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骗他一骗

第四百四十八章 骗他一骗

  天色已晚,封其荣和封五借东门袁成运的方便把老侯爷偷偷带出京城。封其荣非常担心封三那一棒子把自家祖父给打坏了,此外,他也担忧着他娘,按照封三这粗暴的手段,他简直不敢想象他们是怎么把他娘带出封府。

  按照封三的说辞,他娘已经交由礼部侍郎重岭阳的嫡次子重可钦安排送出京城,送到鲁园去,安全得很。

  一行人终于回到鲁园,知情的陆方连忙将马车迎进主院,关上门才过来恭候老侯爷,但很显然,老侯爷出场的方式与他想的不大一样,居然是被人抬下马车的,他还以为是受伤了,忙不迭上前帮忙,又问是否需要请大夫。

  一番折腾后,才将封广信安置在鲁园主院的上房。

  封三和封四回转,进去看望老侯爷的情况的时候,好巧不巧,人就在这时候醒来,而且封三正好是他第一眼看到的人。封广信鹰爪一样的手霍地出击,抓住封三的脖子,“是少爷吩咐你们这么对我的?”

  “咳咳!!!”封三猝不及防,被抓住了脖子,说不出声来,只能狂点头。封广信松开手,换上一副慈爱的面孔,笑着说,“你们也是听令行事,我不怪你们。”

  “……”封三摸着脖子,腹诽道,侯爷,你这还是不怪我们,你都差点把属下的脖子拧断咯。

  封广信站起身来,虎虎生威地往外走,“我要回去封府,你们谁也不得阻拦,否则休要怪我拳脚无眼。”

  封三几个一听,急了,封四和封五抱拳,恳请侯爷留下等少爷回来再行商议,而封三……他直接扑到,抱住侯爷的腿,哭丧着脸说,“侯爷啊,少爷曾说过,这辈子只要乔公子一人,但今天,乔公子在护国寺出家,少爷可伤心了,正需要人开解,咱几个都不合适,唯有您了,您的话他一定听的……”

  封五忍不住佩服封三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瞧他说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要不是知道真相如何,恐怕他都要相信了。封四则忍不住扶额,他真有点看不下去了,决定等会少爷回来,他一定躲得远远的,免得被殃及。

  封广信并不是十分相信封三的讲述,但有封啓祥昨晚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做铺垫,他也将信将疑起来,唯恐孙儿真的是断袖,那怎么成,封家的门楣还等着他来撑。哦,那什么乔公子已经出家,看来也是个明白人,倒是祥儿跟他爹一样,一旦犯倔,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不成不成,这事不能由着他,我得给他物色一房媳妇……

  封啓祥启用了封家死士,一百名,不多不少,其中十一个伍长分别是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辛、亥,伍长名下有六个到十个不等的人。还有一个总长叫子,统领所有伍长。

  寅手底下的人数最少,只有六个,加上寅一共七个。封啓祥将他们派去护国寺镇守,又让其他死士在陵墓待命,他只带走了子。

  回到鲁园,得知祖父已经安置下来,封啓祥并不意外,他信得过封三、封四和封五三人的能力。他前去问安,这才打开门,看到祖父的黑脸,他的脚步不由地缓了缓,而后才继续往里走。虽然知道祖父不会给自己好脸,但这脸也太黑了。

  “是你吩咐他们把我带到这儿来。”

  “是!”

  “是你让他们以下犯上。”

  “是!”

  “是你让他们把我打昏。”

  “……”封啓祥稍稍顿了一下,错眼看了一眼封三,才回答到,“是!”

  一个烟台直冲他的门面袭来。封一伸手把烟台截住,而子则对封广信起了杀意。封啓祥喝道,“子,退下!”随着他一声令下,子浑身上下的杀气瞬间消失无遗。

  “爷爷,事从权宜,定是有不得已的情况,他们才会出此下策,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人,封啓祥只能出面为封三他们说话,然而,封广信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耳里,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身黑衣的子,“这是封家死士,你启用了死士?!”封广信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上一次封家启用死士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孩子,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响,但这绝对就是封家的死士没错。

  “宝树宝石就在祖坟。”

  “快快快,快与我细细道来。”封广信十分激动,把封啓祥拉到一旁下,“你如何得知宝树宝石在祖坟。找到之后如何行事。”他留下来本是要向封啓祥兴师问罪,结果死士一出,其他那些事情顷刻间变得微不足道。

  封广信津津有味地听完封啓祥将启用死士的事,正要感慨两句,末了知道封啓祥将七名死士派去护国寺,他这才警醒过来,护国寺,那什么乔公子不就是在哪儿出家的嘛,事到如今,孙儿居然还不死心。

  最看重的孙儿看上一名男子,这样的事摆在眼前……封广信的火气又被点爆,“你个不肖子孙!!!”转身就去找棍子,封啓祥连忙退开几步,在他看来,自家祖父过于阴晴不定,好好的,怎么又生气了呢,“爷爷,你走火入魔了不成!”

  “我何止走火入魔,简直就要疯魔了!我让你不学好,我让你搞断袖,我让你对一个男人念念不忘。”封啓祥暴跳如雷,找不到棍子,一脚踩塌一把椅子,捡起一根木条抽向封啓祥,“揍死你,省得丢我封家的脸。”

  由着张晋之他们拉住封广信,封啓祥退出屋外,这其中定有他不知道的隐情在,找谁问呢。

  封三巴儿巴儿地迎上来,“少爷,今天……”他连珠似炮地将今天发生的事说出来,期间封啓祥一直没有说话,直到他说自己把侯爷敲晕,才淡淡的说了一句“是你把他打晕了”。迟钝如封三继续吧嗒吧嗒说着今天的事,“哎,属下也是没办法,侯爷不合作,稍一不慎就会打草惊蛇,后来啊,咱几个就……”

  “是你说少爷我看上的乔公子今天在护国寺出家了”

  “哎,属下也是没办法,侯爷非要回封府,属下才决定顺水推舟,骗他一骗,这不,现在就是让他离开,他也决计不走了。”今天这几件事办得,封三颇为自满,多得他善于灵活变通,才化险为夷,圆满完成少爷交代的事。

  这一夜,鲁园是一个不眠夜……(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