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在算计谁

第四百三十六章 在算计谁

  收徒的事基本上已经敲定,剩下的也就顺理成章了,只要按部就班,收徒,禅位……

  乔岚还以为很快就能甩手离开护国寺,但向圈大师他们居然商量起沐浴、净身、斋戒、焚香等等各种仪式,光一个斋戒,就要七七四十九天,也就是说,她至少要在护国寺待四十九天,后面还有超度护国寺亡灵。

  据说那还是简化版的主持禅让仪式……

  简化……乔岚的头皮一阵阵地发麻,要知道,向圆大师收她为徒,并把主持之位传给她,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到她这儿,居然要四十九天还多,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我说,既然都简化了,何不最简化。你们看,向圆……哦不,师父收我为徒,加上禅让,也就半个时辰的事。你们也知道,我的身份有异,不便还是次要,就怕夜长梦多,再出意料之外的事。”

  “主持,你说的不无道理。”向圈这么说,乔岚还道他同意了,其实不然呢,他只是为了后面的话才附和她一句,“按照原先的禅让仪式,还需诵经九九八十一天除去心海凶戾燥气,克制邪物,镇压**,方可进行下一步,然,主持你原本非佛门中人,虚云也还小,诵经八十一天过于勉强,此处略去不提,其他……都省无可省,还望主持稍安勿躁,”

  “我现在是不是护国寺的主持?”乔岚这问题过于诡异,连向圈大师都蒙圈了,“是……是主持,没错!”

  “既然我是主持,你们是不是应该听我的?”话说到这儿,她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向圈面露难色,“话虽这么说……”

  乔岚也不等向圈把话说完,双手一拍,合起来,“就这么说定了,一切从简,一切从简,现在该干嘛干嘛去,我也得回去了。”说完,她从蒲团上站起来,作势要离开,旁边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喊,“主持!”、“主持!!”、“主持!!!”……

  肖狼肖犬立马蓄势待发,寸步不离地护在乔岚身边,喉咙里发出沉沉的低吼声。

  “吼~”怎么,仗着人多,想欺负我家主人!

  “吼吼~”滚开,不然休要怪我不客气。

  “乖了!”乔岚安抚性地拍拍两小只的头,让它们镇静下来,“没事的,他们不是坏人。我们只是有事商议,不是吵架。”

  “吼!”商议什么,都听我家主人的。

  “吼吼!”对,我家主人永远是对的,不许有异议。

  “师父……”虚云也站出来,用一种类似于孩子看双亲才有的目光看着乔岚,“你不要徒儿了……”

  乔岚不是圣母,但她有一个弱点,对自己人特别容易心软,比如虚云,在她说收他为徒的那一刻,已经被划归到自己人的行列,现在被他用这么一种濡慕的眼神看着,想到自己这会儿要是走了,这孩子得摊上多少事啊,她就无可救药地妥协了。“怎会,说了收你为徒,就收你为徒,绝无虚言。”

  好歹帮这孩子把事情捋顺再走。乔岚又在蒲团上坐下,单就是坐,不盘腿,没办法,腿麻了。

  如若玉溪在这里,一准要高唱几句“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虽然妥协了,但该争取的还是得争取一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乔岚成功地把时间缩短缩短,再缩短,最终缩到了三七二十一天,即她还得在护国寺待二十一天才能离开。

  殿外,郑神医闲着无聊,见封啓祥一脸凝重,好像在谋划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决定去呛一呛这小子。也许是他面上带着的坏笑太明显,封二和封五拦在他跟前,不让他靠近。

  又不是什么精贵的人物,我还不想靠近呢。郑神医隔空喊话,“小子,瞧你那蔫坏蔫坏的表情,又在算计谁,别不是我小徒儿。话我撂这儿了,有我在,你休想再利用他。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去。”

  郑神医满心期待有人能附和他,拌拌嘴,打打架,也好消磨消磨时间,只是封啓祥并不接茬,甩了他一句“不知所谓”,就没再搭理他。

  “哎呀呀呀,你个小疯子,敢拿鼻子跟老夫说话,不知尊老,寡廉鲜耻……”郑神医暴起,就要去教训封啓祥,封二和封五联合抵挡,三人打成一团。封五和封五联合起来,堪堪与郑神医打个平手,后者也不是真要打谁谁谁,只要有人能让他发泄一下多余的精力就好。

  庭院因为三人的打斗,变得热闹起来。

  护国寺内院这边,殿门叽地一声打开来,出来一个身宽体胖的和尚,缓步走过来。郑神医立马收手,窜过去,“喂,和尚,你们要扣押老夫的小徒儿到什么时候,速速把他放出来,否则,老夫必定搅得你护国寺不得安宁。”

  “阿弥陀佛,贫僧空余。”胖和尚站定,面带弥勒佛一样的微笑,“老施主可是姓郑?”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郑某人。别不把老夫的话当一回事,老夫发起疯来,连佛祖的面子都不给。”面对一团和气的空余,郑神医只觉得胸闷。空余依旧笑得童叟无欺,六畜无害,“贫僧绝无轻视郑老施主的意思。主持让贫僧出来请郑老施主进去,有事商议。”

  “嗷!小徒儿有请。”郑神医脸上立马阴转晴,“走走走,这就去。”走两步之后,他又停下来,转身看向已经站在他身后的封啓祥,“听到没有,我小徒儿要见我。你小子,继续在这儿杵着吧。”

  封啓祥想跟上,空余谦和地向他施礼,“主持的确只请了郑老施主,这位施主留步。”

  觉得自己压了封啓祥一筹,郑神医笑得这叫一个酸爽,“嘿哈哈哈哈……”

  “……”封啓祥微恼,但并未表露出来。

  封啓祥的镇定令郑神医不淡定了,他打包票,这小子一定在打什么坏主意,不过,怎样都好,只要涉及小徒儿的话,他一定不会让这小子得逞。“哼哼!”他用鼻子哼哼两声后,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庭院那头的护国寺内殿走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