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封家死士

第四百四十三章 封家死士

  封啓祥动用了内力才缓缓推开陵墓厚重的石门,虽然久未开启,里面并无沉闷之气,仔细体会,还有极为轻微的风从里面吹出来。

  进了陵墓,首先映入眼睑的是封家两百二十一幅先辈的画像,从最初的他按照规矩上香祭拜之后,转身步入内室。

  里面也是依山开凿,切割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密室,每一间都摆放着一个或两个厚重的石棺,封家唯有正室才能葬入祖坟,哪怕是平妻,也是爱葬哪儿葬哪儿,祖坟不行,个别有三个石棺,那也是亡妻之后的继弦。

  封啓祥目的明确,沉稳而迅速地拐到一个密室前,站定,将手抵在石门上,但却迟迟没有动静,里面躺着的正是他的双亲,如今他碌碌无为,一事无成,愧于面对他们。他没有进入双亲的陈棺之所,缓缓放下的手不断地收紧,攥严,最终转身继续往里去,待到功成名就之时,携她前来祭拜他们,才是最大的孝。

  封啓祥要去的封家陵墓最核心的地方,随着脚下的步伐,凉意袭袭,而且越是靠近,越是寒冷,地上零星有了一些白色的霜雪,顶上也逐渐出现冰棱。他手脚冻得发僵,不得不催动内力驱寒,才能继续往前走。

  拐过一道石墙,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天然洞窟,洞窟里满是晶莹剔透的冰凌,冷切心扉。洞窟的中间是一个十分坦荡的平台。封啓祥走到平台中间,将手按在冰面上,催动内力,气旋所到之处,平台上的霜雪纷纷融化,露出一个圆形的图,图案中间是宝树图案。

  封啓祥伸手在宝树的纹路上摸索,拿匕首抠出宝树最中间的宝石,然后从大拇指上褪下花样繁复的金扳指,对准抠出宝石后所留下的凹槽纹路,用力一按,金扳指完美地陷入凹槽之中,不余一点儿空隙。

  封家死士是封啓祥的曾曾祖父封游列培养出来的杀手,统共一百名,启用次数不多,但每一次启用都挽救封家免于毁家灭族。金扳指是唯一的信物,只要有封家血脉,拿着金扳指都能启动死士。金戒指传到封广信之后,封家便没有遇到什么不能化解的大危机,死士也没再启用,以至于很多人以为封家死士不过是传说罢了。

  传说中“封家难,扳指出,宝树开,宝石滚,死士现”,这十八个字,仿佛童谣一样流传了许多许多年,然而,因为只是传说,所以没有人当成一回事。封啓祥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也是机缘巧合。那时候,他从得知爹娘死讯到爹娘的灵柩转移至此就没有哭,因为太难过了,所以没有哭,封广信便把他带到这里来,然后留下他一个人。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他哭了,哭得很厉害,泪水源源不断地滴淌下来,融化了部分冰霜,隐隐约约露出了宝树正中的宝石……

  那天拿到金扳指,尘封的记忆席卷而来,他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耳边则缭绕这“十八字童谣”。

  金扳指已经放进宝树里,按理说,死士应该现身了,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要不是金扳指如此贴合地镶嵌在宝树里,封啓祥简直就要自我怀疑了。

  过了大约一刻钟,还是没有动静,封啓祥重新把金扳指抠出来重新戴在大拇指上。有些事情,无论有无死士,都一定要去做。有死士协助,当然事半功倍,实在没有,那也没办法。

  想着回头再问问祖父的封啓祥并不知道,他的祖父虽然拿到了金戒指,但其实并不知道如何让死士现身。封广信把金戒指给到封啓祥,也是存着看他机缘造化的意思,谁知事情就是这么巧,封啓祥还就知道宝树和宝石……

  封啓祥转身正欲离开,经过神莲子加强的五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嚯!他手里的火把突然就熄灭了,眼前顿时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唰唰唰……眼前明明有东西在急速晃过,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并不觉惊慌,反而跃跃欲试,热血也沸腾起来,只因封家死士真的被他启用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在他耳边,问道,“你是哪一脉的子孙?”

  “曾曾祖父封游列,曾祖封原年,祖父封广信,家主封言勇。”

  听了封啓祥的回答,那个声音没有再说话,黑暗中的骚动逐渐停顿下来,然后周围石壁上燃起了十支火把,把洞窟照得有如白昼一般明亮。十一个蒙头蒙脸,只露出两只眼睛的黑衣人现身洞窟里,他们或近或远,或站或坐,横竖就是没有重复的姿势。

  护国寺的惨案已经传开,随之扬名的还有封啓祥,因着他手握斩月刀,因着他杀了卢兆金,护国寺免于毁灭的“功劳”也在了他头上。齐王党觉得封啓祥该死,但更多的人对他却感恩戴德,毕竟护国寺矗立世间几百年,信徒者众,有些人碍于某些原因不能张胆明目地表示出欣慰之情,心里也是暗自开怀的。

  侯府封家自然没有错过这么火爆的消息。大管家收到消息,心也慌了,他不明白,当初三少爷被赶出侯府,已然中了剧毒,理应活不了才对,事隔五年,怎么又杀回来了,而且还使得斩月刀,联想到二爷封言英使斩月刀时的模样,他心里怕啊,因为他也帮大爷做了不少坑害二爷一家的事,于是踉踉跄跄奔去禀告。

  封言英正因为雇佣的江湖杀手没能顺利杀掉封啓祥,而且还被他逃了而大发雷霆,摔了一套茶具,才慢慢平复下来,冷不丁管家慌慌张张找过来,“大爷,不好了!三少爷回来报仇了!!!”

  “什么?!”封言英一惊,然后又是一喜,阴测测地笑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就怕你躲着不敢见人。”他还想着继续追杀封啓祥,但大管家接下来的话令他失手又打碎了一只名贵的宝石珐琅。这时候,封其跃抖着一身肥肉,直接撞开门,哼哧哼哧地跑进来,“爹,爹,爹,他们都说那个该死的堂弟在护国寺用二叔的大刀杀了卢大人,怎么办,怎么办,他不会是专门回来杀我们的吧,我好怕,早知道就不把那十万两算在他头上了,咱凑一凑,再给他十万两,他会不会就消气了,大不了我把住的院子也还给他……”

  封其跃人傻,为了避免他坏事,故而很多事情都避着他进行,因此并不知道,栽赃的那十万两还是小事,堂弟与自家爹娘之间要清算的帐,这辈子都算不完。(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