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等我回来

第四百四十一章 等我回来

  乔岚不明所以,刚刚封四只是与封啓祥耳语了几句,她没听清,就见封啓祥脸色一沉,能让他变脸,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出事了?”

  “齐王在暗地里调动兵马。”多的也无需再说,他必须立即行动,无论齐王想做什么,都不能让他得逞。

  乔岚一惊,齐王暗地里调动兵马,这是要发难的节奏啊?不妙!大大的不妙!!如此突然,也不知那个晋王有应对没有?她跟封啓祥站一块儿,也就是上了晋王的船!

  特地让郑神医稳住那一位的病情,也就是想稳住岂国的江山,然而,不单止那一位不按常理出牌,齐王也是如此,明明那个位置还悬而未决,他就开始铤而走险,做一些孤注一掷的事情,先是冷不丁派人过来剿灭护国寺,这事还没完呢,他又要发难?!

  “是否是因为护国寺的事,他自觉罩不住,要先下手为强?”乔岚阴测测地想着,但转念一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对,凤阳离这里有十天车程,他不可能这么快收到消息,也就是说,他等不及了,早就谋划了这一切。”

  封啓祥将乔岚这种类似于自说自话的做法当做是慌了神,有点心疼,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安慰道,“别慌,他只是暗地里动作,可见还是有所顾虑。晋王这边已有成算,真要打起来,赢面也有一半半。时局动荡,我顾忌不得你,幸而你还是护国寺的主持,这阵子你先待在护国寺,我把封二留下来保护你。”

  国难当前,护国寺虽然是齐王的眼中钉,肉中刺,但依旧岂国最安全的地方。亲眼见证过护国寺渡劫成功,依然巍峨耸立在天湖山上,他对护国寺深以为然。他还不知道乔岚即将把主持之位禅让出去,能将她置于护国寺的庇荫之下,那劳什子主持之位也变得那么顺耳起来。

  “我一时半会还离不了护国寺,你更需要人手,故而人你还是带着吧。”心里纵有千言万语,此时却是欲语还休。乔岚任由封啓祥拉着自己的手,没有挣脱,这时候,再顾忌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就矫情了。“你……小心!”

  得了乔岚一句关心的话语,封啓祥心花怒放,“嗯!你且等着我回来接你,我们一道回通州历山。其实他还有很多话要说,但事不宜迟,他紧了紧手里握着的柔荑,随即放开,用怀里拿出一个镯子,套入乔岚的手腕上。墨色的镯子与金色的佛珠靠在一块儿,并不突兀,也衬得乔岚的手越发白皙。

  “我不能要……”这镯子通体乌亮,即便是不怎么识得玉器的乔岚一看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凡物,无功不受禄,她怎好白白拿封啓祥这么贵重的东西。私相授受,这不更加撇不开了嘛。

  封啓祥不让乔岚要脱下玉镯,如是说,“这个玉镯是我娘留下的,辟邪保平安,先借你戴着,保你逢凶化吉。”他没说这个玉镯是封家的传家信物之一,给乔岚是认定了她这个人,秘而不宣,也是怕吓到她。两情相悦固然皆大欢喜,倘若乔岚不从,他也不会放手,再则,他也有自己的小骄傲,他觉得乔岚实在没有理由看不上他,以前那些个蜂拥而至的烂桃花也成就了他的底气。

  隐身于房梁上的封一忍不住瞭了两眼被封啓祥送出去的玉镯,人还不是自己的人,就把传家之物送出去,不问家世,不看门户,看来真是非她不可了,罢了罢了,只要不是男子,他最终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既然封啓祥都这么说了,那就先拿着吧,也好给他留个念想,“我先帮你拿着,你可一定要回来取。”乔岚明白,封啓祥要做一件事,一般人阻止不了,比如他现在要送自己这么一件玉器。她对他要去做的事没有什么概念,大抵是去给晋王出谋划策,带兵打仗什么的应该还不到火候吧,毕竟才十七八岁……

  乔岚到底还是现代人的思维拗不过来,想着十七八岁还小,当不得领兵打仗的重则,她不知道,封啓祥的祖父封广信十六岁挂帅,他爹封言勇十三岁开始上战场历练,封啓祥这还是被时运耽误了,才拖了家族的后腿。

  封啓祥在乔岚跟前,看着她,黝黑的眼珠子一动不动,好像要把她牢牢地印刻在脑海里一样。面对他灼灼的目光,乔岚的脸微微发热,差点扛不住。封啓祥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出去后,他又吩咐封二留下,务必护乔岚周全。封二的功夫仅次于封一,更重要的是稳重,把人交托给封二,他可以放下半颗心。

  乔岚以为,凤阳离京城有十天车程,无论是飞鸽,快马还是轻功,这半天时间也不够消息一个来回,所以齐王根本就已经按讷不住,接连铤而走险,事实上,屠戮护国寺是齐王安排的,而暗地里调动兵马,也是齐王的手笔,他根本就没有好好待在凤阳。

  三十万镇西军已经投入齐王的麾下,他的封地凤阳也在岂国的西边,可以说,就算坐不上那个位置,单凭着镇西军和凤阳,他也能在岂国西部为所欲为,过得比皇帝还快活,别提京城里还有他的母妃成贤妃为他谋划,还有众多爪牙为他所用。

  但他要的从来不是拥兵自重,而是天下为他所用。

  因为护国寺拒不支持他继承大统,甚至一度坏他的好事,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他决定杀鸡儆猴时就拿护国寺开刀,本以为一帮不识好歹的臭和尚而已,杀了便杀了,没想到开局失利,非但没能杀光,还被了尘大师的舍利子归位,兼之绝用大师也圆寂了,护国寺被诸神摒弃的说法不攻自破,其神圣不可侵犯的形象和地位也愈加巩固。

  事情一经曝出,他头上妥妥地扣上了一顶“冒犯神明”的帽子,这事不可谓不严重,尤其是在他还没能继承大统的情况下。他不怕天下人唾弃,但也会顾忌这事最终会影响他的大业,于是乎,悄然调派兵马,准备发难。(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