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佛祖血泪

第四百五十一章 佛祖血泪

  世人对护国寺的事讳莫如深,哪怕再虔诚的人,也不会此时此刻前来护国寺触霉头,但有一拨人却是披星戴月赶过来,那就是受到牵连,无辜死伤民众的亲属。

  昨日,劫难当前,护国寺自身难保,却也拼了权利救护被截留在护国寺的民众,然,逞凶恶极的锦衣卫却首先拿那些民众开刀,最终有幸存活下来的民众不足十人,且重伤者居多。

  护国寺大殿前青砖平台被鲜血浸透,变成暗红色,空气中依旧弥漫着腥臭的血腥味。上百号人堵在护国寺的入口处,有人陆续到来,还有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有人来,真是为了带亲人回去入土为安,他们体谅护国寺的难处,默默地留泪,不吵不闹,只等着领回自家人的尸体,但有的人就却带着某些隐晦的心里,一言不合,就堵着门口哭丧,真哭丧也就算了,扯着嗓子干嚎着像什么样儿。有那么一小撮人情绪十分激动,大有失控的趋势。他们还一直叫嚣着找主持给个说法,否则就告御状。

  护国寺历经大劫,死伤者众,堪堪过了一夜,还没回过魂儿来,又得分神去应付蜂拥而至的号丧队伍。开始护国寺的和尚还能耐着性子好言相劝,发现这些情绪激动,频频失控的人怎么说都不听,他们才回过味儿来,这些人成心要闹事,甚至在这部分人的煽动与撺掇下,另外一些不想闹事的居然也跟着闹起来。

  不管闹事的人图的是什么,护国寺已经身陷囹圄,无暇再应付他们,只盼着快点平息这件事,然而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局面很快失去控制,群情激愤的民众叫嚣着闯入大殿,唯有少部分潜意识觉得不该怪罪护国寺,只是寡不敌众,他们只能忐忑地杵在外面,没有参与到打砸的行列。

  护国寺的大殿经历了昨日那场骇人听闻的屠杀,血迹还没来得及清理,但依旧保留着一些原貌,装严肃穆的殿堂被血迹沾染上了几分惊悚的气息。在有些人恰如其分地诱导下,一场情节特别严重的打砸还是上演了,门板被砸坏,香炉被推倒,供桌也被推倒,幡布也被扯落焚烧……

  不管是因为哀伤过了度还是泄愤过了火,已经把大殿毁得七七八八的民众把目光投向平日里接受万人供奉的佛像上,周边的小佛像很容易推倒,并砸毁,中间两位比丘立像,迦叶尊者与阿难尊者也轰然倒下,唯有中间那尊两丈高的释迦牟尼坐佛还矗立着,用悲怜的目光俯视众生。

  事关信仰,对佛神的敬畏使得头脑发热的人稍微清醒了些,纷纷停手。

  乔岚赶到时,大殿里一片狼藉,再没有一件完整的物件,昨天没有死在锦衣卫倒下的和尚此刻倒在人群中,生死未卜。她欲走出大殿,寅劝她不要涉险,但她还是走了出去。

  乔岚保持精神力全开的状态,发现人群中有几个人的行踪较为诡异,而且外围的高墙上也隐秘了一些人,极有可能是二皇子的势力想要利用普通民众,继续搅浑护国寺这潭水。

  “我是护国寺的主持,法号空虚!”

  打砸的民众叫嚣着见主持,并非真的想见主持,当他们听到乔岚这样介绍自己,都愣了,护国寺主持怎么是一个少年,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剃度的俗家弟子,

  这些人痛失亲友,乔岚感同身受,有心先安抚再妥善地处理后事,但看到大殿里的情况,她就没办法摆出一副“以和为贵”的脸色来。“苍天不吊,痛失至亲。天公作泪,与我同殡。我谅解你们的切肤之痛。昨日,我护国寺劫难当前,也在竭尽全力救护无辜民众……”

  “现在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人都死了,就是被你们护国寺害死的!什么狗屁保佑,枉费我娘初一十五都过来上香,却因此丧了命,可怜我那老娘,呜呜呜呜……”那人哭天抢地,好不凄惨,很快引起了旁人的共鸣,有人随便捡起什么东西就砸向乔岚,并不停地谩骂护国寺。

  人数再多也是乌合之众,一名死士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所有飞袭而来的杂物拦下,但是……里混有暗器,事情就另当别论了。截下暗器之后,三个死士几经起跃跳到激愤的民众中,伸手抓拿趁乱发暗器企图浑水摸鱼的人。那三个人都是农人装扮,但反应极为机敏,居然迅速后退,被追上之后,也反身攻击,看功夫,居然还不弱。

  那三人最终还是技低下一筹,被拿下,但被擒住的那一瞬间,他们无一例外咬破嘴里的毒药,当场毙命。

  人群中有人配合着尖叫起来“护国寺仗势欺人啦!!!”,旁边也有人附和着说“我大哥就是被护国寺打死的”、“杀人啦”、“老天爷啊,看看这帮道貌岸然的凶徒”、“衣冠禽畜”……这一句句谴责与指控,直接把护国寺往杀人凶手上推。

  民众都有盲目性与趋向性,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他们再次同仇敌忾起来,也嚷嚷着“杀人偿命”,要护国寺严惩凶手。那,一幕就像导火索,令群众瞬间暴动起来。

  寅眼疾手快,护着乔岚跃上房梁,才没被蜂拥而至的人撞倒甚至踩踏。

  民众,哦不,这时候应该称之为暴民,他们把手伸向了释迦摩尼坐相……也就在这时候,有人惊骇地大叫,“看,佛祖哭了!!!”听者无一不身躯一颤,惊惶地抬头往佛头看去……

  佛像太高,昏暗的殿堂里,看得并不真切,但仔细辨认便可看到佛像半阖的眼睛下有什么东西正缓缓地流淌下来,正如那人所说的那样,佛祖哭了。天空中一道闪电乍现,佛像的面貌清晰明了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让他们清楚地看到佛祖的确流泪了,而且流淌下来的泪是鲜红的血色。

  “佛祖血泪!!!”

  这一刻,虔诚跪拜也罢,心虚脚软也好,几乎所有人都同一时间跪下来,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喃喃道,“大慈大悲,救苦救难”、“阿弥陀佛,再也不敢了”、“佛祖,我不是故意的,方才被鬼上了身,才做下这等错事”……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说辞,千言万语,只求佛祖不要怪罪自己,方才是被邪物附身,才冒犯了佛祖云云。

  佛祖都显灵,再狂热的心也得冷静下来,有心人再想撩拨,却也是技穷。抬头看看佛像留下的血泪,他们心里也发憷,不敢再造次,纷纷装起了鹌鹑,只不过,他们想蒙混过关,得看乔岚同不同意。(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