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玩火自焚

第四百三十八章 玩火自焚

  继郑神医之后,胖和尚空余又出来了,他施施然走到张晋之跟前,说主持召见乔小施主,即玉溪。

  张晋之看向前面背对他们,一声不吭,兀自散发寒人气息的封啓祥,在心里感叹了一声,把玉溪交给对方。空余抱着玉溪,淡定而从容地走回护国寺的内殿,只是当他经过封啓祥的时候,后者开口了,“等一下!!!”

  “阿弥陀佛!”空余站定,转身施礼,“封施主!”

  “我乔弟什么时候与我回去?”封啓祥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他一厢情愿地以为是护国寺扣押了乔岚,虽然他也知道不可能,但他需要一个借口来掩盖乔岚不愿意见他,也不会跟他回去的可能性。

  “此乃护国寺机要,不可为外人道也。”封啓祥有了怒意,空余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挂着弥勒佛一样的笑容,“封施主,你心中有执念,执念是火把,助你穿过黑暗,然,火势太大,也可能玩火*******空余也只不过是想劝封啓祥,凡事不要过于强求,顺其自然就好,但他的话听进封啓祥耳里,却十分的刺耳。执念,执念,执念……不就是让他放弃乔岚嘛。执念,他不否认,但那又如何!不容易与人交心,一旦看中,那就认定了。

  这个时代的人,不但三妻四妾,还强调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封啓祥想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已属异类,现在,他又有了非她不可的想法,更是异于旁人。

  虽然各种不满,但封啓祥还是放过了空余,他也知道,根源在乔岚身上,与旁人无关。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帮晋王上位的决心,圣旨下来的那一刻,乔岚哪怕是跑到天涯海角,只要她活着就是他的人,即便是死了也是他的鬼。

  封啓祥想得很好,但他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异时空的说法,人没死,却活在他看不见,摸不着的地方。

  那扇厚重的门缓缓打开,又慢慢地合上,留在宽敞庭院里的只有封啓祥一行,仿佛被孤立出来的一样。

  玉溪很顺从地让空余抱着,进入内殿,他就不住地张望,还以为能看到他的师侄,但内殿里一个人都没有,待拐入佛堂后面的静室,才看到乔岚,只一人,旁人都不见了,他的小师侄也没了。他就挣扎着,让空余放他下地然后迈着小短腿,腾腾腾奔过去,像普通小奶娃一样,扑进乔岚的怀里,奶声奶气道,“乔岚,乔岚……”

  乔岚朝空余点点头,作高深状,“空余,我这里暂时没事,你先去帮向圈大师他们筹备各项事宜,我一会儿到。”空余应声离开,待他走后,乔岚嫌弃地把玉溪推到一臂之外,“好好说话,别装成小奶娃,我腻歪到不行,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呢。”

  “哼!”玉溪立马收起脸上濡慕的神情,斜睨着乔岚,用鼻子哼了一声,“我的小师侄呢,哪儿去了。还没给我这个师叔敬茶呢。”

  虽然不拽屁不玉溪,但他这副模样,怎么这么欠蹂躏呢。乔岚情不自禁地把玉溪拉到眼前,可劲儿地揉他面团似的脸蛋,“哎哟,还小师侄,还敬茶,你真是好大的脸面啊。你咋不上天呢?你咋不与太阳肩并肩呢?嗯?!”

  “晃开偶,晃开,不……不口气了……”玉溪的脸啊,被揉成各种形状,他下了死力气挣扎,才逃脱乔岚的魔爪,后者意犹未尽,还想再揉一会儿,可他已经躲开老远,“流氓,女流氓!!!”

