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四十五章 豺狼虎豹

第四百四十五章 豺狼虎豹

  封言英理所当然地以为,自己的孩子就要对自己言听计从,让他哭他就得了流泪,让他笑他就得咧嘴。“对嫡兄动刀动枪,成何体统。你姨娘怎么教你的。立马把刀给我放下,给嫡兄磕头认错,说再也不敢了。你对他动刀子,他再怎么你都不为过。”他似乎忽略了两个侄儿之间剑拔弩张的对峙,还当这是孩子们不懂事,瞎胡闹。

  封其荣今天敢站出来,维护祖父的安危,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与所谓的父兄抗争到底,如今听封言英这么一说,他连眉毛都没挑一下,反而紧了紧手里的刀,坚定不移地挡在封广信跟前。曾几何时,自己也幻想过得到父兄的关爱,但那都已经随着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力烟消云散。

  事到如今,封言英还想端着父亲的面子,厉声呵斥道,“荣哥儿,你这是做什么?要忤逆父兄,做那不孝不悌的无耻之徒!!!”

  本来,封其荣还绷着脸,这会儿却忍不住露出笑意,不过这笑却冷得很,“爹,我尊你一声爹,并非我敬重你,而是你的确生了我,但却没有养育我。不孝不悌这样的话最没资格说的便是你,想想你和他们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不孝不悌的人是谁。你们要是敢罔顾人伦,那也休要怪我不顾亲情道义。今天谁也别想强迫祖父做他不愿意的事,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你?!”封言英终于认清孩子不是他想认就认的,故而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不容易看上眼的孩子居然不与自己一条心,嚷嚷着跟自己对着干。“逆子!!!我打死你这个逆子。”他抄起一旁的鼓凳就砸过去。

  寒光一闪,封其荣手起刀落,鼓凳被干脆利落地劈成两半。

  封言英气得两眼发红,恨不得上去抽封其荣一个皮开肉绽,好挽回他这个做爹的尊严的,但不用想也知道他打不过,而且他算看出来了,这小子是认真的,他们要是敢动手,他也绝不含糊。

  他又拿封其荣的生母做要挟,扬言要写放妾书,然后将娘俩赶出封府,谁知他再一次失算。封其荣还巴不得赶紧写放妾书,要不是他娘碍于为人妻妾那点礼教,不肯离去,他早就带他娘离开封府这个泥沼,何至于再次蹉跎……

  封其进不做声,也是本着他爹能把事情办了,他就不沾手,毕竟他日后是要封侯拜相的人,能不留污点就不留不污点,但他爹这一来一回,简直就跳梁小丑一样,他在心里呜呼哀哉:我还是太看得起他了……

  “爹,你先到一边歇着,这里交给我就行了。”封其进的语气忍不住带上了不耐烦。被一个庶子下面子,又被嫡次子嫌弃,封言英面上更是难看,隔着封其荣对他爹封广信喊话,“爹!!!我是你亲儿子吗。为何你总是不待见我,到现在还碍着我的路!!!”

  封广信终于拿正眼看他的长子,目光也终于不再是平如镜湖,而是失望,深深的失望,“在质问我之前,为何不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他摇头叹气道,“慈母多败儿,终是我的错,我的错啊,害了你,也害了勇儿。”

  仇长生看戏看得津津有味,但时不我待,他透过窗户看看外头的天色,已经擦黑,俗话说,夜黑风高正好杀人越货,他干咳两声,提醒封其进别耽误时间。

  封其进在心里暗骂仇长生袖手旁观,事情都自己做了,要他来做什么!他的耐心也告罄,“府里死个把小妾是常事,甚至……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就是知道也不敢声张。”话是对他爹说的,他的目光却阴测测地看着封其荣。

  封其荣心里一震,妾室的地位堪比丫鬟,毫无理由,提脚卖了也是有的,更别说无缘无故的死亡,这些年要不是他们娘俩足够低调,坟头草可能已经一人高。他相信封其进的话绝对不会打折扣,这人比他狼心狗肺的爹还要狠绝,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看到封其荣这块顽石终于动摇,封其进趁热打铁,让仇长生派人去把封其荣的娘带过来,有了人质,他就不信封其荣还敢跟他对着干。

  虽然依旧不能让开,但封其荣也担心他娘啊,也不知那两个人有没有把娘带出去……

  “荣儿,你走开,别让他们害了你娘的性命!我一把老骨头撑到现在,临老临老还要面对儿孙的屠刀,已然生无可恋。只是愧对封家列祖列宗,到了下面,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们。罢了,罢了!”只要祥儿在,封家就不会倒,我也能放心去了。

  “爷爷,您别这么说。您还要长命百岁,看着儿孙成群。”封其荣很想提一提堂哥,以便唤起祖父的斗志,但眼下却是一个字都不能提。

  “儿孙成群有何用,指不定那个就是残狼虎豹,为了一点儿利益,谋害亲兄弟,毒害至侄儿,甚至还要弑父……”封广信哀叹,此时,他真的斗志全无,不想在撑下去了。死了一了百了,总好过被抓起来当人质,令祥儿受掣肘。

  谋害亲兄弟,毒害至侄儿,甚至还要弑父的封言英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甚为难堪。封其进白了一眼状似被挤兑到的父亲,哼,做得出就不要怕被人说,现在尴尬给谁看。

  去的人很快回转,却没有把人带回来,他们没在那个小破院子找到人,特地多转了几个地方,还是没找到人。

  封其进恶狠狠地瞪着庶弟说,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你是不是料到,早有准备,所以把你娘弄出府了!!!”他不明白,今天得到消息很突然,他带人回来事先也没有安排……难道这小贱种早有带他娘远走高飞的打算,一早把人弄走,不可能,谁舍得放弃侯府的安稳日子,出去当乞儿……还是堂弟已经插手到府里……这个想法令他有点惊悚。

  不得不说,你的猜想切题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