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任他摆布

第四百一十一章 任他摆布

  封啓祥趁着夜色离开侯府封家,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他往西北方向看了看,此去五十里,有十万大山,而封家的祖坟就位列山间,另外,那里还有定远军数不尽的英魂在。

  是时候去一趟了!

  “封一和封三何时回来?”封啓祥发问,封二回到,“最迟明日傍晚便可抵达。”

  这时,封四闪现在他们眼前,煞有介事地回禀说,“少爷,属下事情办完了。”

  “……”

  夜半三更,京城禁宵,八道城门均处于关闭状态,一般人要出城,只能老老实实等天亮,但不管那个时空,总有例外。封啓祥三个到东门,守门的将领是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看到他们便过来施礼,“属下袁成运见过少将军。”

  袁成运也是定远军的旧部,家里还有点底子,封言勇战死后,谁都看出风向不对,家里动用了关系,把他调回京城,他不肯,还是老母以死相逼,才把他召回。跟绝大多数定远军旧部一样,虽然离开了定远军,但定远军的军魂还在,不死不灭,他们忠于封家骠骑大将军,之后才是上头那位。也就是定远军深陷泥沼之中,而定远军旧部也死的死,伤的伤,否则,封啓祥真有反意,揭竿起义,估计会一呼百应也说不定。

  “袁大人还请不要这般称呼小子,小子身无一官半职,当不得少将军这一名讳,是小子应该给大人行礼才对。”

  “当得,当得!你是咱定远军的少将军,以前是,以后也是。”袁成运憨厚地笑着,两排牙齿被乱糟糟的胡子衬得雪白雪白的。

  袁成运还要亲自去打开城门让他们出去,但封啓祥阻止了他。厚重的城门一经打开,哪怕只是一条缝,也会落入某些人的眼里,他却不想因此给袁成运带来麻烦。

  封啓祥与封二、封四登上十五米高的城墙,施展轻功一跃而下。

  回到鲁园,封啓祥几乎没有停顿,直接往主院的东屋走去,时间还早,也许能再偷个香,至少他是这么想的。

  进了院门,七弯八拐,眼看着已经到了,留守鲁园的封五适时出现,提醒他注意角落,他看过去,才注意到那里有四只绿油油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肖狼肖犬好不容易脱身,就寻着味儿找过来,察觉屋里的主人已经睡着,它们就趴在门口处假寐。

  喝过灵泉水,它们早以开智,原本视觉和听觉就灵敏,现在更是眼观四方,耳听八面,封啓祥的一举一动都落入的它们的监听之中,只等他走近后扑过去。它们还商量着,你咬左腿,我咬右腿……被封五坏了事,肖狼肖犬默默地回到门边守着,好似方才它们隐蔽在角落,是在堵老鼠,绝对没有想偷袭谁。

  封啓祥默,心想,岚儿养的孩子成精就算了,怎么连狗都成精了?

  正门有肖狼肖犬守着,封啓祥拐了个外,走远了去,然后跃上房顶……

  对于少爷这种梁上君子兼采花大盗的行为,封四有话说,封二眼疾手快,捂嘴拖走。

  封啓祥蹑手蹑脚地进入屋子,甚至没有惊动正在外间守着的小叶儿。他敛住身上的气息,走向放着轻纱的床帐。轻纱里,倩影若隐若现,魅惑着他一步步走近。

  走到床边,轻轻撩开轻纱,如愿看到一张美不可方物的睡颜,然而,也有意料之外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封啓祥深邃的眼眸微眯,盯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乔岚床上的玉溪。幸好天热,两人也不愿意挨一块儿睡,但这不能掩盖两人躺一张床上的事实。

  玉溪是半夜偷偷溜过来的,本意是问一下她接下来的打算,顺便进空间看看,但乔岚不理会他,兀自睡着,他闹了一阵,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玉溪睡得昏天暗地,然而,乔岚却是醒着的,她一向机敏,昨晚是招了道,才让封啓祥有机可乘,今晚,封啓祥进入这个院子,她就已察觉,包括他在门口与肖狼肖犬的对峙,但封啓祥偷偷摸摸进来的行径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不知道封啓祥到底想干什么,但三更半夜,鬼鬼祟祟,非奸即盗。

  黑暗中,她莫名有点紧张,放在里侧的手不知不觉捏起来。

  封啓祥缓缓伸手,越过乔岚,攥着玉溪的一条腿,把他提溜起来,然后走了出去,这一晚,他没再回转。

  被封啓祥小小地吓了一回,乔岚睁眼到天明,以至于早上精神不济。

  浑浑噩噩中,她再次任由小叶儿摆布,更衣,套鞋,然后是坐下来梳头,等她回过神来,头发已经被整整齐齐束在头顶,小叶儿正在调整玉冠的角度。

  乔岚诧异地看着铜镜里,自己居然一副男装打扮。

  “这是怎么回事?谁让你把我打扮成这样的?”

  小叶儿诚惶诚恐,立马给她跪下来,“少夫人,奴婢不好,奴婢有罪,奴婢甘愿领罚。”

  “起来,好好说话,我还没死呢,跪什么跪!!!”乔岚怒喝,她一向待下人宽厚,何曾这样严苛过,此时她却是有点迁怒了。她何尝不知道,小叶儿也不过是听令行事,至于是听谁的令,不言而喻。

  封啓祥坐在膳厅里吃着早膳,门口进来一个锦衣玉冠的翩翩少年,他登时眼前一亮。

  衣服是他特地让人准备的,白色云锦面料带着祥云暗纹,把人衬得如玉一般妙不可言,衬以腰间玉片腰带和头上的玉冠,整个人简直就是为了验证那句话“玉一般的公子”。

  “如玉一般的公子”此时心情很不好,脸色黑得能滴出墨水,“他”大马金刀地坐下来,黑着脸问,“你这又是何意?一声不吭就让人把我打扮成这样,我何时成了任你摆布的玩偶。”

  “你不是想去护国寺?”封啓祥自动忽略乔岚的黑脸,镇定自若地喝着百合莲子羹,“吃过早膳,我带你去。”

  “嗯?!”听说要去护国寺,乔岚脸上愠色稍缓,但眉头却皱了起来,“去护国寺就去护国寺,为何要我做这副打扮。难不成,女子还就进不得护国寺了?”其实对她来说,男装女装都无所谓,她就是不满这种被封啓祥搓圆捏扁的感觉。

  “男子终归方便些。”封啓祥抬眼,瞭了瞭乔岚,一副你小白,你不懂,听我的就对了的样子。

  “别拿那副眼神看我。就算你说得对,但好歹事先跟我打声招呼,别想一出是一出。”

  “嗯,乔弟说的极是!下回一定注意。”封啓祥貌似认真地回答,乔岚语噎,“……”你丫的,根本就是积极听取,绝不悔改。

  用过早膳,封啓祥要去书房商量去护国寺的事。

  乔岚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她有种很强烈的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被乔岚亦步亦趋地跟着,封啓祥表示很受用,这让他有种很强烈的被依赖的感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