说了我家少爷绝对不会借钱给你,还一趟两趟的跑,没得耽误了自己的功夫也耽误别人的时间。这有何意思。”

  封二赔笑着,“形势所迫,还望你再给引荐引荐。”

  独眼汉子一听,心潮瞬间澎湃起来,刚要开口,却又连忙打住,忍着激动,说,“最后一次!!!我家少爷见是不见,看你们的造化。要是不成,也别再勉强,往别处去借。先进来吧。”

  封二千谢万谢,返回,把马车赶进门去。

  马车总算是停稳了,封啓祥拿出一张面具带上,然后作势也要下车。他戴着面具无可厚非,毕竟目前,还不宜让封家人发现他人已经回道京城,但……

  “你这是作甚?”她现在都直接忽略对封啓祥的称呼,不是她没礼貌,而是喊什么都不对,干脆就不喊了。

  “下车!”封啓祥偏过乔岚出了马车。乔岚赶紧跟着出去,“你还有正事要忙吧?!不用管我,下午再来这儿接我回去就成。”

  “你还想去哪儿?”封啓祥问,乔岚这才发现自己他们居然身处一处院落里旁边不但有封二,还有一个独眼的,看起来很粗犷的男人。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她很识相地闭上想要争辩的嘴,老老实实地站好。

  独眼的汉子恭敬地走过来向封啓祥行礼,语气里是难掩的激动,“重三见过祥公子,一去四年,祥公子别来无恙。”

  “说来话长,你家少爷呢?我……”封啓祥话才说道一般,院子另一面的拱门处出现一个长得有点圆乎的公子,他跑得有点急,以至于气喘吁吁,待看清杵在院子中间的人,他居然惊讶得,腰不酸,腿不疼了,气也不喘,哦不,是不大喘了。

  圆乎乎的公子跑过来,全身上下的肉都在激荡,那场面,就像一个巨大的人肉叉烧包在滚动,起码乔岚是这么以为的,她站在封啓祥侧后方,忍俊不禁。

  “祥哥,真的是你!!!你回来啦,我不是在做梦吧,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说你一走就是四年,也不给我来封信什么的,我整天提心吊胆,不知你到底什么情况,有时候还梦到你被人死了,哎哟,那场面,太惨烈了……”汤圆公子呱啦呱啦说个不停,旁人根本插不了话,好似他也不需要人回答,就是一个劲儿地说,说着说着,他眼里就泛起了泪花,“你怎么才回来。别人错怪你,你倒是跟他们争辩啊,凭啥要走,你走了,不就跟做贼心虚似的,你不知道,他们说话有多难听。”

  “我也是迫不得已,才不得不远走他乡。”封啓祥无奈道,四年了,他这位挚友不但心更宽,体更胖,这张嘴也愈加地啰嗦了。

  这位汤圆公子叫重可钦,礼部侍郎重岭阳的嫡次子,兄长太优秀,把他衬得一点都不出彩,所以他虽然也是嫡子,却从小就不受重视,他和封啓祥本来也只是认识,但封言勇壮烈牺牲后,封啓祥逐渐被边/缘化,两人颇有种难兄难弟的感觉,于是就玩到一块了。

  重可钦盲目地崇拜着封啓祥,五六年前,十二岁的封啓祥建议他提早为自己做打算,十一岁重可钦果真就开始认真谋划自己的人生。当时家里的买卖没人主持,他主动站出来挑大梁。官宦之家,嫡子不从商,否则会被人耻笑,但他义无反顾地做起了买卖。

  如今,他做买卖做得风生水起,活得颇为自在。(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