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原是师徒

第四百一十九章 原是师徒

  乔岚在口头上占了便宜,实际上,却是一筹莫展。中通几个已经逐渐挪动步伐,对她呈包围趋势。几乎不用估算武力值,她就知道,一旦打起来,自己必败无疑。

  她用手指上的戒指试了一下,幸好空间还能用,这是她最后一张底牌了,不到生死存亡之际不能翻开。

  一想到自己突然间消失,眼前这几个人愕然的样子,她就无限惆怅起来,只因随之而来的麻烦不是她所能承受的,除非她就躲在空间里到猴年马月再出来。

  中通看出眼前这个少年的声色内荏,转念一想,会一阳指又怎样,年纪摆在这儿呢,估计功力还不到一成,否则方才也不会借助刀子才能杀人。

  “小施主,这事本与你无关,你何苦卷进来,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你十五六的年纪,尚且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你要什么,高官还是厚禄,但凡你说得出来,我们都一一满足,别的不敢说,七品以下官位,随便你选,我们大佛寺有这个能耐。”中通循循善诱,要不是乔岚一心回现代,可能还真给他说动了,但她心心念念末世中爸爸和姥爷,现在就给她当女王,她也不屑一顾。“口气倒是大,七品以下官位,还随便选!也不知你以什么身份开这样的口。”

  “你不信?”

  “不,我信!你们大佛寺为了某位皇子的宏图大志,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一个七品官而已,他还不至于驳你们这个面子。”乔岚无不讽刺地说。

  “你居然知道?!”忽略乔岚话里话外的讽刺意味,中通更诧异的是她居然知晓大佛寺与二皇子之间有所关联,而且看这小子懂得远不止这些,不行,决不能让他继续活着……随之,他看向乔岚的眼神也变了,变得十分狠绝。

  察觉中通的杀意渐浓,乔岚依然倔强地不肯后腿一步,当然,如若后退有用,她会毫不犹豫地退开,而且有多远退多远。“怎么,刚刚还许我以高官厚禄,转眼就想杀了我?这就是你们的诚意。与虎谋皮,还有个喘息的机会,你们这脸翻得可比翻书还快。”

  “小子,你知道得太多了!”中通向前进一步,要是此刻他已经知道舍利子被放在哪儿,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杀掉乔岚。

  “哪里哪里!”乔岚只当中通在夸她,“只知道应当知道的,以免那天遭人暗算,却不知道何时何处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穷途末路的时候,佛塔那边终于传来了动静,乔岚只听到后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阿弥陀佛!”

  援军终于出现了!她大喜。因为是背对着,看不到对方是圆是扁,但她很清楚地看到中通的脸色骤变,好似颇为忌惮。

  “师……”中通只失声说了一个字便打住,没有再说下去,脸上的神色甚是复杂,好似看着一个相爱相杀的死对头,恨不得指对方于死地,却又惺惺相惜。

  “中通,多年不见,你缘何不肯回头,反而越走越远,越走越错。”那个苍老的声音说。

  “一步错,步步错,孽已生,再怎么都是错。”说话时,中通神色苍茫,可见他心中也有悔意,因为错已无可挽回,便破罐破摔,继续错下去。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对方又说。仿佛被这句话戳中了痛脚,中通面向来着,勃然大怒,“苦海既然无涯,又哪来的岸,难道你的岸便是岸,我的岸便是海。你的岸与我的岸不同,又何苦强求于我。”

  “心外是海,心内是岸,佛在心中,外求皆假,自讨苦吃,尽求非我。”

  来人佛法深厚,满口禅语,直接讲得人云里雾里,起码乔岚是听不懂的。她维持着几分警惕,默不作声,心里翻滚着惊涛骇浪,老天爷啊,原来还是认识的,该不会又是一对死对头吧。

  来人已经走到身后不远,看着中通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她忍不住也扭头想看看来者是谁。

