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孤注一掷

第四百六十三章 孤注一掷

  要到第二天,宫里才会派人来,主持落发还要遵循一定的套路,所以安排在第二天凌晨,这也给乔岚一个晚上的缓冲时间……

  玉溪得知乔岚要剃头,反应平平,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反对或是规劝。当天晚上,趁着乔岚用饭,旁边没其他人的时候,他才嘀咕道,“你居然要剃头,要不要这么认真啊!意思意思就得了呗。”

  “又不是演戏给瞎子看,做戏就要做全套。你当这是儿戏,他们可认真着呢,稍有差池,砍头没得商量。”乔岚把一块腐竹放进嘴里慢慢嚼着。

  “少来!”玉溪包子样的小脸突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他可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没有之一,“我还不知道你嘛,根本就是为了让姓封那小子死心,才搞这么一出。我说你这是何必呢,秃头多难看啊,回头一年都长不回来,顶漂亮一姑娘,搞得跟一假小子似的……你就不怕你姥爷和你爸不认你……”

  乔岚手里的动作稍稍一顿,却也没有反驳,她夹起一块豆腐送进玉溪的嘴里,堵住他的喋喋不休,“这腐竹做不错,多吃点,补脑!”

  玉溪刚要把嘴里的腐竹吐出来,收到乔岚警告意味十足的眼神,他连忙咽下,“好吃个屁,老子跟着你吃了半个月的素,嘴巴都淡出鸟来了。”

  乔岚垂下眼睑,往玉溪的腿间看去,“你也有鸟?掏出来给我看看。”

  被调戏了的玉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终恼羞成怒,尖叫起来,“啊啊啊啊,你个色女,无节操,无底线,不知廉耻……”

  面对玉溪的咆哮,乔岚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嗯!豆腐烧得也不错,回头找他们要菜谱……”

  “你……”玉溪心里一梗,爬下鼓凳,噔噔噔,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玉溪离开后,乔岚缓缓放下手里的碗,其实这些菜,哪有好吃到令她赞不绝口,不止玉溪,她嘴里也快淡出鸟来了,但真正令她味同嚼蜡的却是玉溪所说的,她孤注一掷,落发的原因。

  她对封啓祥算不上了解,但她却知道,他这个人,一旦认定一件事,会一条道儿走到黑,哪怕是撞倒南墙也绝不回头,既然两人之间不会有结果,那么只能由她来下猛药。

  两世为人,乔岚都蓄着长发,连短发都不曾有过,何况剃光,要说不惋惜是不可能的,但她心意已决,只当是提前跟这个世道诀别。

  这天晚上,她认认真真地洗了一回头发,把头发洗得丝丝柔顺,黝黑发亮,晚上睡觉也没有束起来,只是让发丝随意地散落在一边。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柔和的月光把夜晚烘托出一片平静与祥和,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

  一个黑色的影子恍如鬼魅一般略过,来到乔岚所在的方丈室外并闪身进去,其速度之快,敏锐如肖狼肖犬竟然也没有捕捉到其踪迹。

  方丈室里里的摆设是如此的简单明了,故而矮榻上静躺着的人瞬间暴露在来人的视线中。黑影缓步走过去,在矮榻前呆立良久,才缓缓地伸出双手,把一缕青丝轻轻地,轻轻地撩在掌心。他的动作是如此轻盈,如此虔诚,仿佛那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珍宝……

  乔岚的异能在护国寺的磁场下,受到了一定的削弱,且在佛门重地,她的警惕性也没有之前高,以至于有人在她耳边轻唤两声岚儿,她才悠悠转醒。

  睁眼看到封啓祥那张妖治的脸,她还以为自己尚且在梦中,居然伸出手抚摸那张脸,就像梦中她曾经做过的那样。

  封啓祥心里略微一惊,便任由乔岚的手在自己脸上放肆地游走……

  “原来我也会舍不得……”乔岚不由喃呢了一句。封啓祥深潭一般的眼眸里暗光一闪,逐开口询问,“岚儿舍不得什么?”

  “你!”乔岚只当这是梦,可以为所欲为,可以说出平时不敢说出来的话。

  “舍不得便不要舍,缘何一定要舍?”封啓祥特地放缓了声音,循循善诱,想要套出乔岚的心里话。

  “你不懂,你不懂,你不懂……”

  “因为顾名阳!!!”嫉意一起,封啓祥也不淡定了,语气难免加重了些。

  “嗯?!”冷不丁听到顾明洋这三个字,乔岚六神归位,定睛一看,吓,不是做梦,这货真的来了,还成功地潜了进来!!!“你怎么在这里?!”

  她迅速后退,贴着矮塌内测,顺便看了一眼身上的衣裳,还好还好,没有春光乍泄!此时她也不由地冷汗津津,皆因从封啓祥口中说出来的“顾明洋”三字。

  “路过,来看看你,怎料你对我又搂又抱,占尽了便宜,还对我依依不舍。”封啓祥夸张又不失真实地还原了方才的场景。

  “……”乔岚的脸部迅速充血,半是羞,半是恼。

  封啓祥见好就收,略过乔岚占他便宜的事,正色道,“既然话也问出口了,我便想要一路明白话!顾名阳是谁?”他把“顾明洋”当成情敌,是他与乔岚之间最大的障碍,但他以为,无论是两人曾经有过婚约,还是怎样,那都不是问题,此时问起,不过是想看那人在乔岚心目中占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你如何得知这个人?”难道是玉溪?不可能,玉溪都不屑跟封啓祥说话,更不会说起那边的事。

  “你曾经说过梦话!”

  乔岚恨不得自扇几个耳光才好,歹势!我还有说梦话的毛病?!而且……“你趁我睡觉,潜入我房间……还不止一次……”她印象中只有一次,但当时她是醒着的。

  一想到这个混蛋曾经夜闯自己闺房,自己却不知道,还说了梦话,乔岚好不恼火,恼封啓祥百无禁忌,更恼自己放松了警惕。要是她知道那次自己被下了**,还被封啓祥占了大便宜,可能吃了封啓祥的心都有了。

  封啓祥丝毫没有夜闯闺房所应有的歉然,那是自己未过门妻子的闺房,有什么好抱歉的,他的关注点还在“顾名阳”这个假想敌上,(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