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打起来了

第四百五十六章 打起来了

  乔岚应封啓祥的请求,让郑神医吊住那一位的性命三年,郑神医没有不答应的,而且他也有把握做到,但有句话说得好,你永远没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你也没办法救活一个想死的病人。

  宋恒载真可谓千古第一奇葩的帝王,从来只听说过汲汲营营,千方百计寻求长生术的皇帝,哪怕终有一死,也得把生前身后事安排妥帖,旁的可以,江山传承一事更是马虎不得,他却反其道而行,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脑子一抽,居然对世间万物产生了仇视的心里,别**祸,只能祸害那么一撮,他祸祸,却能祸害一国。

  他消极地配合郑神医的医治,隔三差五地出昏招,确保岂国正在走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护国寺惨案在他的纵容下发生,倘若不是他当晚突然昏厥,并且一直不曾醒过来,国事暂时转到太子手中,可能锦衣卫那几位替罪羔羊非但不会惨死,还能加官进爵也说不定。

  郑神医这辈子就没这么尽心尽力救治过一个人,他甚至用上了乔岚先前给他的药酒和后来给他的灵水,但皇帝宋恒载的气息还是一天天弱下去,即便是他,也回天乏术。

  郑神医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想要救醒宋恒载,他的大徒弟莫寒雨却已经在找退路。

  莫寒雨很清楚,皇上十有**是救不了了,不出一个月,岂国必将迎来一场国丧,届时,所有曾经参与诊治的御医都面临严苛的问责,重则问斩,轻则抄家,被带来主掌诊治的师父首当其冲,另外他这个太医院院使也走不脱,单看上位者如何处置。

  一时半会,他走不脱,但师父他是无论如何要保住的。

  经过深思熟路,莫寒雨觉得让师父去护国寺最为合适,现在哪怕是齐王也不敢轻易动护国寺,况且护国寺还有小师妹在,她能管得住师父。莫寒雨在宫墙里经营多年,能为他赴汤蹈火的大有人在,如此敏感的时期,他愣是安排了人手掩护郑神医凌晨时分离开,但关键时候,郑神医犯拧,就是不肯离开。

  没有完成乔岚交代的事,郑神医觉得没脸见她了,心心念念去找乔岚,又不敢去,怕她说他食而言肥,也怕她说他浪得虚名。莫寒雨多劝两句,还被他连骂带揍。“不听为师的话,还要牵着为师的鼻子走,大逆不道,我要把你逐出师门……”

  拿自家师父没办法,莫寒雨只好使出杀手锏。他大喝一声,才让自己的声音盖住郑神医的叫骂,“师父!!!定远侯都住进护国寺相看孙媳妇了,你如何能不去护国寺守着,别到时候……”

  郑神医不耐烦地打断大徒弟的话,“什么狗屁定远侯,关我屁事。我只关心我的小徒弟……”话说到这儿突然停顿,他转头看向大徒弟,难以置信地问,“相……相孙媳妇?!”整个护国寺就一名女子,就是他的小徒儿……去护国寺相孙媳妇儿……

  “嗯,没错,相孙媳妇!”莫寒雨郑重其事地点点头。此刻,郑神医也想起了定远侯是谁,不就是小疯子的祖父嘛,他顿时勃然大怒,“那老匹夫怎敢?!他怎敢?!我如珠如玉的小徒儿居然被那老匹夫像买猪仔一样挑剔,欺人太甚,实在欺人太甚。”

  莫寒雨只觉得眼前一晃,郑神医就消失在他眼前,在远方的天空化成一阵轻风。就他师父这轻功,想走的话,谁也拦不住,也根本用不上他的安排。

  封广信习惯早起,然后练个把时辰的武艺,这天,他依旧是天不亮就起床,然后在护国寺的练武场练武,他耍了一套刀法后,把刀放下,开始练习拳术,本来好好的,突然察觉到背后掌风袭来,他连忙回身抵挡……

  郑神医偷袭不成,腿脚继续跟进,而且招招都往要害的地方去。封广信不知道自己如何招惹了这个老怪,仓促之下,只能迎战。封广信身材魁梧,功夫属硬派,讲究大开大合,郑神医在身高上比较吃亏,功夫属柔派,讲究投机取巧,虽然走了两个极端,但两人依旧打得难解难分,不分仲伯……

  封家死士认得郑神医,才由着他进入护国寺,如今见到他与封广信打起来,衡量了一下要不要阻止,最终裁定两人只是在切磋,无伤大雅,故而并没有出手阻止。

  两人一边过拳脚,还一边骂战。

  “老怪物,你疯了,见人就咬。”怎么就被这老怪盯上了呢,封广信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因为乔岚不曾松口认下郑神医这个师傅,而且她已经被向圆大师收为弟子,故而封四并没有说起郑神医圈定乔岚做弟子的事。

  “咬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到这儿干嘛来了,啊,干嘛来了。”郑神医不待见封啓祥,同样也不待见封广信,“我郑板的小徒儿,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姑娘,轮得上你挑三拣四。就小疯子那面人,还敢肖想我小徒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了,你个老匹夫还敢挑剔!你当你们封家是香馍馍,谁都想嫁进入。还孙媳妇,我呸,不害臊。”就骂人而言,郑神医略胜封广信一筹。

  “你……你……”封广信一时半会儿竟然呛不回去,主要是郑神医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戳中靶心,他心有点儿虚啊,“屁话,谁谁谁稀罕你那什么小徒儿,别含血喷人。”

  “稀不稀罕,问你那孙子去!别搁这儿碍我小徒儿的眼。告诉小疯子,想娶我小徒儿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他排不上号,哪儿凉快哪儿去。”

  封广信不想让人知道他来护国寺的目的,所以气势上难免弱了一些,他主动妥协,小声道,“奉劝你闭嘴收手,否则闹大了,闹得人尽皆知,对谁都没好处。”幸好在场的只有张晋之以及两个封家死士,都是自己人。

  “啊!!!”郑神医一听,拳脚动作猛然一顿,哎呀,差点坏事,要是被人知道小疯子看中小徒儿,想娶她为妻,小徒儿的闺誉不就坏了,日后小徒儿还怎么嫁个如意郎君,虽然有我在,一切皆有可能,但有这么一个污点在,终归是气短。

  郑神医闭嘴收手,喘着粗气,怒视封广信。封广信也没好到哪里去,也喘着粗气,回瞪他。

  乔岚经寅的提醒,赶来练武场的时候,两人还在面红耳赤地大眼瞪小眼。她顿时觉得累,心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