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

第四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

  乔岚因为不知如何面对封啓祥,才从侧门出去,只是当她在空余的带领下,走上游廊,往向圆大师所在的方丈室走去,前方却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这货怎么会在这里?!

  乔岚站定,想着这时候换条路走,是不是能避开。那边封啓祥已经有所感知并回过头来,却也并不说话,单就是望着她,但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好像在无声地控诉着什么。

  “呵呵!”避无可避,乔岚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封兄,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不算巧!”封啓祥远远地站着,平静地说,“我特意在这里等你。”这话说出来,即表示他知道乔岚想要避开他,所以才在这里守株待兔。

  “呵呵呵呵!”这种时候,乔岚只能继续干笑,“原来你找我的,有什么事?我这儿也挺忙的,要不你先寻个地方,歇歇脚,我忙过再去找你。”

  “你会去找我?”封啓祥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质疑,他有理由相信,如果他不找来,乔岚一定不会主动去找他,以前如此,现在……好吧,他的怀疑是正确的,乔岚一心想着回现代,为了日后少些牵扯,她要和封啓祥划清界限。只是她还是太着急了,完全不给封啓祥反应的时间。

  这个转变太突然,他根本不知道乔岚为何突然就不待见他了。难道是因为那什么主持之位,还是她在塔里碰到了什么。

  封啓祥百思不得其解。

  他也不等乔岚回答,往前走两步,推开旁边的寮房们,然后走了进去,这模样,倒像是对这里很了解似的,但再怎么了解,这么自来熟,真的好吗?

  封啓祥进去后,门口也敞开着,没有关上,这意思不言而喻等着乔岚“自投罗网”呢。

  乔岚心里戚戚,犹豫着,是当做不知道,继续往前走,还是进去与他说清楚,但要怎么说清楚呢?最终,她打定主意,不与理会,但转眼,人就站在了寮房里,门在她身后啪地合上,而她身边只有肖狼而已,这还是肖狼动作够快,窜进来,否则它也被封二他们抵挡在外面。

  “吼~”肖狼压低着头颅,冲着封啓祥低吼着,警告意味十足。乔岚轻轻拍了拍肖狼的身子,让它冷静下来。肖狼用鼻子哼了一声才不情不愿地收起攻势,但依旧盯着封啓祥瞧,顺便警惕房梁上的封一。

  哎,你们这么可爱,让我怎么舍得丢下你们。

  乔岚觉得,真到了离开那一天,最让她舍不得的,也许不是陈月牙,不是封啓祥,而是把她当成全世界的两小只——肖狼和肖犬,她有点担心,她离开后,两小只会不会到处找她,而且,一直找,一直找……

  打算跟乔岚密谈的封啓祥,看到肖狼乱入,心中已然不满,待乔岚因为肖狼而闪了神,他就愈加不满。他觉得这时候,乔岚的注意力应该全部放在他身上才对。

  人不能跟一只畜生争风吃醋,况且封啓祥也不承认他吃醋,注意到乔岚身上还穿着灰白色的衲衣,莫名觉得刺眼,再一想到她被加封的护国寺主持身份,他的脸一黑,冷冷地开口,“这破衣裳,你还要穿到什么时候。”

  乔岚回过神来,才注意到,封啓祥的脸色比起方才,更臭了,仿佛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事实上,她还什么都没做呢。她假装傻白甜,惊叫一声,“哎呀,我怎么还穿着这个。”说完,就要去扯身上的衣服,其实,她不是真要脱,不过是想撕破某只纸老虎的面皮罢了。

  封啓祥没料到她快人快语,甚至还要当场脱衣裳,说到底,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甭管是因为什么脱,终归是寡廉鲜耻,上不了台面的事。他心里顿时有千万面鼓被擂响,咚咚咚,闹得慌,“别……先别脱!”

  眼瞅着封啓祥白皙的脸上泛起一层异样的红,乔岚却依旧一本正经,“我这护国寺主持不够地道,还是脱了吧,别埋汰了这身衣裳。”

  “不许脱!!!”封啓祥指着乔岚,大呼小叫起来,此时他不单止脸红了,连耳朵尖都热乎起来。“你是女子,怎可光天化日之下,在男子跟前宽衣解带,你的礼义廉耻呢,你的妇德呢?”

  “光天化日不可在男子跟前脱衣裳,你的意思是让我晚上脱?”也就是乔岚这一缕来自后世的幽魂,才会讲出这么寡廉鲜耻的话来,换个其他女子试一试,估计只有青楼女子才有得一比。

  “你!!!”这样的话,身为男子的封啓祥听着尚且面红耳赤,他惊于乔岚居然会这么不要脸,私心里又怕她男扮女装久了,忘了女子的规矩,是他还好,若是别的男子……他清咳几声,“听着,男女授受不亲。女子的肌肤只能夫君一个人看,决不可让其他男子看到的。如果未婚女子被男子看到肌肤……”说到这里,封啓祥很诡异地顿了一下,脑子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幸好只是一闪而过,他还没忘记自己是要明媒正娶乔岚的,“那就必须嫁给他。”

  “原是如此!”乔岚笑得一脸狭促,她可不就是想看封啓祥脸红的样子。注意到她的表情,封啓祥才恍然发现自己被带跑了,差点忘了正事,“别转移话题!你为何避着我。”

  “我并无避着你……”刚刚被抓包的乔岚,弱弱地回了一句,怎么看怎么心虚。事实如何,大家心知肚明。封啓祥挑挑眉,“既然你说没有,便是没有吧。眼下,我希望你与我说实话,佛塔里的事,不方便说便不说,但你接下来作何打算,总要说与我知,我也才好与你一道谋划。”封啓祥不是不好奇乔岚在金塔里的事,但金塔可以直达上天,事关天机,他不希望乔岚说出来,因为泄露天机要受天惩的。

  封啓祥的话在情在理,前提是,乔岚不一心离开这个时空,回去现代的话。(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