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一章 皇上驾崩

第四百六十一章 皇上驾崩

  伤者得到救治,亡灵得到安抚,护国寺从最初的哀痛中缓过神来。

  乔岚在姥爷华拥之的熏陶之下,也有她的一份担当,虽然做不到干一行爱一行,但在其位,谋其政,作为护国寺的主持,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帮护国寺度过最为艰难的时刻,而她所做的最直接的便是敛财,哦不,是聚财……

  护国寺的法事还没做完,大门始终禁闭,远远不断赶来的香客只能在门外烧香拜拜,明晃晃的功德箱摆在两个巨大的香炉之间,不捐点香油钱,怎敢说自己虔诚。

  很多人做别的事抠抠缩缩,但信仰当前,给起香油钱来绝不手软。

  功德箱给护国寺带来了一箱又一箱的钱,积攒十来天,居然堆成了一座山,虽是铜板居多,但积少成多,哪怕是铜板,堆成山后也不少了,而且铜板山里还夹带着银锭,间或还有银票。

  乔岚围着铜板山啧啧称奇,她也没想到功德箱这么好用,短短十来天,十万两到手,这儿还有一小半没数,这么下去,四十万两都打不住。

  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打着佛祖的名义收钱有什么不对,因为这些钱最终会用在护国寺上,佛祖也受益啊。

  虚风和几个小沙弥正在清点,玉溪自告奋勇,扬言要帮忙,于是拿着一个小棍子在铜板堆里划拉,专门找银票。

  “乔岚,银票全都捡出来了,给!”玉溪邀功般地把一叠银票递给乔岚。

  乔岚接过银票,于此同时,却开启绝对领域制住玉溪,另一只手顺势往他怀里掏,掏出两张折成小块儿的银票来。她朝无法动弹的玉溪挑了挑眉,慢条斯理地把银票展开,待看清银票的面额,她忍不住瞪了玉溪两眼。

  玉溪人小小,但心一点儿也不小,他私藏起来的两张银票,一张是五千两银票,另一张虽然只有一千两,但却是金票……

  被解禁后,玉溪赶紧保住乔岚的腿,奶声奶气地说,“一张,就一张,我想给紫萱留点东西,求求你了……”乔岚直接忽视巴在她小腿上的小人儿,拿着银票问虚风,“虚风,你可知道这两张银票打哪来的?”其他银票多是一百两的银票,最多也就五百两。

  她也就这么一问,功德箱摆在外面,谁知道到底是何方土豪塞进来的,但虚风还真就知道,“阿弥陀佛,主持,五千两银票是太后娘娘派来的人捐的香油钱,一千两金票是皇后娘娘派来的人捐的。”

  “哦,是她们啊,怪不得……”乔岚翻着那两张银票,脑子里灵光一闪,便又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她要张贴光荣榜,给太后和皇后扬名。她们都捐钱了,不怕那些达官显贵不闻风而动。

  向圈大师寻过来,但他已经深刻了解到乔岚的财迷本质,一看到她眯眼睛,就知道她肯定又在打什么“狂征暴敛”的主意,于是期期艾艾地表示,钱已经够了。

  乔岚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想说已经够十万两,足够填补她之前说的窟窿,不用再向香客收香油钱了。她把银票放下,不紧不慢地说,“我打算给佛祖塑个金身……”

  “阿弥陀佛!”向圈大师双手合十,朝乔岚一拜,“主持,我去看看向圆师兄今天是否好点,其他事就托主持多费心了。”

  “嗯,去吧!”

  得乔岚应后,向圈大师轻飘飘地走了,一如他轻飘飘地来。

  虚风应乔岚的要求,拿来笔墨砚和大红纸,要写光荣榜。乔岚在旁,眼见着他落笔写了“光荣榜”三字,又写了太后二字,她连忙喊停,让虚风换一张纸,按照捐赠香油钱的多寡排名,先写皇后,再写太后。虚风一听,说太后分位比皇后高,按理说应该排在皇后之前。

  光荣榜最终还是按照乔岚说的写了。

  事情正如乔岚所想的那样,光荣榜一经贴出去,果然引起了轩然大波。源源不断前来的香客把红榜围得水泄不通。太后屈居皇后之下,这事使得人议论纷纷,不过皇后后面写着“一千两(黄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有人还暗搓搓地想,如果我捐一万零两,是不是能排在皇后和太后之前。当然,也有人不服气,说我大伯前天还捐了五百两香油钱,怎么没在榜上。

  “施主,榜上有名者均功德千两以上”。负责张贴红榜的虚风指了指光荣榜底下的一行小字,“功德无良,千两以上”,不用说,肯定又是乔岚特别让批注的。

  红榜的事迅速传开,一个时辰后,虚风收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还有三张一千两的银票,光荣榜上也相应地增添了三个人的名字。

  光荣榜的事传到宫里,皇后轻捂红唇,会心一笑,而太后默默地捻了一阵佛珠,报信的童公公也老实地跪卧着,等着她指示,跪得两腿发麻,太后终于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童公公急急脚,带着附加的一万两银子去护国寺,去到那儿一看,新的光荣榜正在张贴,打头的居然是太后,后面写着得款项是五万两。他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正要找人问清楚,就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还认识,是齐王的心腹。

  原来那四万五千两是齐王帮太后添的。童公公连连道谢,赶紧回去报信……

  上光荣榜能不能真得佛祖保佑尚且不知,但有太后和皇后位列其上的光荣榜,简直比科考的红榜还要耀眼许多,而且很容易上榜,只要有银子就行。

  添香火钱的人络绎不绝,不乏为了上光荣榜而一掷千金的,稍晚些时候,皇后身边的人也过来补捐了三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银子,加上原来的金票,竟然比太后少一两银子。这事儿,传开后,民间对皇后的风评倒是扶摇直上,说她识大体,懂分寸。

  得知皇后来了这么一出,乔岚深表遗憾,她还巴望着这两个岂国最尊贵的女人能继续争奇斗艳,你追我赶,她好坐收渔翁之利。

  皇后和太后偃旗息鼓,其他银子多的主儿可没安分,纷纷慷慨解囊,给护国寺添香油钱,顺便在光荣榜上蹭一个位置。

  护国寺里,乔岚美滋滋地数着银票,这可比种田来钱快,短短一天,二十五万两收入囊中,她估计,这股光荣榜风潮还能刮几天,并给她卷来一百万两,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乔岚的算盘拨拉得哒哒直响,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二天中午时分,京城皇宫方向突然传来十分突兀的钟声,竟是六宫鸣钟,皇上驾崩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