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深入宫阙

第四百六十五章 深入宫阙

  落发以后,乔岚从铜镜里看到自己光头的模样,愣了半响,才重新寻回自己的声音,幽幽地说了一句,“哎,怪不得说女人如果光头也好看才是真的美女,瞧瞧我这模样,还挺俊。”

  旁边众和尚听了,纷纷埋头做自己分内的事,主持太自恋,他们也不好办啊。

  玉溪也在一旁,他是专注拆台一千年,当即接上话头,“却!黄毛丫头一个,还好意思自称美女。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

  乔岚自动忽略玉溪的碎碎念,转头问向圈大师,能不能帮玉溪小娃儿剃个头,还煞有其事地说,小娃儿长了风虱,用药不好使,得剃光……

  向圈大师还没回答,玉溪已经撒丫子奔到殿门口,留下一串语焉不详,但肯定是在骂人的话。

  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乔岚淡定起身拂袖,整理妆容。

  卯时,宫里来人了,一行十二个公公,不知真心有几分,反正每一个都将哀戚演绎得很到位。打头的居然是曾经来过护国寺的童公公,即太后的贴身近侍,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皇上驾崩,新帝即位,前后不过三天,护国寺进宫要为先帝做三天法事,送去早已修筑好的皇陵,完事后还要开坛为新帝颂法七天!

  童公公要宣读太后懿旨,他还当中间靠前的向圈大师是新主持,结果却是旁边一个面相俊朗的少年和尚出席领旨,他脸上的诧异收都都不住。

  岂国重佛,对礼佛的出家人有特赦,可不拜天子,单就这一点而言,乔岚对“和尚”这个身份颇为满意。

  她作为主持,接下所谓的太后懿旨,便开始进宫前的筹备。

  护国寺经过前面一场骇人听闻的杀戮,人员折损过半,只勉强抽出一百人进宫做法,这还算上部分伤者。抽调了一百人,寺里只剩下伤兵残将,再加一群毫无自保能力的小和尚。

  此行凶多吉少,乔岚把筹备事宜交给向圈大师,她去了一趟天湖山圣地,进入金塔,想得到一些佛光乍现的启示,然而,她失望了,一步步引她入局的了尘大师并没有显灵。

  她又试图与护卫金银双塔的武僧沟通,让他们稍微看顾一下护国寺,结果也是枉然。

  从天湖山下来,乔岚才注意到总是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寅几个不见了,却多了一丛人,从气息上判断,竟与寅他们一样,而且这些人的潜伏功夫极高,要不是她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甄别的精神领域在,根本没法察觉他们的存在。

  新来十六个人的确就是封家死士,由丑领队,是封啓祥派来随乔岚进宫的。

  丑现身说明,乔岚才知道,老侯爷已经离开护国寺,回封家,而寅一行也与他一道离开了。

  雨依然在下,而且势头没有丝毫消减,反而越下越大。明面上的说法是老天爷也在为先皇哀泣,但暗地里流转着天谴的说法,将矛头直指整个宋家王朝。

  京城里,家家户户都挂上了白稠。白稠寄托哀思,但豪雨下,这些白稠都只能狼狈地耷拉着,看上去有几分可笑。一如民众的哀思,又有几分真情实意,恐怕真正难过的只有那些深怕改朝换代影响自家荣华富贵的人家。

  皇宫里,也挂满了白稠,然而却遮不住那层层迭出的琉璃瓦,盖不住极尽奢华的紫柱金梁……

  出发的时候,乔岚就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因为不能坐车不能骑马,得从天湖山一路走到京城,走进皇宫,而且还是冒雨前行。

  其他人都修炼了内家功夫,用气身边形成一个场,隔绝雨滴,他们还能施展轻功,过去进宫。

  弱鸡主持乔岚无奈地表示她也没问题,依靠空间领域的掩护,乔岚成了一个伪高手。

  郑神医也想跟着进宫,却被乔岚交托了重任,希望他坐镇护国寺,帮她保住这里的伤兵残将。

  乔岚走后,郑神医放飞了几个信鸽,催他另外三个徒儿来护国寺见他,顺便把他的徒孙们带上,多多益善。这还是第一次他承认几个徒儿收的弟子算他师门。

  放飞了鸽子,觉得不做事,小徒儿该说他懒了,郑神医又去调配药水,打算用各种毒药招待胆敢欺上来的人。

  仅一炷香时间,乔岚一行人就顺利抵达皇宫。

  进入那道宫门,虽然明眼里看到的只是几个引路的公公,但乔岚却有种置身于无数双眼睛探视下的感觉,有好奇,有探究,有质疑,其中有几道目光极为狠绝。

  乔岚不由在心里吐槽道,怎么滴,怎么滴,我是挖这些人祖坟还是阻拦他们升官发财了?!

  其实她吐槽还真吐对了,她不可就是断了某些人的升官发财路。护国寺新任主持怎么走马上任的,早就传开了,齐王党直接把“他”划归为第二需要除掉的人,仅此于太子。

  乔岚要是知道自己被人摆上台面与当朝太子相提并论,估计诚惶诚恐,顺便再重新考虑考虑是否勇闯龙潭虎**吧!

  去到做法事的起天坛,乔岚忍不住又骂一路粗口话。

  起天坛是一个巨大露台,无遮无掩。这三天,护国寺的和尚需在起天坛上不间断地颂法,且废寝忘食,风雨无阻。

  护国寺和尚都是苦修过来的,诵经三天三夜根本不在话下,只是苦了乔岚。

  就算有绝对领域,淋不到雨,她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支撑三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要是作为主持的她中途晕倒,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向圈大师始终跟在乔岚身边,以便时时提点她下一步做什么,怎么做。

  起天坛的法事已经开始,而丧事也同期进行着。皇帝宋恒载的灵柩停放在华清宫,太子守灵,三宫六院在皇后的带领下哭灵,都是或曾是美不可方物的人儿,哭起来却各有千秋,各具特色,有人嚎啕大哭,有人嘤嘤小声地抽泣,有人默默流泪……

  众多真哭假泣的人中,居于太子下首,不哭不闹的齐王显得尤为另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