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零八章 你的堂弟

第四百零八章 你的堂弟

  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直挺挺地插进洞口的泥土里,只留下一个刀柄在外头,要不是封其荣闪得快,他的头已经被对穿然后死死地钉在地上了。

  与黑白无常擦肩而过,封其荣被惊出了一身冷汗,眼看着密道的入口就在眼前,只要再一滚,就能顺着密道逃之夭夭,但想到祖父,他犹豫了,亲爹和兄长虽然不待见自己,但总不会杀了自己吧,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杀了祖父,虽然成功的机会微乎其微……

  犹豫的瞬间,封其荣错失了离开的先机。对方稍移几步,堵在密道的入口,然后伸手向他抓来。封其荣抽出短剑,挥过去,趁对方收手,他迅速起身拉开架势抵挡。对方也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再一次挥刀杀过来。

  彼此之间离得不远,但此时,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月亮,天地之间一片昏暗,看到的却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

  封其荣仓促应战,刀剑抵触,火花四溅。他见过自家二哥的武功招式,狠辣,极其狠辣,他这个野路子练出来的,如何是对手,况且短剑对大刀,吃亏太多,幸亏他最近跟祖父学了几招,才没有一开始就败下阵来。

  然而,来回不过十招,锵的一声,他手里的剑就脱手了,与此同时,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压在他的脖子边上。

  输人不输阵,封其荣倔强地开口说道,“就算你不承认,我还是得叫你一声二哥。二哥,祖父已经这样了,对你和爹的大业完全构不成威胁,为何你还不放过他。看在他过去也曾宠爱过你的份上,求你放他一马。”他说完,对方却没有吭声,手里的到也没有动的迹象,他有点疑惑,这不大像二哥一贯的作风,惯常这时候就该冷嘲热讽起来了,怎么会如此心平气和,难道是被自己的话感化了?!不可能!“二哥,封家的列祖列宗在上头看着呢,作为封家的子孙……”

  封啓祥一开始对上封其荣,的确带着很重的杀意,但过了两招后,他发觉对方的功夫套路似曾相识,小时候,那人也曾教过他这几招,因着这点,他不自觉地敛去杀意,先擒了再说,这会儿,对方的话又让他困惑起来,不是那边的人,那又是谁?旁系的人?看着是有点封家人的样子。

  封二过来回禀,“少爷,只他一个,没别的人了。”

  “嗯!”封啓祥沉着声音应道。

  听着两句简短的对话,封其荣就有点回味过来了,这时天上的云层恰好散开了些,月光洋洋洒洒地铺下来,让他看清正拿刀抵着自己脖子的人。

  认错人了!黑灯瞎火之下,觉像自家二哥,可明目一看,却一点儿也不像,对方长得比自家俊朗得多,而且身量也高一点,眉目之间,有点像……二叔?!

  封其荣的脑海里出现了二叔封言勇的样子,然后慢慢地与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想到那唯一的可能,他突然心潮澎湃起来,哎呀,我的男神!我的偶像!

  在不为人知的角落,封其荣对封啓祥有着一种超越兄弟情义的崇拜之情。从小,大哥、二哥和大姐就可劲儿地欺辱他,只有这个堂哥,贵为侯府封家最炙手可热的下下一任继承人,从没有看不起他,从没有对他说过一句不是的话,更不曾打他骂他,让他更崇拜的是,堂哥虽然只大比他一岁,却非常强悍,根本不怕大哥、二哥和大姐,他曾亲眼目睹堂哥揍了大哥,弄哭大姐,二哥见了堂哥还要绕道走,后来他又知道,堂哥能撂倒几个大人……

  封其荣因为封啓祥没有欺负过他而加以关注,又因为封啓祥间接帮他报仇而感激,发现封啓祥厉害到能同时跟几个大人打架之后,他的敬仰之情有如红河之水滔滔不绝,奔流向南不复返……

  察觉到对方情绪的风云变幻,眼下更是用一种无比憧憬的眼神亮闪闪地看着自己,封啓祥不由地皱着眉头,问,“你是谁?报上名来。”

  “我叫封其荣,十六岁……是……”封其荣刚想说出渣爹的名讳,突然刹住,他认为,这种时候还是不提渣爹的名字了吧,扫兴。“你的堂弟。你可能没什么印象,我不大出现在人前。”封其荣面色有点尴尬,也许说以前经常被给嫡兄嫡姐欺负的小不点,更容易让人记起来,但他却不愿这么说。

  “你怎么会在这里?”封啓祥还是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这都不重要,他干脆略过,“封言英派你来的?”他撩了一眼旁边的隧道,这隧道是他小时候让人偷偷挖的,没想到便宜了他人。

  “不不不不!”封其荣很想摇头加摆手,但脖子上还挂着刀呢,他不敢乱动,只能动动嘴皮子,“我过来看看祖父,没有谁派我来。”

  确定对方没有恶意,封啓祥才把刀放下来,“我就信你这一回,别给我耍心眼,否则,你会发现,死对你来说是一种奢望。”

  “额……”封其荣浑身一僵,呜呜呜呜,堂哥变得好可怕,比以前还可怕。

  近乡情更怯,封啓祥不知道进去后怎么面对里面那个人,封其荣送上门来,恰好让他先了解了解“敌情”。

  封其荣开口便是“祖父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很挂念你,想的那是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封啓祥冷眼一横,“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说重点。”

  “哦!”被敲了一记,封其荣才老老实实地把他所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他长期一来,一直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侯府封家的大小事,所以最了解封家的人,非他莫属。

  封其荣正说起封其进与二皇子之间不多的几次接触,院落那边有人腾腾腾地奔袭而来。封四心里一凛,身上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有杀气,还是冲着自己来的,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他当即向封啓祥告罪,“少爷,属下有事先走一步,请您见谅。”话毕,他人已经急速飞掠出去,瞬间跑了个没影。

  张晋之从院子里杀出来,瞪着空无一物的夜空深处,狠狠地啐了一口,“小兔崽子,跑得恁快!但愿你每一次都这么能跑。”(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