  中通几个一直在等乔岚的破绽,所以她的注意力才稍一分散,就立马发难,纷纷拿向她。乔岚仓促应对,节节败退,眼看着就要被擒住,后头有什么铺天盖地卷席而来,红了天,红了地,将她整个裹挟住,然后天旋地转之间,她又飞了……

  这一次,满心满眼都是红,她一点儿反应时间都没有,就着陆……哦不,是摔在地上,幸好落地后,她滚了几圈才停下来,得了缓冲才没有伤到。

  她坐起身来,扯开裹缠在身上的红绸一看,原来是一件袈裟,上头的纹路是金线绣制,间或还缀着闪闪发光的宝石,是高级货。环顾四周,她也才注意到,自己身在佛塔的青砖平台上,两步之外就是那两个武僧,这一回,他们没有驱赶她,好似默认了她的存在。再远一点,一个白眉白须,且眉毛比胡须还长,瘦巴巴的老和尚与中通缠斗起来。

  另外几个和尚冲过来,要抓拿乔岚,他们的脚尖触及青砖平台时,两个武僧二话不说,挥棍迎上去……这就是有准入和没准入的区别。

  这一下,乔岚也终于安心了,她起身来,顺便把袈裟扯开,刚要甩到一旁,台阶上另外两个武僧豁然转身,面向她,手里的棍子……脑子里灵光一闪,乔岚连忙把袈裟披到身上,然后那两个武僧果然回归原位,在台阶上站成两尊仿佛没有生命力的雕塑。

  原来……乔岚顿时无语得无以复加……

  她踮踮脚,略过武僧和大佛寺和尚,看向两个老和尚的打斗。她的援军有点不给力,看上去面容枯槁,形销骨立,好似不推他,他都有可能倒下的可能,几次险些被撂倒。虽然中通的状态也不多好,但相对老和尚来说,却好太多。

  两人还一边打一边“聊天”。

  “中通,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为师度不了你,唯有你悬崖勒马,及时回头。我佛慈悲,会饶恕你的。”

  “住口!!!既然当初不保我,由着那些人把我当妖物活活烧死,现在还来跟我谈什么师徒情谊。要不是齐王,我早就化成一滩死灰。从火里捡回来一条命后,我发誓,余生只做两件事,杀了要烧死我的人以及助齐王上位。我本不欲针对护国寺,然,护国寺挨着齐王的大业,你们唯有死路一条。”

  “你明知道他出生时,天魔星当值,乃千年罕见之凶相,如他成事,必定给着人世带来惊世浩劫,人人得以诛之,你却反其道而行,有悖天意。”

  “有何不可,生于我是地狱,死于我亦是地狱,生和死又有何区别。既然我已在地狱中,世间之人自然要与我一道共赴黄泉。”

  “你已魔障,悔之晚矣。”

  两人对话一字不差地传入乔岚的耳中,令她收获匪浅。首先,她知道那俩不但认识,还曾经是师徒,其实,因为老和尚一次见死不救,那啥通心里就扭曲魔化了,转身投入地方的阵营,跟老和尚对着干,第三,齐王什么的,原来是煞动天地的魔星……

  眼瞅着老和尚打不过那啥通,她用手做喇叭状,高喊到,“老和尚,你都这样了,还是别逞能,赶紧进来,这里有武僧护着。别跟他们硬碰硬。”你这把老骨头,要说折了,我是内疚呢还是内疚呢。

  老和尚勉强挡下中通招式的同时,还给乔岚回话,难得他没有再说禅语,“铜塔武僧只认袈裟,不认人。”也就是说,他没了袈裟,过去一样会被驱赶。

  “嗷!原来如此!”撕开两半还能用吗?乔岚摸了摸袈裟上的金线和宝石,很自觉地把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建议咽下,就是能用,老和尚也不允许的吧。那边,老和尚又喊话了,“小施主,老衲绝用。我师父了尘大师的舍利子是否在你身上?”

  乔岚默默地看了一眼台阶上的武僧,佛塔上的武僧,嗯,很好,很安全!于是回答道,“没错,是在我这儿!”(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