  “切!揉一揉,又不会少块肉,小气鬼。”被控诉的乔岚浑不在意,还饶有兴致地看着怒火中烧的玉溪,“呵呵,你要是猫的话,这会儿,身上的毛就炸起来了。”

  “……”玉溪语噎,敌强我弱,不宜硬碰硬,但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对,十年未晚,等我长大了,要她好看。这么想着,他才稍稍压制住熊熊燃烧的怒火,故作正经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些有的没的。到底什么回事,赶紧一五一十,仔仔细细地给我说清楚。”

  “我怎么看着你脸上写着‘欠蹂躏’三个字呢。不是要小师侄嘛,过来,带你去找。”乔岚招招手,玉溪却躲得更远了,甚至拿起一只小木鱼和小木槌当武器,“别……别过来!”活像一副人家要欺凌他的模样,虽然事实上也差不离。

  逗了玉溪一会儿,乔岚才把今天所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简明扼要地说给他听,时间有限,等会她还要去看望她的便宜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她得去聊表孝义。

  玉溪一边听,一边吐槽,“老天爷,你还真是敢,就不怕异能突然间不好使,淹死在水里?不过,水底下好玩不……那么多人护着,护国寺到底是怕死啊还是怕死啊,不过,里面也没活人啊……我知道我知道,那只大蛤蟆其实是个人,丑到没朋友……破塔里真这么神奇,再往上,岂不是就上天了,你怎么不想办法去看看呢,没准就能回去了,哎不行不行,不能留我在这儿……那老秃驴又出现啦,还好我没在,不然又被他附身,做奇奇怪怪的事,说奇奇怪怪的话……”

  乔岚自动忽略玉溪的絮絮叨叨,继续说下去。说道后面的关键部分,玉溪连吐槽也忘了,不自觉地走过来,在旁边的蒲团做下,本来乔岚忙活一场,啥也没得到,他照例是要刺一刺的,只不过乔岚已经说起了尘大师给她看的姥爷和爸爸的境况,她的声音悲伤得令人难以消解,“那女的是b基地派出的卧底,在爸爸的基地,人人都敬着她,称她大小姐,她想将错就错,顶着我的身份活着,但爸爸一直没有放弃找我,她就暗地里阻挠爸爸找我……只是阻挠还好,就怕她因为得不到爸爸的认可,一不做二不休,再联合b基地的人……”

  乔岚的神色跟她的声音一样充满悲哀,看着是说给玉溪听,但其实她已经无法自拔地陷入负面情绪之中。

  她的姥爷将那个超级大卖场当成据点,俨然成为称霸一方的丧尸王,单就这样还没什么,起码姥爷还活着,额,如果半丧尸状态也算活着的话,但他的存在仿佛碍着了全人类的眼,明明他只是因为心底深处的那一丝丝牵挂而守着那个地方,并没有主动去祸害人,那些摄于他的王霸之气而趋之若鹜的丧尸更是比别的丧尸规矩得多,那些倒毛盎然的伪君子就打着“拯救人类”的幌子,一而再,再而三地进攻,企图剿灭她姥爷一行,待这些人死在姥爷的手下之后,其他人又把账加算在姥爷头上。

  爸爸的老a基地对大卖场的丧尸持容忍态度,也成为了其他基地讨伐老a基地的主要借口。

  乔岚的眼里泛起了泪花,她好想好想快点回去,回去帮爸爸,回去救姥爷。难得她也有表现得这么无助的时候,小骄傲玉溪心软了,两只小手巴上乔岚的脖子,用力抱住,“没事的,没事的,姥爷和爸爸一定会没事的,我们很快就能回去,揭穿小****的真面目,再把姥爷的意识唤回来。”

  “嗯!”乔岚哽咽着回了一声,“了尘大师说你是金莲子,可净化万物,你可以帮我救姥爷,是吗?”

  “会的,只要我能,我一定帮你救姥爷!”玉溪只求乔岚别哭,所以也不管什么,先答应下来再说。

  “谢谢!”乔岚问声瓮气地说,心中郁结之气顿时去了大半,其实她是真伤心,不过既然玉溪上赶着送温暖,她怎能不顺水推舟。

  该说的都说完了,也该做正事了。乔岚收拾收拾情绪,要带玉溪去看向圆大师。玉溪乖乖地让乔岚前者,往侧门去,他一步三回头,乔岚问他看什么的时候,他犹豫再三,还是问了,“那他怎么办?封啓祥!”

  乔岚顺他的视线看向殿门方向,好像能透过几重墙壁,看到外面正在焦急等待的人一样。她垂下眼帘,最终转身,只留下一句“终是要走的,何苦牵扯在一起,长痛不如短痛!”

  莫名地,玉溪突然有点同情起封啓祥来。佛教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