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三十五章 缘之所起

第四百三十五章 缘之所起

  护国寺的一众和尚在震惊过后,面面相觑。对事不对人,让一个不满六岁的孩子当护国寺主持,任谁看来都过于儿戏,然而,很遗憾,乔岚是认真的。甭管什么主持不主持,如果说今天一定要她收一个徒弟,那就只能是眼前这个。

  作为这里辈分最大,年纪最长者,向圆大师代开口道,“主持,虚云才六岁,心智尚未稳定,如何能当此大任……”

  “怎么,你们看起来好似不大认同?让我收徒的是你们,有意见的也是你们。”乔岚淡淡地看着他,“难道我收徒儿,还得你们同意不成?”肖狼肖犬就守在乔岚身边,察觉她起了情绪后,也第一时间炸毛,对向圆大师一行呲牙裂齿,低吼着,警告他们对自家主子放尊重点。

  向圆大师默了一下,“事关护国寺兴衰存亡,理应谨慎行事。”有些话不能讲得太明白,彼此之间心知肚明就行。乔岚的脾气也上来了,都是你们逼的,还不兴我自己拿点主意,正当我是傀儡呢。“每个人所见所遇到的都是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缘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这还是了尘大师跟她说过的话,她转赠给护国寺一干人。气归气,道理还是要讲的。

  名人名言,顶过其他话语一箩筐。这不佛语一出,向圆大师就怔了一下,转而欣慰道,“阿弥陀佛,是我等着相了。枉我等参悟佛语半生半世,竟不如主持透彻。”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对乔岚的话深以为然。

  全场最懵懂的当属虚云,他不解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只知道自己就要有师父了,怎么大家不同意,是师父太年轻了?还是我太小了,不对,虚来师弟比我小,都拜空没师叔为师了。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虚云以一百二十八岁的高龄寿终正寝的时候,他的徒子徒孙这样形容他,“……师父/师祖翻着跟斗来到祖师爷跟前,现场佛光一片,佛语潺潺,这便是缘之所起……”那个所谓的翻着跟斗,自然就是虚云被门槛绊了一下所摔的跟斗的美化版。

  郑神医和封啓祥两人杵在庭院里。郑神医自然是千般万般看不顺眼封啓祥,简直就是看他前面就不顺眼到他后面,看他的头就不顺眼到他的脚。按理说,封啓祥也不待见这郑神医,两人此时应该大眼瞪小眼才对,但此时此刻,封啓祥却兀自陷入了沉思之中,没工夫跟郑神医大眼瞪小眼。

  他始终想着,方才乔岚突然冷落的他的事。人虽然回来了,但那种触碰不到的感觉愈显,这让他心里猫抓狗挠一样难受。

  有封一几人的情报网,封啓祥对岂国的局势了如指掌,然而现在,他却觉得有必要从头梳理一遍,因为那不共戴天的仇恨,二皇子必死,因为那一道圣旨,五皇子必须上位……

  封啓祥招来封一,让他禀告岂国眼下的局势,而且大事小事都必须详细地说一遍。

  封一有点诧异,因为他所掌握的消息,其实已经系数上报,而且他知道自家少爷记东西一向记得劳,记错记漏这样的事不可能会发生。疑惑归疑惑,封一还是将他所知道的事,事无巨细地说给封啓祥听。

  张晋之抱着玉溪守在不远处,他发现三少爷对他怀里的小奶娃一点儿都不待见,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就算了,少数几次看过来的眼神,怎么这么渗人,而小奶娃也不待见三少爷,只是频频看向护国寺内殿的方向……哎,果然是侯爷想多了。不得不说一下,虽然他一直在否定侯爷封广信的话,但私心里他还也希望这孩子是三少爷的。

  张晋之脑子里充斥着各种想法,原先以为乔公子为了让三少爷死心,选择当着他的面出家,只是现在三少爷面上的神色只是凝重,不像是痛失所爱的样子……年轻人的世界太复杂,他看不懂啊。

  玉溪一改常态,不哭不闹,异常安分地窝在张晋之的怀里,但其实,他的耳朵一直支楞着,关注内殿里的情形。

  他没有乔岚的精神力,但他的耳力不是一般的好,除了不能在脑海里形成实际性的画面,他能听个大概,并脑补出一副波澜壮阔的画面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乔岚被逼上梁山后又被逼着跳崖。

  外头这么多人守着,唯有玉溪知道,乔岚有了便宜师父之后,又多了一个便宜徒弟。他听戏听得津津有味。对于乔岚收徒这事,他觉得喜闻乐见,因为他是乔岚的弟弟,那么那个便宜徒弟也应该称呼他一声“师叔”,呵呵,师叔,想想都可乐,师侄是什么?是用来祸害的!

  之前密信传不出护国寺,外面的人尚且收到了一些风声,但只知道护国寺被锦衣卫包围,大祸临头了,随着锦衣卫的撤退,护国寺的惨案不消片刻就传遍了京城各个角落,闻者无不震惊,甭管这是谁的手笔,居然堂而皇之地拿一国之寺——护国寺开刀,这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卢兆金所持圣旨不假,他的确得到了那一位的旨意,去护国寺抓拿朝廷钦犯,如遇抵抗,格杀勿论,但却不包括在护国寺大开杀戒,眼下,卢兆金已死,妥妥的就是整件事的替罪羊。

  护国寺作为一国之寺,拥有众多信徒,他们也许不敢公开与皇权叫板,为护国寺伸冤,但他们心里对罪魁祸首。

  以耿直出名的邢御史在确定消息后,第一时间书写了急奏上报,他的奏章只是略提了卢兆金,最后弹劾的是齐王,他旁征博引,将齐王的狼子野心剖析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不过,这份奏章经过层层上递,虽然最终呈到了御案纸上,但那一位翻开之后只瞭了一眼就没再看。

  这一天,邢御史一直跪在御书房外,不肯起来,求那一位正视法度,严惩齐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