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零五章 深谙此道

第四百零五章 深谙此道

  乔岚是女子,带着面纱遮颜很正常,然而,封啓祥戴着面具居然也没有人觉得奇怪。

  去年回京的一个武官因为面部受到重创,伤疤十分狰狞,常年带着面具,京城一个面部有大块胎记的的小姐也学着给自己弄了一个精致面具,她的闺中好友为平衡她的心里,举办一场必须带面具的宴席,然后面具就流行开了。

  去年秋狩,太子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带着一个黑脸面具去猎场,体弱多病的他居然亲自射杀了一只麋鹿,据说那只麋鹿看到他的面具就吓得一动不动……

  大街上,戴着面具的人不多,偶尔路过那么一两个……

  封啓祥和乔岚在来来回回的人群之中穿行,两人的穿着打扮很贵气,即使在京城的贵人圈也没有比下去,兼之封啓祥的个子还很高,故而十分打眼。

  京城里谁不是人精,脑子稍微好使一点的人对京城的贵人子弟如数家珍,然后看菜下饭,按等级接待,以免得罪人而不自知,突然看到两个没见过的公子夫人,纷纷猜测这是哪家的。最近,京城调令频发,上调下降,京官外调,地方官回京每天都在上演,所以京城生人面孔很多。

  京城地界,一块砖砸下来,砸死十个人,也许有九个都跟达官显贵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没权没势,上头也没人的乔岚很有自知之明,亦步亦趋地跟在封啓祥身后。

  天塌下来,他高,他顶着,有人找麻烦,他强,他扛着,至于她,还得留着小命回去二十一世纪找爸爸和救姥爷呢。

  想法虽然有点儿自私,但乔岚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封啓祥当成她的倚靠。感觉到自己终于成为乔岚唯一的倚靠,封啓祥很受用。

  日头很晒,天也很热,撑着伞也不顶用,乔岚热到受不了,眼前的封啓祥连伞都不撑,面上还带着面具,看起来却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她很想跟他说找个地方坐下来凉快凉快,但话一开口,就像示弱一样,她坚决不开这个口,然后,她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自己的异能来。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乔岚打开绝对领域,把自己笼罩在其中,开始是一米,然后慢慢收缩,收缩,收缩……最终,绝对领域仿佛一层薄膜覆盖在她的身上,绝对领域里温湿自调,比空调还管用……

  丫的,怎么早没想到!当初我何必上封啓祥的车呢,搞得现在不上不下的。

  封啓祥其实也热,但还能忍受,他的确在等着乔岚开口要求他点什么,但很快他就发现,烈日之下,乔岚竟然没有半点儿不适,仿佛如鱼得水一般。

  乔岚也抬头看向他,一脸期待,“你什么时候去办正事?”

  “……”封啓祥默。

  随着日头渐渐升高,在路上瞎晃悠人慢慢的也少了,大家都躲在家里或两边的店铺里乘凉。封啓祥撩了撩已经快升到半空的日头,转身进入一家名为品茗茶馆。

  乔岚刚穿越过来,为了探知这个陌生的时空,就曾经去茶馆听风,并了解了不少事情,如此看来,封啓祥也深谙此道。

  封二给了小二一锭银子当小费,小二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对封啓祥那个热情啊,亲爷爷都没这待遇。

  通过旁边的楼梯,走上二楼的包厢。

  同是包厢,也是分档次的。看在那锭银子的份上,小二给安排了一间既能看外边车水马龙,又能看里面大堂的包厢。他殷勤地把桌子椅子擦了又擦,擦了又擦。之前都是封二跟他说话,他也没能直接跟贵人对上,眼下当然要瞅着空打听必要的消息,“小的才到京城不久,之前没见过二位,不知怎么称呼?”瞧这话说得,多圆滑,先把自己放在孤陋寡闻的位置上,即避免有眼不识泰山从而招惹贵人不快的祸事,也问出了想问的问题。

  伸手不打笑脸人,封啓祥言简意赅,只说了一个字“杨”。

  “杨公子失敬失敬!”小二一边答一边在脑海里搜索京城数得上明的杨姓世家,还真有几个,但该认得的都认得,难道是亲戚?一时间拿不准注意,他转向乔岚,却更拿不准了,两人看起来也没有夫妻的感觉,这女子也不知该喊她小姐还是夫人。

  犹豫了一下,小二决定略过乔岚,继续跟封啓祥说话,“杨公子想要吃点什么,我们这儿有……”他开始滔滔不绝地念茶榜菜单,封二靠过来,站到他跟前,递过去一个小罐子,“用这个,沏两壶茶上来。”

  “呃……好!”

  被打发走的小二点头哈腰地退出去,打开小罐子一看,哎哟,居然是洞庭碧螺春,闻着味儿,还是今年的春茶,得一两千金吧!嘿嘿嘿,拿走一点点也没什么的吧……

  小二也是爱茶之人,客人有好茶,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揩一点出来,这是常有的事,不过,这回,他身后传来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这一罐是五两三钱,两壶茶得用四钱,故而回头这罐子里的茶叶必须四两九钱,不能多,也不能少。”

  小二回过头来,悻悻地笑着,“那是自然,必须不多也不少。”乖乖,吓死小爷了。

  封二很了解茶馆的作风,也不是他非要这样抠着抠着,实在是这茶叶有价无市,就这一小罐,用去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弄到手,说多了都是泪,谁让少爷就好这一口呢,回头让乔姑娘给少爷沏茶得了,就是街边的粗茶,少爷也甘之如饴的吧……

  被店小二忽略的乔岚生着闷气,她觉得店小二一定是把她划归于封啓祥,才会略过她的。她不好直接表明心中的不满,于是借题发挥道,“你什么时候去办正事?”

  封啓祥用无比认真的眼神看着乔岚,说,“陪你就是在做正事!”

  他表现得太认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认真,乔岚却是不信的,“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受不住。”

  “你不信?”封啓祥已经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自己的心意表现出来,但为何她不信呢?

  “不!”乔岚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信!”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