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乔岚落发

第四百六十二章 乔岚落发

  嗯?怎地?怎地?

  乔岚还在蒙圈的时候,向圈大师火急火燎地找过来,要她授意去敲天钟。

  原来,护国寺作为一国之寺也不是浪得虚名,皇家大事件还需要护国寺出面,比如一年一度的祈福,再比如封后大典……

  皇上驾崩这样的事自然少不了护国寺的参与,除了法事,首当其冲的还是敲天钟。

  护国寺位于天湖山山腰,而天湖山之巅还有一座耸入云端的钟楼,钟楼上有一个需要五个人才能环抱的巨钟,那便是天钟。皇上驾崩,护国寺必须不间断地敲天钟三万次,是为丧钟。

  乔岚点头后,十个武僧组成的队伍迅速往山顶进发,去敲天钟,不久,天钟弘浑的声音自山巅闯荡开来……

  轰……轰……轰……

  天钟的钟声能否直达九霄不得而知,但确确实实可以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将“国丧”的消息传出去。

  接下来要怎么做,乔岚这个小白板自然不知道,向圈大师让她召集护国寺长老商议事情,她也照做了,去到护国寺正殿,人还是那些人,但脸色比起之前,只会更难看。

  不就是皇帝死了嘛,怎地一副天塌了的表情。乔岚不明所以然,待听到诸位老和尚、大和尚商量着马上开始禅让仪式,并一致通过后,她才明白问题出在自己身上,护国寺势必要进宫做法事,而主持整场祭祀的人非护国寺主持莫属,问题是她是女的……

  对民间还能说主持是俗家弟子,尚未落发云云,但殿堂之上,国丧之前,这招四两拨千斤明显拨不动,妥妥的欺君之罪啊,这不是上赶着把脖子伸到铡刀下让人砍嘛。

  虚云盘腿坐在乔岚旁边,神情肃穆,与边上的佛像有得一比。小孩儿自从拜乔岚为师,脸上的表情就没有松范过,几岁的娃儿,愣是纠结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来。

  “哎……”乔岚不由地叹气,被自己挑中,也不知是这孩子的福还是祸。

  “师父?”许是听到自家师父的叹息,虚云抬头,见乔岚眉头微蹙,愁云惨淡地看着自己,还以为她也在为身份的事担忧,于是赶紧安抚她说,“师父,没事的,待完成禅让仪式,之后的事弟子来做。你且放心,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治你的罪。”

  被虚云用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乔岚心里那叫一个万马奔腾。多善良的孩子,居然就这么被我推入了火坑,还反过来安慰我。

  京城里的局势,她再清楚不过了。皇上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三天内,京城必定迎来一场血雨腥风,此时此刻,进宫做法事,根本就是羊入虎口,不死也难啊。聪明如乔岚,也知道这时候应该远离京城,走得越远越好,越远越安全,但是……难道真的让这孩子进宫去送死?

  再次接收到虚云濡慕的目光,乔岚脑子一抽,突然出声,打断向圈一行人商议禅让细节,“我觉得不妥,虚云太小,让他进宫,还不如我去。所以禅让什么的,压后,待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再行商议也不迟。”

  对于虚云,乔岚始终怀揣着一颗亏欠的心,她觉得为了自己能脱身,而将一个小娃儿推入火坑,这样的事过于残忍,再让小娃儿替自己去送死,她更加做不来。乔岚忘了,自己也是被人拉入护国寺这个火坑的,护国寺的祸让护国寺的人来背,她何须愧疚。

  “主持,您的身份有碍……”向圈大师也知道虚云还小,进宫百害而无一利,极有可能泥牛入海,有去无回,但要是有别的办法,他也不想让虚云进宫……

  “无妨,我对自己的扮相有信心,要不是我自己说出来,你们谁又知道我是女儿身,所以这次进宫,我不说,你们也不说,没人能看出来我是女儿身!”乔岚自信满满,但向圈大师他们却不敢苟同,毕竟这个太过于儿戏,不知道就罢了,知道了还顶风作案,难免心有戚戚,忐忑不已,“但是,欺君之罪……”

  “都这时候了,还瞻前顾后。事到如今,我也不怕跟你们说,封啓祥支持的那一位知道我是女儿身,他能上位就是上上签,倘若是其他人上位也是上签,毕竟护国寺还有神明加持,他们也需要神明庇护,最糟不过齐王上位,这要是他,护国寺哪儿还有活路。当前,护国寺最重要的是保住有生力量,哦有生力量就是年轻一辈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进宫顶着,你们安排后路。”要是齐王上位,不但护国寺遭殃,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主持,话虽如此,堂堂护国寺主持,竟然还是俗家弟子,这也说不过去啊。”一个大和尚说道,其他人竟然也纷纷点头附和。“哪怕是做戏,也要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乔岚心里一梗,权衡再三,咬着牙说了两个字,“剃了!”

  她的话尾来落下,两个人闯进来,异口同声地说,“慢着!!!”

  来人除了郑神医和老侯爷也没谁了,两人丝毫没有听墙角所应该有的歉意,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乔岚要落发这件事上。

  郑神医怕的是乔岚一旦落发,就更做不成他徒儿了。老侯爷的想法就更简单了,孙媳妇居然要落发,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回头他还怎么跟孙儿交代。

  深知两人的脾性,一旦闹起来,必定翻江倒海,乔岚忍住要扶额的冲动,上前劝慰。郑神医很好安抚,小徒儿说几句好话,他就颠儿颠儿去配置生发药水了,倒是老侯爷……

  乔岚把老侯爷请到侧室,直言不讳她还有比嫁人生子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并打算为之付出一生,今生今世都不会嫁人,弦外之音即她也不会嫁给封啓祥。

  她的目光是如此坚毅,令老侯爷反驳不能。

  老侯爷知道乔岚不是一般的女子,但这也太不一般了。他闹不明白,一个女子,除了相夫教子,还有什么重要到可以放弃嫁人。

  面对老侯爷的提问,乔岚只能摇头,她不想再忽悠人,只能选择沉默。

  乔岚离开后,老侯爷呆坐在侧室里,想了半天,双手狠狠地抹了几下脸庞,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些,却也更怅然了,不由地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祥儿……(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