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零三章 八抬大轿

第四百零三章 八抬大轿

  一行人站在树荫底下,日头斜斜地晒过来。

  重光不得不提醒激动得忘乎所以的重可钦,后者猛地一拍脑门,“你看我,高兴过头了。翔哥快里面去。”他招呼着封啓祥往里去,转头看到封二,还点了一点头,最后才注意到乔岚,他一愣,问道,“这位小娘子是……”

  一般来说嫁做人妇的女子会把头发全部盘起来,像乔岚这样,还留下一撮的,就有点模棱两可了。

  乔岚没想到他的话头突然转到自己身上,这时候,她应该向对方行礼,但自从穿越过来,她就没做过女孩家姿态,而且未出阁的女子与已嫁做人妇的女子行礼也有所不同,于是乎,她的脑子就这么短路了。

  封啓祥没有给乔岚太多左右摇摆的机会,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接上重可钦的话,“乔岚,你嫂子。”

  “哎呀!”重可钦猛然发出夸张的叫声,“居然是嫂子!真是失敬失敬!”他赶紧凑过去给乔岚行礼,经过封啓祥时,不轻不重地擂了他一拳。

  重可钦给乔岚行了对长者才用的拱手礼,“小弟重可钦见过嫂子。”

  乔岚僵在当场,不知该如何应答。她抬头看向封啓祥,生气地瞪着他。封啓祥仿佛没看到她的尖锐的视线,撇开头看向旁边的花花草草。乔岚差点气绝,回过头郑重其事地对重可钦说,“小女子当不得重公子大礼。他跟你说着玩儿呢,你还别当真。我跟他没成亲,丁是丁,卯是卯。”

  “啊?!”重可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敢说的女子,虽然他不喜欢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女子,但温柔娴淑是必须的,最起码不能当众拆人台,何况还是他翔哥的台。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祥哥一句好,她居然弃如敝帚。

  这种时候,是爷们就该发火了吧,重可钦转头,却意外地发现封啓祥还保持着那一份淡然,说,“的确还没!等忙过这一阵,我会骑着高头大马,用八抬大轿迎娶你,断不会委屈了你。”封啓祥第一次将他的心意说得这么直白,然而,因为他前科累累,乔岚以为他在调侃她。虽然误会了吧,她的脸却不可抑制地热起来。怕下不来台,她生气道,“谁……谁要嫁给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呵……”封啓祥轻笑出声,虽然被乔岚博了面子,但在他看来,乔岚并未拒绝,只是脸皮薄,冷不丁被人提起亲事,有点扭捏罢了。

  重可钦重新审视封啓祥,才发现他淡然的神色下其实隐含着愉悦。

  他不由地在心里啧啧称奇,他和封啓祥虽然不是从小玩到大,但对彼此还是很熟悉的,他知道,封啓祥从小就是一副又狂又跩的样子,后来家变,人跩不起来就变阴沉了,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旁人轻易走不进他的心里。

  重可钦再看向乔岚时,目光灼灼,心想,既然翔哥喜欢,那我一定要帮他抱得美人归。

  封啓祥复而戴上面具,跟着重可钦往里走。

  在主人家的带领下,一行人穿过小院落,经过大院落,走过弯曲的游廊……乔岚闷闷地跟在后面,那一声声嫂子喊得她心烦意乱,旁边美不可胜收的景致也提不起她半点儿兴致。

  跟着走上两段楼梯,还要往上走的时候,乔岚才注意到,这里已经二层,再往上就是三层了。三层的建筑,在讲究接地气的时代可不多见。她还听见了隐隐约约的行酒令,于是她猜这里八成是酒楼

  乔岚猜的没错,这里的确是酒楼。酒楼名叫重记,是京城,乃至岂国都不多见了三层建筑。原本只有两层,几年前,封啓祥建议加高一层,重可钦立马请工匠加盖,动作之快,等重家人发现,已经上梁了,为了这事,才到重可钦的手还没捂热的重记差点就被收回去。

  由于民众对高楼的偏见,后来加盖的第三层基本没什么人上来,相比总是爆满的一搂和二楼,这里不要太冷清了,但也有人专门冲着第三层来的,他们觉得这里站得高,看得远,最重要的是人少,乐得清静。

  重可钦无不自豪地说,三楼有六个包厢,除了他自己用的一间,其他都被人预订了,而且都是长期预订。“二皇子就派人订了一间。”他推开一扇门,然后往右指了指,“就是这间,给足了银子,却很少来。”

  二皇子?!听到这个名字,乔岚下意识看向封啓祥,果不其然看到他的脸色黑了几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还有得加强他娘和未出世妹妹的仇……

  进屋后,乔岚便开始用精神力探索旁边的屋子,将里面的一景一物记下来。之前,她曾动过暗杀二皇子的念头,要是成功,能省多少事儿啊,但操作性不强,成功率太低,她只是想象而已。

  只要二皇子进了隔壁的包厢,她在这边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他……暗杀的念头再次萌生,而且愈演愈烈,仿佛吹着春风的野草一样,疯狂地生长起来。

  乔岚忙于在脑海里给二皇子安排各种死法,这么一来,她倒是娴静起来了。

  重可钦和封啓祥正在叙旧,当然,都是重可钦讲得多,封啓祥偶尔应答两句。

  重光亲自端来几样精致的吃食,有冰粉,冰糕,冰镇水果……炎炎夏日,这些东西可真不是一般的诱人。另外两个人忙着说话的时候,乔岚一点不客气地先吃起来……

  重可钦跟封啓祥讲着封家的事,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他讲的,封啓祥差不多都知道,但却没有打断他,因为不给他说痛快了,他今晚可能会失眠,但重可钦讲到了一件事,提起了他的注意。

  他的二堂哥封其进四年前多就跟兵部尚书李寻郇的嫡女李冉冉定亲,按理说,早就该成亲了,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而且……封啓祥神色莫测,开口问道,“你说有传闻,当初跟李冉冉定娃娃亲的人其实是我,然后李家人嫌我没爹没娘,更是没了继承爵位的机会,才偷梁换柱,转而说给封其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