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零九章 祖孙针锋

第四百零九章 祖孙针锋

  张晋之唾弃完封五,才转头啓祥,淡淡然道,“哟,少爷,你什么时候到的?也不来函说一声,我好安排人去接你啊。  . d t . 你灯瞎火,冷锅冷灶的,多不好意思。”话说得挺客气,挺在理,如果忽略他淡淡的神色。“你去到通州找我,给了东西又说了那样的话,可不就是为了引我回京。”封啓祥的声音淡如止水,没有一丝情绪起伏,“现在倒要怪我不请自来。”“话不是这样说。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又怎么会知道你如何做想。你要来便来,要走便走,岂是我三两句话就能左右。”张晋之说完,也不给封啓祥再说下去的机会,他施施然把路让出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少爷,欢迎回来。”不用张晋之带路,封啓祥就知道该往哪儿走。小时候,如果说侯府是他的天下,那么东院就是他的据点。那时候,他总是在东院上窜下跳,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柱了如指掌,闭着眼睛都能从这边跑到那边,而不会撞到任何东西。几年过去了,封啓祥惊奇的发现,东院的摆设和构架基本没有变,还和记忆力里的一样,唯有草木枯萎颓败得不像话,好似许久没有人打理了一样,几棵松柏在顽强地存活着。夜色朦胧,封啓祥小心地触摸一棵松树,如他所料,在半腰处摸到了有几道深深浅浅的割痕,这是他小时候的身高刻度,每一道都是他爹亲自刻上去的,然,他爹战亡后,他就没有量过身高,也再没有人为他做记号……也许是近乡情却,也许是愤懑难平,随着脚下的路一步步接近记忆中那个地方,封啓祥的脚步不知不觉慢了下来,不知该如何面对与那人的相逢,刚离开封家那会儿,他就想,总有一天要让那个人后悔轻信小人,时间慢慢过去,因为中毒,他对大伯一家更是恨之入骨,连带的,他也愈加怨恨那个人,可以说,如果现在,他的身子还没好,那么,他的怨不会少,即便是在知道那人用心良苦的情况下……静默的书房里,封广信拿着一本兵书在/br>他认真,用视线一点点地描绘上面的字迹。兵书是他自己写下来的,里面一字一句,他倒背如流,此时,还拿出来不是为了的旧作,而是的注解。这些注解,有一些是他自己的字迹,但更多的却是他的二儿子封言勇在时候标注下来的,很详尽,也很在理,有些曾经让他忍不住拍案称好,但儿子走了之后,再翻出来木的心却是一阵阵的疼。他也不知道为何特别想翻一翻,虽然越翻越心疼。快十年了……因为权势,小儿子没了性命,因为权势,大儿子失了人性,十年前,他失去的不是一个儿子,而是两个。白发人送黑发人,有谁能体他的痛。为了保住封家的根基,保住小儿子的血脉,他把最疼爱的孙子赶出了家门。叽——门被缓缓推开。进来的人,除了刚才突然离开的张晋之,封广信不做他想,他甚至连头都没抬起来就理所当然地问,“又是谁来了?”他指的是大儿子那边的人。封啓祥没有应声,他站在门口处,远处伏案的人,此时,他的心情分外复杂。他爹常年征战在外,那人便把他带到身边亲自教导,所以在他小时候,那人扮演着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然而,自从他爹和他娘战死沙场,那人就变了。他失了双亲,那人非但没有给他安慰,还把他丢给部下日夜操练……虽然如此,他还是敬着那人,把那人当成唯一的倚靠,正因为如此,当那人要把他赶出封家,他才会格外怨怼。几年不见,他长大了,那人也老了,头发几乎白了一半,如山一样的身躯也不如过去伟岸,烛光下的背影显得尤其了寂。封啓祥的心违背他的本意,疼了。他在这边触景生情,封广信因为得不到回应,抬起头来,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怎么儿子活生生地站在眼。其实封啓祥的相貌随他娘,眉目没有他爹那么粗犷,老侯爷之所以会除了烛火摇曳,只能说,他实在太思念二儿子了。小熊,二儿子的小名堪堪到嘴边,封广信便注意到旁边的张晋之和封四,来人是谁,不言而喻。封啓祥察觉祖父第一眼己是震惊的是感怀的是欣喜的,他心里也有股触动几乎要喷涌而出,然后,他又眼睁睁地父的神色冷下来,眨眼间,快得他几乎以为方才那是错觉。封广信晋之冲着自己点头,确认周围没人盯梢后,他暗自松了一口气,却又虎着脸问,“谁让你回来的?谁允许你回来的!你已经不是封家人,夜闯封家,我不想对你动粗,立刻马上离开。”封啓祥收起心里生发的感怀,也收起方才觉得那人老了的想法。容貌虽然没有以前硬朗,但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洪亮,跟以前无数次训斥他的时候没差。“听说你被寄予厚望的儿子孙子软禁起来,我觉得大概会很精彩,必须不能错过。”封啓祥不甘示弱,立即呛回去。“滚出去!”“不会!”“张子!”封广信转向张晋之,拉着脸训斥到,“随随便便把一个外人领进来,干什么吃的!马上把他带走!”“是,立刻,马上!”张晋之连忙应声,但只是应声,没有行动,老侯爷心口不一,他必须深刻领域他话里话外的玄机。张晋之还好,这祖孙俩以前就是这样针锋相对,特别是二爷夫妇去了之后,两人更是没有心平气和的时候,他见怪不怪,可其他人……封四,哎呀,老侯爷好可怕,少爷居然还敢跟他呛声,好厉害!封其荣,堂哥怎么可以跟祖父顶嘴,这是不好的,但是,祖父也有不对之处,堂哥都回来了,还这样说他……(未完待续。)本书来自 /book/html/32/32442/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