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五十章 师父最大

第四百五十章 师父最大

  下半夜,天空上的雷电盛宴愈演愈烈,轰隆隆,轰隆隆,这一声声雷暴,好像要把天炸裂了一般,饶是如此,酝酿许久的倾盆大雨却迟迟没有落下,也因此,使得天地间的气氛愈加压迫,愈加诡秘。

  有人以为,定是宋氏江山在护国寺这一事上触怒了神明,所以天要收了宋氏江山,当然,这种话在江山还姓宋的时候,只能放在心底暗自揣测,只不过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护国寺,一直守在外围的寅进来与乔岚禀告,他们在外面拦了几个人,说是郑神医的徒弟。

  这边乔岚疲惫的脑子还没回转过来,耳朵可以媲美肖狼肖犬的郑神医从旁边蹿出来认领。原来啊,他受乔岚所托,要帮忙医治护国寺的伤员,转眼就传信息出去叫他的徒弟前来帮忙,只因他不爱救病治人,又不能拂了小徒儿的意,只能曲线救国。

  乔岚只当是莫寒雨来了,然而,当来人被带进来,却是三个不曾见过的人。走在最前面的人跟莫寒雨有三分相像,也都留着两撇小胡子,但面相显得和气一些。这是郑神医的二徒弟周翰生。

  周翰生经营着药材,作为神医弟子以及太医院院使师弟,他的周和堂开遍岂国各州郡,在京城更是首屈一指的药材铺子。平常,他辗转于各个地方的铺子坐诊,今儿个恰好来到京城,还想着去大师兄府上拜见师父,恰好就收到师父召唤,赶紧和名下的两个徒弟周大生和周生生赶过来,为此他们直接拒了锦衣卫,没有去给他们的人诊治,非但如此,他们还带走了周和堂大部分的药材,这一巴掌甩在锦衣卫脸上啪啪作响。

  如此下锦衣卫的面子,要说周和堂会不会因此被当局非难取缔,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也许隔天回去,周和堂已被查封或是砸个稀巴烂也不出奇,但这又怎样,天大地大,师父最大。

  郑神医也没料到先到的是二徒弟。五徒弟还在封啓祥那儿当差,四徒弟喜好四处游历,三徒弟在医谷窝着,他们一时半会儿来不了还情有可原,这二徒弟都到了,离得最近的大徒弟哪儿鬼混去了?!

  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以至于周翰生过来行礼的时候,他扬起手就要对着周翰生的脑袋拍下去。周翰生也不躲闪,而是立马冲着乔岚欢喜道,“哎呀,这位必定就是我们蕙质兰心的小师弟了,瞧这模样长得,颇有师傅当年的风姿。怨不得师父年近七十还是要收徒弟,这本就是前世修来的师徒缘分。”

  师兄弟几个不常聚首,但书信往来十分频繁,对于怎么应付师父的各种情绪,他们师兄弟几个也算是得了大师兄的真传,包括怎么让他息怒。

  他的话语不无夸张,听着要多假有多假,但有人就吃这一套。郑神医一听“蕙质兰心的小师弟”,那火气瞬间消弭,再一听“前世修来的师徒缘分”,顿时喜笑颜开,迫不及待地为两人介绍起来。

  那一刻,乔岚已经收回周翰生很“和气”的评价,这人就是那一类笑得越和煦,背地里越奸佞的那一种人。

  这一次她主动与周翰生行礼,并称呼他为二师兄。

  周翰生一愣,因为他听说小师弟视乎一点儿也不想拜入他们师父的门下,这会儿这么积极主动,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也不小气,给出的见面礼就是一只巴掌大的三腿玉蟾蜍,入手温润,竟是不可多得的暖玉,用他的话来说便是拿去玩玩,冬天当手炉。

  周翰生的两个徒弟微微露出吃惊的表情,尤其是周生生,暗地里不免有点吃味,这个蟾蜍是他们师父周翰生经常拿在手里把玩的物件,常年不曾离身,他也很喜欢,但甚至不敢动摸一摸的念头,居然转眼就送给了初次见面的小师叔。不是他不够尊师重道,小师叔小小年纪,也看不出哪里不得了,只不过会讨师祖欢心,就换来师父如此看重,可恨他们怎么努力都入不得师祖的眼。

  周生生的表情过于明显,周大生不得不用手肘撞了一下他,让他把脸上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收敛起来。周生生一僵,连忙低下头。

  在场谁不是人精,师兄弟俩的小动作早已尽收眼底,不说其他人,就是周翰生也不得不在心里叹气,他带这两个徒弟来,本意是让他们在师父面前多露露脸,哪曾想……罢了罢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也是他们自个儿的造化。

  看这事闹得……乔岚不由觉得刚才被周翰生放在手里的玉有点烫手……这块玉很贵重吧?

  周翰生来了之后不到半个时辰,莫寒雨才姗姗来迟,但却不是来帮忙的,而是要把郑神医带回去,原来宫里那一位的身体状况急转极下,一夜之间回到了糟糕的时候,他抗不住,只能过来请师傅。他一来就找乔岚,把话与她这么一说,希望她能出面,劝师傅回去。

  乔岚自是知道事态紧急,但还是多嘴问了莫寒雨一句,如是若出事,他是否有能力保郑神医安然无恙。听到她这么问,莫寒雨心里徒然感到一阵欣慰,看来,师傅还是成功地把小师妹的心给磨软了。

  得到莫寒雨肯定的回答之后,乔岚才去与郑神医说,让他回去给老皇帝治病。虽然不愿意,但小徒儿都发话了,而且自也答应过要保那小崽子三年性命,这才不到半年,万一小崽子提前嗝/屁了,他还不得失信于小徒儿。

  最终,郑神医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护国寺,他怀里还揣着乔岚给他的满满一壶灵泉,也算是聊以慰藉他受伤的心。

  郑神医在周翰生来之前已经帮重伤者诊治得差不多了,待周翰生来了之后就做起了甩手掌柜,所有事情都丢给师徒三人做,所以此时此刻,他走了也就走了,影响也不大。

  铛铛铛铛……护国寺卯时的钟声在空中激荡开来,居然已经是凌晨时分。天空中的云层不曾散去,遮天蔽日地铺盖着正片天空,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

  虚云受师叔提点,作为弟子提醒乔岚去休息一阵。乔岚才将将松一口气,虚风从外头跑进来,气喘吁吁地说外头有很多人过来哭丧。(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