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章 风起云涌

第四百六十章 风起云涌

  京城的局势再发展下去,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封啓祥要帮晋王上位,自当倾其所有,竭尽全力,眼下他最在乎的两个人都在护国寺,没有性命之忧,他也没了后顾之忧。历山县属于他的后方,他无暇顾及,自然要再做一番安排。他将京城的局势告诉万瓜,让他密切注意历山县的情况,谨防被人趁虚而入,如有异动,能扛就扛,不能扛就带人撤到大青山里去,后面的事他再行安排。他还特别提到了惊风,希望万瓜派人送惊风去南疆。

  此外,他还叮嘱万瓜要关照乔家,哪怕是撤退,也要把乔家人带上。他已经把乔岚当成自己的人,她的事自然也是他的事。

  深知战争的可怕,虽然很渴望与小将军一起并肩作战,再现当年荣耀,但小将军也说了历山县的重要性,与当年南疆一样,丢不得。

  万瓜和袍泽好一通商议后,做了一系列安排不提,他亲自带惊风北上。

  北疆,吴桂山接到封啓祥的飞鸽传书,得知他要来,高兴得嘴角裂到耳朵根,合都合不上。将近十年过去了,定远军屡遭齐王的阴谋阳谋,经过数次大换血,人数还锐减到原来的四分之一,惦念着前镖旗大将军的老一辈的人不多了,如果封啓祥只是前骠骑大将军的儿子,那么他与封家的其他子孙,如封其进之流无甚区别,但他屡出奇招,挽救定远军于水火之中,在一定程度上让定远军免于覆灭,定远军自然要感念他,加上老一辈人情绪的渲染,封啓祥小将军的身份被进一步放大,近乎神化。

  吴桂山盼星星,盼月亮,在确切封啓祥会抵达的当晚,没有派人迎接,而是亲自守在驻地入口处,从入夜开始伸长了脖子张望。

  定远军驻地背靠大山,三面向大平原,方圆十里都安插了钉子,稍有异动,消息不消片刻就能传到驻地。

  从入夜到月明星稀,吴桂山还在等着。副将吴佣想把他劝回去,说封啓祥是秘密前来,不能声张,出场必定低调,他守着也没用,但吴桂山充耳不闻,依旧我行我素,像一个树桩子一样杵着。

  午夜时分,夜静得可怕,连虫子都蛰伏了,此时,东北方向十里远的岗哨终于有火光出现。很快,无数黑影刷刷刷地出现,要不是知道封啓祥要来,定远军防御机制已经启动,把来人当入侵者处理掉。

  封啓祥豁地在驻地门口站定,将近一百个黑影瞬间在他身后前无声地地落定,他们便是封家死士。

  比起十年前,吴桂山更加魁梧,更加粗犷,脸上也多了几道狰狞的伤疤,但封啓祥一眼就认出他来了,快步朝他走去。

  吴桂山呆若木鸡地看着正朝自己走来的男子,当年,封啓祥还是一个小小少年,现在,已经长大,变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似乎能从封啓祥身上看到了大哥封言勇与嫂子唐琴芝的身影。

  “吴叔!”封啓祥没有对吴桂山行长辈礼,而是上前,直接环抱他。咋惊咋喜之下,吴桂山一愣,才晃过神来,保住比他还高一些的封啓祥,“呜哇……”这个铁铮铮的汉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啊啊啊……”

  “将军,大家都……”虽然不是众目睽睽,但旁边也有好些人,吴佣很想为自家将军兜回一点面子,但……“哎……”自家将军是性情中人,大家都懂的,罢了罢了。

  封啓祥在北疆的运作不提,京城的局势也随着太子与齐王之间的明争暗斗而日益紧张起来。齐王派人去护国寺,试图请郑神医再出手,救醒他父皇,但派去的人被郑神医用开锋的尚方宝剑斩杀了,而且明面上的优势掌握在太子党,皇后明里暗里阻挠他再动护国寺,他只好另辟蹊径。

  齐王派人去找与郑神医齐名的活阎王李久圣。要李久圣出手救人,得以命易命。为了救活父皇,或者说为了一个正统继承江山的机会,齐王即打算好放弃他十五岁长子的身家性命。齐王的人没能找到李久圣,李久圣倒是自动送上门来了,原来他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郑神医都救不活的人,他得来啊,这是他翻盘的机会,等他把皇帝救活了,他就是天下第一神医了。

  李久圣被人悄然接入宫中,去给皇帝诊治。李久圣是一个精瘦精瘦的老头,他的手也老得跟树皮一样,然而当皇帝的手被人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供他号脉,他的心就咯噔一下,因为皇帝的手竟然比他的还要难看几分。

  他面上不动声色,但其实已经对皇帝的病情做了最坏打算,手搭上去,如他所料,并没有号到脉象,他老神在在地号了半天,才勉强摸到一丝极其轻微的脉动。嗯,这一刻,人还没死。

  李久圣号了脉,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要求给他一个空屋子研制药方,谁都不能打扰,结果,他在空屋子里待了半天,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作为太医院院使,莫寒雨让人以送饭的名义去敲门,才发现,空屋子一个人都没有,李久圣凭空消失了。

  李久圣没有郑神医的运气,能够左手免死金牌,右手尚方宝剑,强权之下,他练就了遁术,平日里神出鬼没,关键时候更是滑得跟泥鳅一样。

  逃出宫,又几经乔装,顺利抵达京城郊区的李久圣才停下来喘口气,回头看了看京城一眼,嗤之以鼻到,“黑白无常都站边上了,还治……不出三天,必死无疑。”

  吐槽完了,李久圣慢慢往远处走,于此同时他也不免在心里嘀咕着,“看着气数早就尽了,不能拖这么久,郑老怪到底用了什么法儿吊着皇帝的命。得亏我闪得快,不然就替他背黑锅了。”

  齐王也没想到李久圣给他来了一招金蝉脱壳,而且脱得相当漂亮,成功避开宫里来来回回巡逻的侍卫,逃得无影无踪,他勃然大怒至于,也意识到,父皇这边怕是指望不上了,唯今只有……(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