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助纣为虐

第四百四十六章 助纣为虐

  一想到堂弟封啓祥已经回来,并把手伸到府里来,时刻准备着夺取侯府里的一切,封其进的脸色分外难看,“那小子回来了?!他安排的是不是?是不是?!”说这话时,他在咬牙切齿,表情因此显得有几分狰狞,哪有平时翩翩公子的模样。

  封言英听了小儿子的话才回过神来,封啓祥的回归意味着什么,顿时也慌了神,他不怕自家侄子,但怕使得了斩月刀的侄子,那把刀他曾经掂量过,提都提不动,更别说舞弄,由此可见,自家侄子已经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成长到何种地步。

  一双眼睛透过细微的瓦缝看着屋里的动静,他便是封五。封五敛息凝神,趴在屋顶上,他身上还披着一块瓦灰色的布,不注意盯着,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一炷香前,他们三个抵达侯府,在大花园里找到密道进入东院,恰好碰到封其荣,差点打起来,幸好封其荣也机灵,问他们是不是堂哥封啓祥派来的人,这才化解了一场不必要的打斗。得知他们是来带走祖父的,封其荣当即表示他会帮忙劝说祖父离开,但也希望他们能帮个忙,带他娘出府,正说着的时候,封其进便带人来了。事出突然,封五上了屋顶,封三和封四回到密道……

  封三和封四一直不见人影,屋里又这般情形,封五估摸着,他可能得出手了,与封其荣一道,足以应付屋里的人,棘手的是外头这几百名锦衣卫,到时候他带着侯爷,如何能安全脱身。

  这时候,屋里的对峙再次生了变化,仇长生意识到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逐让人送枷锁进来,他这是打算亲自动手,把老侯爷带回去,让齐王亲自发落。

  两个人哼哧哼哧地扛着一副枷锁进来。枷锁是精铁打造,不是一般的厚重,再强悍的人,一般被这枷锁扣上,也施展不开,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仇长生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封广信走去,在眼里,封其荣那点儿功夫根本不够看,“侯爷,我本人十分敬重您,然,各司其职,既然你不肯合作,便只有委屈你。待见到齐王,兴许你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封言英父子的心因为仇长生出手而放下来,却又因他的话而提溜起来,如若他爹他爷改变主意,投入齐王麾下,那还有他们什么事,别说加官进爵,一定会被赶出封家吧,小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哼!你仇家祖上也是清流,你祖父铁骨铮铮,世间赞誉有佳,而今宋毓彻乃乱臣贼子,岂国之祸,人人得以诛之你却有悖祖德,助纣为虐,自己被人唾骂事小,却也让祖上蒙羞。”

  “世间赞誉再多又有何用,都是口头上的好话,当年祖父卷入冤案,挺身而出救他一救的人又有几何。虽然案件在侯爷您的手中平反,但覆水难收,祖父蒙难,父亲枯守清誉,我仇家已然泯于朝廷,也就是侯爷您还记着仇家。”仇长生情不自禁地感慨起来,如若不是齐王吩咐下来,也许今天他就放过封广信了。当年案发时,封广信还在边疆,没能第一时间搭救仇家,但能顶风拨乱反正,还他祖父一个清白,他也是铭记在心的。“我不曾忘记祖训,要做一个清正廉明之人,然,我更想让至亲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而不是守着那点清誉,破瓦遮顶,陋衣加身,粗茶淡饭。如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背负骂名我也甘之如饴,况且待我锦袍加身,金冠上头日,又有谁敢说嘴,只怕巴结还来不及。”

  封广信一时间竟然回不上话来,仇家过得有多拮据,他十分清楚,因为仇长生的祖父乐善好施过了头,导致仇家日渐窘迫,自己还曾想资助一二,结果好意被当作侮辱,做好作罢。

  仇长生的佩刀已经出鞘,他不想伤封广信,但却可以杀了封其荣。封其荣想上前阻止,封言英父子当然不给他阻挠的机会,齐齐袭向他。封其荣被绊住后,仇长生直面封广信,在几步之外停下,见封广信没有反抗的意思,便示意手下抬枷锁上前。

  便令之后,两个小兵把枷锁拉开,每人扛着半拉上前,准备给封广信扣上……

  “爹,二哥!你们醒醒吧,齐王那样的人,比财狼还可怕,终有一天会过河拆桥……”封其荣心急如焚,他已经伤了封其进,奈何他们还是疯了一样攻击他,当真是富贵险中求。“你当你这回护着他,他就能看重你,别做梦了,他眼中只有封啓祥那个孙子,你便是为他死,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他是我们的祖父啊!!!”封其荣简直不敢相信封其进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但封其进显然还要刷新他的认识,居然怒喝道,“我没有这样偏心到没边的祖父!!!”

  饶是身边已经打起来了,封广信始终坐在太师椅上,不动如山,他声如洪钟,“我戎马一生,唯一一次中埋伏被南疆俘虏,他们也不曾给我上这玩意,倒是在自己人手里,要尝这第一次。”他半是嘲讽半是威吓,“我跟你们走便是,这玩意拿开!!!”

  “南疆就是没给侯爷带枷锁,才让侯爷有机会逃脱升天,不是嘛。”封广信毕竟是做过骠骑大将军的人,如今虽然老了,但老虎终归是老虎,仇长生可不敢硬碰硬。“侯爷还是委屈一次,到了齐王跟前,自然给你解开。回头我给你赔礼道歉。”

  屋顶上,封五也急啊,想动手,又怕打草惊蛇,眼下他只有一个人,根本没办法护老侯爷周全,而封三和封四至今不见人影,也不知是不是通知少爷去了。看着下面的情形,封五转念一想,这么多人包围者,自己这么下去,肯定救不了侯爷,不如等出了侯府再伺机而动。

  封五这么想着,便认真蛰伏起来。在他宽慰自己的时候,下面的情形突然发生了惊天的变化,说瞬息万变也不为过。(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