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未婚夫君

第四百六十四章 未婚夫君

  第四百六十四章天要塌了

  顾名阳到底是谁?

  乔岚脸上刹那间出现的骇然无疑是告诉封啓祥,姓顾的这个人很重要,重要到将影响他与乔岚之间的关系,然后他觉得自己的猜想灵验了,两人一定是有或者曾经有过婚约。

  他不由地回想所查到的关于陈月荷的过往,的确有过一段婚约,但是与黄从仁,并非顾名阳,难道是私相授受的对象……

  救命恩人的高人乔演,不知是为何人的顾名阳……

  封啓祥越想越不对劲儿,仿佛有几只爪子在他的心里抓挠一样难受,他觉得很有必要现在问清楚。

  “他是你什么人?”封啓祥向前跨一步,一只膝盖抵在爱塌边上,大有步步逼近的架势。收到自家祖父的飞鸽传书时,他正巧在回京的路上。原想等事情落定后再来护国寺接人,但思念像野草一样疯长,听到那样的消息,他毅然决然先找乔岚问清楚,只不过现在楼歪了而已。

  “你……你……”乔岚退无可退,很想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抵抗政策,但很明显,她必须尽快把封啓祥打发走,让人发现就不得了了。“他是谁不重要,横竖与你无关,重要的是你得赶紧离开这儿。”她不知道,封啓祥其实没时间在这儿逗留,她急,他更急。

  “你说与我无关,我未过门的媳妇心里想着别的男人,做梦都念着,倘若这都与我无关,什么才与我有关。”封啓祥语不惊人死不休。

  “吓……”这下,乔岚可真是被他的话给惊到了,未过门的媳妇是什么鬼?!“谁?!你说谁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儿?!”她下意识向前走一步,想要逼问他怎么回事。

  “自然是你!”封啓祥见乔岚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便决定说一件更能令她“高兴”的事,“我已向晋王讨得恩典,事成之后,他将赐婚你我。”

  略过心底那一瞬间的悸动,乔岚摇头,斩钉截铁地回了一句,“我不要!”我不要嫁给你,我要回现代。

  乔岚的拒绝令封啓祥十分不快,他幽幽地看着她,旋即又释然了,他将她的抵触至归因为女子的害羞,即便如此,他也不容许她再退缩,“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晋王即是要成为天子的人,更是一言九鼎。”言外之意,这事板上钉钉,没得回转,也容不得她拒绝。这时代,在婚事上,女子的意见不甚重要,封啓祥还能只会乔岚一声,已经算是极为尊重她了。“现在,你说作为你未婚夫君的我有无资格过问你情郎的事?”

  “他不是我情郎!!!”乔岚这话回得比方才还断然,配上她恶嫌的表情,也是绝了。封啓祥很满意乔岚这个反应,还莫名觉得有点可爱,“不是情郎又是谁?”

  “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像你看齐王一样,恨不得将他扒皮拆骨,挫骨扬灰!”和苏小宛那个小/贱/人一道,还有冒充我的那个大/贱/人……乔岚一边搓牙花一边说。她说的也没错,顾明洋的确是她的仇人,只不过不是全部事实而已。

  “原是如此!”仇人,这也难怪了,“他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恨他?”嗯,岚儿的仇人也就是我的仇人。

  “那个再说……”乔岚果断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扯皮,“这么关键的时候,你是缘何出现在这里?”总不会是为了问渣男的事吧,要问早问了,不赶这一时,还是因为我要剃头发的事?

  外头传来轻微的咳嗽声,是子在提醒封啓祥,时间不多了。

  “无事,路过,就想过来看看你。”这时,封啓祥突然不想过问乔岚要落发的事了,他朝她张开双臂,“看在我千里迢迢赶回来的份上,让我抱抱可好?抱抱,我就走!”当然,他还可以主动把人抱住,但他更希望她能主动扑进自己怀里。

  “……”说不清是为了尽量把人打发走,还是遵循本心,乔岚上前抱住了封啓祥。

  封啓祥的收环住她,慢慢收紧,仿佛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血脉中一样,这一刻,他满足了。

  两人身高差了一个头还多,但乔岚现在矮塌上,与封啓祥相差无几,这个拥抱出奇地和谐,旖旎无限。

  外头,子正待再咳两声,这会儿却把已经到喉咙边上的咳嗽压了下去,转而去做一些安排,以便能在这个需要争分夺秒的时局里为主上争取一些额外的时间。

  封啓祥来了又走,乔岚怅然若失,她的额头还有他亲吻的余温,耳边也缭绕着他临走时说的话:宫里危险,一切小心为上。让你身陷囹圄,是我的错,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头发剪了就剪了,还会长出来的,日后你的头发为我而留,一寸都不许剪,一根都不能拔。

  乔岚抚摸着满头的青丝,辗转难眠。

  这一晚,笼罩着岂国半个苍穹的乌云大半个月之久的乌云重新涌动起来,在黑夜的掩盖下不断地翻滚,翻滚……突然,亮光一闪,接着便是隆隆的雷声,那雷声好像从头顶滚过,重重地一响,炸开来,好怕人。

  乔岚起身站到窗前,凝视着压逼下来的云层,喃喃道:天灾**么……

  长达一个时辰的雷暴拉开了岂国一场旷日持久的豪雨的序幕,也成就了天灾**的前奏。

  下半夜还只是淅淅沥沥的雨,在清晨时分变成了豪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

  乔岚走进烟雾缭绕的内殿,开始削发前的仪式。

  她以为自己不过是要做个假和尚,剃度还不简单,剃了就剃了,哪知护国寺还是要走流程,焚香,诵经……一道程序都不能少……

  “毁形守志节,割爱无所亲,弃家入圣道,愿度一切人……”本应是她的便宜师傅向园大师帮她落发,可他伤势未愈,所以这事还得向圈大师来做。

  “今为汝除去顶发许不?”

  “好!”(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