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众矢之的

第四百二十八章 众矢之的

  封啓祥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他瞠目欲裂,想要去救援,但因为要去的地方是绝对禁入的青石平台,被他挑衅在前的武僧如何能让他前进一步。

  分心的时候,他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棍,退出青石平台之外,口中吐出的血液消融在水中。此时,他也憋不住气,急需换气,否则只有溺毙一条路。

  那个武僧竟然也不再攻击他,反而向乔岚,哦不,是现场出现的第五个人袭去。原来,就在乔岚遭袭的时候,一个黑影出现了,用比武僧更快的速度挡在她跟前,徒手拦下武僧的棍棒。

  得救之后,乔岚才看清那人的样子,却又被吓了一大跳,那根本就是一只巨大的蛤蟆,然而,看在它确确实实为她挡下武僧一击的份上,就算是蛤蟆也是一只好蛤蟆,加上它还披着护国寺的法衣,嗯嗯,是友非敌。

  当然,乔岚所以为的蛤蟆其实并非蛤蟆,而是蛙人空缘。

  空缘把绝用大师安置好之后,知道师父的情况愈遭,随时有可能仙去,只是师祖的舍利子未能归位,师父必定死不瞑目,为人徒弟,绝对不能让师父带着遗憾离开,于是他在水里暗中观察了一阵,就直直超乔岚这边来了。他打小就生活在水里,虽然比不上有绝对领域的乔岚,但比起其他人,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他之所以能第一个找过来的原因。

  空缘救下乔岚后,翻身拉着她的手就跑,但却不是跑路,而是往青石平台里面跑。

  乔岚大骇,“等……别别别,我不想去去去去……”她的话被拉伸在水里,无限绵长。空缘速度极快,居然比武僧还快,但也只是稍微快那么一点点,所以乔岚扯在身后跑,而那两个被激活的武僧则步步紧逼。

  另外三方人马也都派了人下水搜索,但他们能闭气的时间不长,每隔一段时间就得上浮换气,然后再潜下,如此反复。

  经过掐算,中通知道那个少年并未淹死,而是依靠一种奇门异术,好好地待在水底。许是知道金银双塔的规矩,只有护国寺现任主持才能进入,故而他也没有太着急,只要向圆不在,一切都可以慢慢来。他满以为可以慢慢来,却不知人家已经开启了竞速模式,用生命在奔跑。

  空缘带着乔岚率先抵达金银双塔的基座,当他的手触及基座的青石借此向上爬跃的时候,整个天湖都受到了猛烈的激荡,其中青砖平台四周的一百零八个武僧又被激活了五十二个。他们无一不将目光投向盘在双塔基座上,一步三跳往上飞跃的空缘和乔岚。

  乔岚就像一个便宜包袱,被拎着甩着,要不是她还有绝对领域加持,早见阎王爷去了。她屡次想用绝对领域剥离空缘的钳制,但鬼使神差,她没有这么做,也许是因为知道了对方的目的,也许是因为对方那股不顾一切向前奔跑的精神……

  哗啦一声,空缘拎着乔岚冲出水面,最终站在金塔前面的汉白玉台阶上,与此同时,四周也出现了不下四十个武僧。

  封啓祥紧接着也出现在水面上,只是他本身也是武僧的重点打击对象,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别提去帮乔岚一把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乖孙儿!!!”郑神医站在天湖边上,指着金塔前的人儿大声疾呼,这眼力,也没谁了,也多得他这一声呼喊,所有人都发现了乔岚的踪迹。

  乔岚俨然成为众矢之的,那画面,已经不能再美多一点。幸亏武僧的防御对象是无差别的,包括已经顺利闯入圣地的空缘和乔岚,也包括其他进入他们防护范围内的所有人。因为越来越多入侵者,剩下的五十四位武僧也活范了,纷纷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空缘和轻功卓越的封四是一类人,功夫不怎样,跑得倒挺快。虽然手上还有乔岚这个包袱,他愣是憋着一个劲儿,跑成了一阵风,躲过一波又一波袭来的武僧。

  别问为何他们不直接进塔,却在外面兜圈子,因为金银双塔连一扇窗一扇门都没有,他们不得其门而入啊,可不就得死命地兜圈儿找入口。

  郑神医回头揪住正要在旁边的空零,“那些是你们的人吧,为何敌我不分,追着我小徒儿不放。你们是不是故意的,啊,是不是故意的。那是我郑神医的小徒儿,快让他们停下,否则老夫就发飙了,老夫不发飙则已,一发飙,成片成片的死,敌我不论。”

  “老……老……施主……”对于将自家师父带来的郑神医,空零很想对他表示崇高的敬意,但老头儿太闹腾,而且闹起来要人命啊。他被揪着揪着,差点透不过气来,“不是……不是我们……护塔武僧……谁的话也不……不听,只要是进入双塔的范围……就……就……”

  活了七十多岁,郑神医不是没听说过护国寺的事,对于通天宝塔的事也知道一些,包括这里的武僧,他不客气地把空零扔到一边,正要去救援,不期然看到刚刚被他带来的向圆居然一派祥和地盘腿坐在不远处的地上,此外,还有十八个和尚坐在他旁边颂法,怎么看怎么惬意。

  十八个是什么概念,如今能上来天湖圣地的护国寺和尚,统共不过四十个,就有一半在这里闲坐着瞎扯淡,不干正事。什么叫正事,救自己小徒儿就是正事。

  郑神医怒了,风风火火地奔过去,要是这群和尚不给他想想办法把小徒儿捞出来,他就把向圆那小子扔下山去。空零及时拦在他跟前,“老施主止步,主持正向佛祖祈祷疏文。”

  “祈什么祷,疏什么文,我小徒儿卷进你们护国寺的破事,还你们护国寺的武僧追杀,小命都快没了。”

  “主持正是要救小施主。”

  “救?!”虽然不明所以,但郑神医还是稍稍冷静了些,出家人不打诳语,也不是不可以信一信,“你们要如何救人?”

  空零语不惊人死不休,说了两个字,“禅位。”(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