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乔岚收徒

第四百三十四章 乔岚收徒

  肃穆庄严的护国寺内殿里,佛香弥漫,众佛像展露着谜一样的微笑。十几个虚字辈的和尚一字排开,其中有两个还得旁人搀扶着才能站起来。

  乔岚僵坐在蒲团上,她从未想过收徒,一如她从未想过拜师,事与愿违,有人上赶着给她做师父,还有人上赶着给她做徒弟。她是注定要离开的人,留下这么多羁绊,她还走得了嘛。如今这场面,实在令她为难,想将就将就吧,从第一个扫到最后一个,她却又点不下头。

  在护国寺一干殷切的眼神中,她左右为难,打算随便收一个,把烫手山芋抛出去,转眼瞥见殿门缓缓地打开了一个缝,一个小豆丁艰难地推开厚重的殿门,也许是用力过度,一时收不了势,他就摔了进来,结果又被门槛绊到,直接倒栽葱,那一下可把小豆丁摔狠了,但他愣是没发出一点儿声音,呲着牙咧着嘴,慌慌张张地爬出去,生怕被人发现……

  这一幕太有喜感,乔岚差点笑出来,好吧,她没忍住,真的笑了。

  向圈就坐在乔岚旁边的蒲团上,他顺着乔岚的目光看出去,正好看到小豆丁趴在门槛上,要翻出去。他连忙向乔岚告罪,“主持请息怒,那是空得带回来的孩子,法号虚云。空得便是之前……”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怒了?乔岚抬手阻止向圈说下去。空得是谁,她知道,不就是把她推进护国寺这个火坑里的游僧嘛,但人家已经以死明志,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那小和尚还挺好玩……

  因为虚云是空得带回来的,原先空得忍辱负重,自求离去然后潜入大佛寺,护国寺上下对虚云就格外容忍,对他的一些调皮捣蛋,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空得横死,在座各位对他更是怜惜,生怕新主持发难,向圈又让座下弟子扮黑脸,去驱赶虚云。

  虚云是跟着虚风过来的,原先在殿外等着,小娃儿好奇心重,趴着门口看看怎么回事,结果一个不留神就摔进去了。“嘿嘿,空了师伯……”虚云一脸挫败,任由空了像拎小鸡仔一样把他领走。临走,他转头再次看进内殿,如愿看到师兄虚云……的后背,稍微错开一点,却是一张笑意凌然的脸,他知道,那是护国寺的新主持,然后新主持开口了,“等一下!”

  乔岚突然开口令很多人的心都悬了起来,唯恐她心生不满,惩罚虚云,要是按照寺规来,虚云最起码得面壁思过一个月以上,禁闭结束后挑一个月的水,砍一个月的柴火……

  虚云又被带了进去,过程中,空了叮嘱他过去了要怎么做,说什么话。到了乔岚跟前,虚云老老实实跪在蒲团上,有模有样地行礼,“护国寺第三十一代弟子虚云,参见主持。”糯糯的声音配上那张糯米团子一样的脸庞,再加上那副故作严肃的表情,乔岚差点又没绷住又笑出来。“你几岁了?”

  “弟子今年五岁半!”虚云规规矩矩地地回答乔岚的问题,只是在回答之余,他不时抬头偷瞄乔岚,说是偷瞄,他小人儿做起来,跟明白直白地看没什么区别。

  旁人看来,绝对会觉得虚云没规矩,但在乔岚看来,却觉得这孩子有灵性。她又陆续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而后话锋一转,“你可有师父?”

  “有!有!有!我有师父。”虚云朗声回答,好似有师父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我有空得师父,不过他出远门了,等他回来,我就拜入他的门下。”空得离开护国寺,还是在三年前,那时候虚云不过是个小奶娃,记不得事,对于空得,也仅剩下是个模模糊糊的背影,如山一样高大,如海一般伟岸。

  在座的,除了后面来的虚字辈一行,其他人都知道空得已经以死明志,回不来了,看到虚云充满期许的眼神,他们都不忍告诉他真相,孩子还太小,经受不住啊,只是……

  “你空得师父已经死了!”乔岚毫不犹豫地扔出一枚响雷,把其他人炸得七荤六素,主持啊,不带这样的,虚云还小,你好歹委婉点吧。

  主持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云云,向圈都如是想着。

  乍一听空得师父已经死了,虚云一愣,转头看一众师叔和师叔祖,虽然他们拼命忍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还是看出来了,恰恰是这样,也说明的确出事了,再看向乔岚,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泪水。

  在下边跪着的虚风心急如焚,几次想起身,过来安慰虚云小师弟,被乔岚凉凉地瞥了两眼,他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继续跪着,但一颗心始终牵挂在虚云身上。

  虚云第一声抽泣还没出来,乔岚厉声打断他,“打住!不许哭!你空得师父为了护国寺的荣耀而战,虽死犹荣。因为他,了尘师祖的舍利子才得以归位,因为他,护国寺才免于覆灭。他是一个了不得的人,我们都以他为荣,你这会儿要是哭了,就是给他丢份,让他蒙羞,还可能脏了他轮回的路。”

  虽然虚云六岁不到,但乔岚的话,他却是听懂了,空得师父救了护国寺,他是个英雄,作为他的徒弟,更应该坚强。哭声硬是梗在喉咙里,眼泪也生生地别回去,虽然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很是难看,但到底是忍住了。

  对于一个堪堪六岁的孩子而言,面对巨大的悲痛,能忍住不哭,实属难得。

  乔岚面上还维持着严厉的表情,但她的嘴角已经忍不住微微勾起。呵呵,果然没让我失望。

  哎呀,还是主持厉害,三两句话就搞定虚云了。说到底,我们之前对虚云的宠爱还是过了头。护国寺的诸位老少大小和尚一致认为。他们面上露出了类似于欣慰,高兴,愉悦的表情,只是他们的新主持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拿后世斗地主来说,就是甩出了四个二后又甩出两个王,炸得他们毫无招架之力。“你空得师父死前,将很多事情交付与我。我便也继承他的遗愿,替他做完剩下的事。虽然他没有说到你,但想来他也是放心不下的。现在的情形是,我需要一个徒弟,你缺一个师父,如此,你可愿意做我徒弟?”

  “主持?!”旁边惊讶声四起,连稳重的向圈大师也表露出诧异来,新主持十来岁,已经刷新护国寺主持的年龄下限,她要收虚云为徒,过后势必要禅位,但虚云六岁不到啊,这也太……太……太……(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