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水患之兆

第四百六十七章 水患之兆

  工部一个小吏每天都在关注气候的变化,甚至利用沐休时间去追踪雨水走向,经过几天的观察,他觉得雨再下下去,必定是水患,逐将事情往上汇报,经他提醒,上级也提起了注意,加派人手去勘查,并实地走访一些老农人,得到的反馈令人冷汗津津。

  一份关于水患的奏章逐渐往上呈递,最终交到了工部尚书刑侦的手里,不巧刑侦正在琢磨七天后新皇登基大典时启天所用的露台,皇后娘娘让他扩建并加高原有的露台,让它更高大,更雄伟,至于具体怎么做还得斟酌斟酌……冷不丁看到露台上的奏章,他打开,只扫了一眼,就把奏章甩了出去。

  “水患?!狗屁!!!钟有道脑子里都是浆糊不成,平日里抠抠缩缩,关键时候风声鹤唳,唯恐天下不乱,罚他两个月俸禄,让他滚远点儿,告诉他,再危言耸听,就回家吃自己的。”

  不怨刑侦没有提起警惕,因为雨才下三天,水患什么的根本说不上来。

  刑侦的近侍连忙去把奏章捡起来,并退出去传话。

  在外头候命的钟有道钟侍郎被上级如此打脸,连奏章都不拿,甩袖就走,他与尚书大人政见不合,然官大一级压死人,事到如今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已经替尚书大人背了不少黑锅,水患这锅太大太重,他背不来。

  钟侍郎回去后,立马以“年老体弱,力不从心”为由辞官,与他一道儿辞官的还有最初察觉天时不妙的小吏,两人辞官后,火速收拾东西,离开京城。

  暗地里收拾家当准备撤离的大有人在,这一波人敏锐地察觉到京城风向不对,却又没“富贵险中求”的胆量,唯有明哲保身,离开再说。

  新帝登基在即,更有国丧在前,工部关于水患的预警有如泥牛入海,噗,溅起几滴水花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没人提起。

  国丧第四天清晨,护国寺的和尚结束法事,全体被请到皇宫外围的偏殿稍作休息,唯有乔岚作为主持,被皇后一道懿旨请到太庙。

  接到岂国唯二尊贵的女人的传唤,乔岚一点儿也不觉得荣幸,她可是三天三夜没合眼,皇后恁地不懂事,法事结束就来请,连喘气的时间都不给,是想在她疲惫的时候趁虚而入还是怎地。

  向圈大师还挺心疼乔岚,人家小姑娘为了护国寺,牺牲了这么多,更是强撑着做了三天三夜法事,他已经很过意不去,再让她独自面对皇后娘娘,如何使得,想陪同前往,但传话的太监却强调皇后只见主持,不见闲杂人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乔岚让向圈大师稍安勿躁,便随传话太监去太庙。

  路上,她借助精神力,探究到不少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比起之前,只多不少,其中还有封啓祥名下死士——丑。皇宫里戒备森严,明眼看到的侍卫只是冰山一角,在人眼看不到的地方还有不少暗卫,为了不打草惊蛇,其他十五个死士均挺柱在皇宫外围待命,只有丑进入皇宫内殿,保护乔岚。

  太庙是皇室祭祖的地方,修筑得十分巍峨大气,其庄严程度比起护国寺有过之而无不及。到了太庙外,还得等人通报,太庙也不多辽阔,但进去通传的人愣是去了足足半个时辰之久才回转。

  乔岚敢发誓,皇后一定是故意的,只是不知意欲何为。想到这个,她更是提高了警惕,以免招了皇后的道儿。带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她最终见到皇后时,整张脸都是绷着的。

  丧夫的皇后只做寻常装扮,淡淡的妆容,素色的华服,简单的发型上只带了一支朱钗,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温和极了,然而,心里警钟长鸣的乔岚可不敢把她归入和蔼可亲那一类人力。皇后表面上装得再亲民,也掩盖不住身上那股属于上位者的气势。

  出家人不必行跪拜礼,但称呼上大有讲究,一般和尚还得尊皇后一声“皇后娘娘”,唯有得道高僧可称之为“施主”,而乔岚对皇后的称谓正是“纳兰施主”。她虽然年纪小,不是高僧,但她怎么地都是护国寺的主持,尊称皇后就未免把护国寺的分位拉低了,况且,她还就不乐意毕恭毕敬了。

  皇后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和尚是怎么坐上护国寺主持之位的,之前她理所当然地以为是一个愣头小子,好糊弄得很,所以方才故意晾着对方,想先来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半个时辰后出去探视的人回报说,对方已经入定,而且还是站着入定。起初,她还不怎么相信,将人请进来,见到对方没有诚惶诚恐,更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儿的怨怼,简直就是一个得道高僧才有的定力,心里才信服了些。

  “连做三天法事,空虚大师辛苦了。久闻空虚大师的名望,一直想见上一见,求得大师指点迷津,不曾想真见到却是如此境况下。”皇后拿帕子沾了沾眼角,做哀戚状,“方才我思及先皇,心里的悲伤一阵接着一阵,不能自已,唯恐唐突了大师。”

  瞧这话说得多圆滑,只两句话就把她为什么着急召见乔岚,招来又没立即见的理由解释清楚了,而且只是说,不带一点儿歉意,因为她如此这般完全是情之所至。

  “女施主节哀!人死并非不能复生,往生也是生。众生没在生死海,轮回五趣无出期。宋施主早登极乐,自有另一番大造化。”别看乔岚说得头头是道,为了说出这些似是而非的话,她最近背诵不少禅语,此刻搜肠刮肚,才蹭到那么几句合乎情理的。

  嘴上说着安慰人的话,她却在臆想中指着皇后破口大骂,丫的,当我三岁小孩呢,哭得这么假,隔老远我都能闻到那股生姜味儿,演戏就演戏了吧,好歹做全点,能不能有点儿敬业精神……

  这三天一直在假哭,皇后早就不耐烦,这会儿也不想再装,赶紧打住,还附和着乔岚的说辞说了一句,“听大师这么说,我心里也舒坦多了!”

  “……”乔岚霎时噤声,哎哟喂,我说你顺杆儿上也顺得太快了吧。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