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惊天逆变

第四百四十七章 惊天逆变

  咔嗒一声,分开的枷锁干脆利落地合上,里面的机关应声扣起,把枷锁紧紧地锁住。

  枷锁扣上的同时,有人不怀好意地怪声疾呼,“侯爷,你就乖乖地束手就擒吧,别让小的们动粗,否则伤到了你,咱也不好交代啊!!!”

  瞧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人得志,然后虎落平阳被犬欺呢,事实上,在屋外的人都脑补了这样的戏码,探头想看看里面什么情景,但门已经虚掩上,看不真切,也有人忍俊不禁,坏坏地想,等会自己是不是也能调戏调戏当初的骠骑大将军,过过嘴瘾也好啊。

  那话出现得合情合理,以至于没有人怀疑屋里是否有什么不对劲儿。

  堂屋里,仇长生气得满脸通红,膛目欲裂,前一刻,他被两个下属背叛了。这两个人配合无间,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连一个多余的动作就没有。他们不但将枷锁扣在他身上,还连带点了哑**,另外,封言英父子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药倒,躺倒在地上,睡得浑天暗地。

  他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的手下所能做出来的,很快,他就明白过来,自己的属下的确做不来。两人揭下一层面皮,露出两个年轻的面孔,他并不认识。

  封其荣也吸进了一些**,整个人都摇晃起来,用刀支撑着才勉强没有倒下。视野朦胧中,他看到了堂兄的两个属下。

  “属下封三,见过侯爷”、“属下封四,见过侯爷”封三和封四上前向封广信施礼,“少爷让我来接侯爷出府。”。屋顶上,封五也看的目瞪口呆,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揭开几片瓦,悄然进入屋里,顺便还把披风留在屋顶上挡住窟窿。

  封五一跃而下,站在封四旁边,“属下封五,见过侯爷。”

  昨晚,封啓祥来的时候,没带封三和封五,封四为了躲张晋之也没进东院,这还是阔别几遍后,三人再次站在侯爷跟前。封二到封五几个是封广信亲自挑选,并让人培养起来的暗卫,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一晃几年过去,当年还带着稚气的孩子都长大了。此刻,他起身,扶着封三结实的背榜,竟然哽咽起来,“好孩子,好孩子!多得有你们几个在,祥儿才能在夹缝中成长起来。虽然于理不合,但我还是要对你们表示感谢,也待他在天上的爹娘谢谢你们。”

  “侯爷,您这是要折煞小的们了。请别这么说,我们是少爷的侍卫,护他周全本是我们应当做的。”封三居长,代表着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侯爷随属下们一道离开,去与少爷汇合。”

  “我就不走了,封家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封广信转身,重新在太师椅上坐下,伸手指向好不容易晃过神来的封其荣,“他也是好孩子,你们把他带走,交给少爷。别管什么嫡庶不嫡庶,都是一脉相承的兄弟,要相互扶持,一起顶起封家的门楣。”封广信这几句话,任谁都听出了不对劲儿,简直就是在交代遗言嘛。

  “侯爷,您要是不走,日后少爷行动毕竟受掣肘,你忍心他受制于人?”封三这话十分在理,可惜封广信还另有打算,“放心,我不会落入任何人手里,也不会成为祥儿的软肋。”

  封三和封四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很默契地传递着讯息“怎么办”、“以下犯上”、“真要那样”、“不然你有好办法”、“没有”、“那就……”

  封三要一件信物回去交差的时候,封广信没有怀疑,低头去解腰间从未离身的玉佩,他是如此相信这些后辈,从未想过防范,以至于被当头一棒,昏死过去……

  “侯爷,对不住了!这是少爷吩咐的,你要是怪罪下来,就找少爷,千万别找我。”

  “你……你……你……”别说封其荣和封五,就连封四也惊讶得长大了嘴,合都合不上,他没想到封三以下犯上犯得如此简单粗暴,他脊背一阵发凉,决定回头见到少爷,绝对绝对不冒头领功。

  外头还有几百锦衣卫,要瞒天过海,离开封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封三和封四也都安排好了。他们方才已经把封其荣的娘带出封府安置,又安排了退路。

  在封三与封四把封广信与仇长生的衣服换过来的时候,封五已经按照封广信的脸拓了一张简单的面皮贴在仇长生脸上,然后带出去。

  仇长生浑身麻木,罩在封广信的衣裳下,还顶着一张老面皮,被挟制着往前走,他是如此希望除了有属下能认出这一出拙劣的戏码,然而他失望了,根本没有人怀疑,而且还有人落井下石,对“老侯爷”口出狂言。

  有人奇怪“老侯爷”怎么浑身僵硬,封三调笑着解释说,这老家伙拘捕,仇大人用了点药。真正被“用药的”仇大人怄得恨不能吐出三升老血。

  因为不能张胆明目把万人敬仰的老侯爷绑走,所以按照事先说好的,用仇长生的轿子掩人耳目,于是乎,“老侯爷”被推上自己的轿子,一摇一晃离开了封府。几百锦衣卫也随着轿子退出封府,只留下几个,听后“正在与封家父子仪事的”仇大人召唤。

  仇大人的轿子一路前行,一直走,一直走,最后借着公务的由头,出了北城门,足足走了十里地,最后进了北郊一处温泉山庄。

  轿子停在二道院里,有人颠儿颠儿出来接洽,是锦衣卫镇抚万镇岡。

  万镇岡得了旁人示意,得知里面是谁后,连忙撩开轿门,见“老侯爷”枷锁加身,狼狈地瘫在轿子里,他不由皱了皱眉头。仇长生还以为上级看出了端倪,谁知他居然大喝道,“混蛋,谁让你们这么对侯爷的。这是王爷的贵客,该好好请来才是,这么拷着像什么样。赶紧拿钥匙来。”熟悉万镇岡的人都知道他狗腿得本性。

  仇长生一喜,他已经恢复了一些力气,再除去这沉重的枷锁,就更好了。

  封三上前一步,附在万镇岡耳边,小声说,“大人,好人还是留给王爷做吧,毕竟王爷还要招抚侯爷不是。”

  万镇岡一拍脑袋,哎呀,还真是,自己一个不小心差点坏了王爷的大事。他给了封三一个“你小子很上道”的眼神,转而吩咐人把“老侯爷”揪出来,并投入大牢。

  封三和封四私底下咬耳朵,封三觉得难得到了齐王的藏身之处,是不是等齐王来了,看看什么情况再走,然而封四不同意,这太冒险。最终,因为侯爷那边还不知有没有走脱,封三只能带着遗憾离开温泉山庄。哎,没准还有机会浑水摸鱼,阴那齐王一把呢,哎,真可惜……(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