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零七章 偷香的贼

第四百零七章 偷香的贼

  回到鲁园的时候,封四还没回来,封五倒是先回来了,一道的还是玉溪。

  小娃儿居然还是骑在一匹枣红色的小马驹上迎接她的,小模样,别提多得意了。虽然是一只千年妖物,但太想炫耀了,所以他才会如此这般,出现并卖弄起来,“乔岚,你看,小马驹,我的,叫后裔。”骑在小马驹上,他几乎可以和乔岚平视,这让他更加得意了。

  乔岚还沉浸在这小破孩子居然真如她所想的那样没义气,心里正不爽着呢,一听他居然还给小马驹起了个名字叫后裔,后裔不就是一口气射掉了九个太阳的家伙嘛。

  “阳雪招你惹你了,她还怀着崽子呢,你就这么埋汰她。”

  “什么?!”玉溪一愣,不知道乔岚的话题怎么突然就转到阳雪那儿去了,“说什么?我怎么埋汰……”他话一顿,心里已经明白过来,于是小萌爪指着乔岚,生气道,“你非要对号入座,还含血喷人。”

  “以后这小崽子得叫夸父!”乔岚说完,也不理会玉溪,抬起脚往院子里走去。玉溪催促小马跟上,“呔,你才追着太阳跑呢,你全家就你一个追着太阳跑。”

  “再嚷嚷,我就给它改名叫草泥。”

  “啊啊啊啊啊,不准,不准,不准……”

  封啓祥静默地跟着,看着乔岚和玉溪打嘴仗,虽然跟小奶娃斗嘴有失体统,但他一点也不觉得乔岚失仪。后裔、夸父和草泥好似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他不甚了解,却也不问,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会知道的。

  傍晚时分,去护国寺周边探听消息的封四才回来,按照他所探知的情况,护国寺周边果然有不少人埋伏着,熟面孔要去护国寺还好,但要是生面孔,尤其是女的,估计不容易。

  封啓祥安抚乔岚说,会有妥帖的办法带她进去,让她稍安勿躁,等候几天即可。

  乔岚心想,我倒是想勇闯护国寺,但我也得走得出鲁园才行啊,你只差派人直勾勾地盯着了,我还能到哪儿去?

  这天晚上,乔岚继续睡在昨晚那间屋子里,那张床上,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屋这床是陆多给自家主子封啓祥准备的,所以她睡得心安理得,还好,今晚偷香的贼也不在鲁园。

  入夜后,封啓祥换上夜行衣后离开鲁园。他要亲自回侯府封家探消息。

  封二总觉得此行过于危险,劝他等等封一他们几个回来,但封啓祥一定要今晚去,而且只带封二和封四,封五留下来守着鲁园的主院,确切地说守着乔岚,确保万无一失。

  自从被软禁起来,封广信就没再出过东院。身边除了张晋之,也没了旁的伺候的人。他就是一只猛虎,被人拔掉了尖牙和利爪,然后困在牢笼里,只等着取取虎骨泡酒。

  封广信的身躯依然挺拔依然伟岸,但儿孙的狠绝到底是伤了他的心,他的精神已经大大不如前。现在强撑着,也不过是为了撑住这个家。他心里虽然不愿承认,但他却真的渴望再见一见孙儿封啓祥。

  十天前,张晋之将东西送去后返回,也带来了封啓祥的消息,封广信本来还要强做姿态,我不想知道那不肖子孙的事,别跟我说,说了我也不听。按照他所想的,张晋之就该跪下来求他了。谁知张晋之给了他一句,既然您不想听,那我也就不说了吧,省得你心烦。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后,还是封广信先妥协,你姑且说一说,我姑且听一听。张晋之从善如流,把封言英和封其进派杀手的事说了,把封啓祥想瓮中抓鳖的事也说了。

  听了张晋之带回来的消息,虽然对封言英和封其进的失望又加深了一层,但封啓祥的应对深得他的心,封广信忍不住细细盘问起来,祥儿现在有多高,祥儿可抡得起斩月刀,祥儿可有相好的女子,祥儿……祥儿……

  之前的问题,张晋之还答得上来,后面的……封广信就指着他的额头骂他失职,张晋之回敬他说,我姑且这么一说,你也姑且这么一听,把他噎得哑口无言。

  张晋之离开桃庄的时候,封啓祥还处于布局抓贼的阶段,所以他不知封啓祥抓了贼之后,也启程回京城了。张晋之不知道的事,封广信自然也不知道,他们更不知道,封啓祥正在往这边来。

  东院这边,除了偶尔过来洒扫收拾和送饭菜的奴才,唯一会造访的也只有封其荣。

  对于被亲爹和兄长软禁起来的祖父,他有了恻隐之心,偶尔会趁着夜色过来看看。一回生,二回熟,祖孙俩逐渐熟络起来。封广信也觉得这孙子是个可塑之才,于是想着法给他讲刀法讲战术。封其荣对他的每一句话都奉若至宝,总是琢磨了再琢磨,长进了不少。耳濡目染之下,他偶尔也会生出到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想法,但很快就打消了,他只是一名小小的禁军小队长,带兵出战,如何轮得上他,就算有这机会,相必也会被那爹那兄长扼杀的吧。

  虽然有点大逆不道,但封其荣真的期望亲爹和兄长所依附的二皇子不能成事,否则,不单止他,还有他娘,他祖父将只能消弭下去,直到死的那一天。

  这天晚上,封其荣又想去东院看看。

  东院的大门已经许久没有开启,翻墙又很容易被人发现,封其荣选择走密道。侯府大花园的假山有一块石头是松动的,搬开即可看到一个狭小的洞口,进去后只能猫着腰。这条密道通向的是东院最为隐蔽的花圃深处,也不知是谁弄的。他之所以能发现这条密道,还是托他娘所养的白兔的福。

  封其荣趁着夜色往大花园里去,小心地搬开石头,弯腰进去后又把石头恢复原状才继续往前走。

  在狭小的密道里爬剔着,眼前已经出现微弱的亮光,他没有多想,加快手脚的动作,正要爬出去,他敏感地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说时迟,那时快,他顺势一滚,斗转星移之间,他好像看到二哥了。转念间,他认定是亲爹和兄长终于忍不住要动手杀祖父。(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