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临阵倒戈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临阵倒戈

  皇后顺杆爬之后又了几句似是而非的的话来缅怀先帝,却始终没有一个具体的意思出来。

  乔岚一头雾水,她可不认为,如此时局下,皇后特地叫她来这一趟,是为了缅怀先帝。强权之下,她只得与之虚与委蛇,心应答,以免落入套中。

  “先帝病重,国事不畅,奸人趁虚而入,故意扭曲先帝的旨意,在护国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皇后表达了哀思,逐将话题转向前不久护国寺所发生的惨案。

  来了!!!乔岚心里响起了警钟。

  “太子虽已为护国寺平反,并惩戒主事者,犹为未尽,非太子不愿为护国寺追责到底,然,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他也受到诸多掣肘,还望空虚大师谅解。”皇后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即太子是站在护国寺这一边的,而一手造成惨案的幕后黑手还逍遥法外,希望作为护国寺主持的“空虚大师”痛定思痛,不要站错队了,这样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

  横竖都是要动齐王,不如拿护国寺作伐,这样既能卖护国寺一个好,又能安抚民心,简直就是一箭三雕啊,皇后娘娘的算盘拨得滴答响。

  “阿弥陀佛!”乔岚双手合十,沉着脸回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护国寺乃佛门,仰仗天道,你要杀齐王便杀,别把由头栽到护国寺头上。

  乔岚这个轻飘飘的回答却令皇后深感欣慰,好似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太子有真龙之姿,自当替天行道。眼下,太子即将登基成为新一代帝王,其中也少不了护国寺的鼎力支持。”

  “盛世一开,是天下之所幸。”乔岚继续四两拨千斤。

  皇后暗恼,她以为自己暗示得很明显,但乔岚没有顺着她的意思,这令她极为不舒坦,“我朝一向重视护国寺的神启。先帝登基,幸得时任护国寺主持的绝用大师卜算,才逢凶化吉,令岂国长治久安,万民安居业。而今,空虚大师能否为太子卜算一卦,助他在趋利避害,开创岂国新一代盛世。”

  皇后的话到这份上,已经很直白了,就是要乔岚表示,护国寺会不遗余力支持太子上位,而今距离登基大典只剩下三天,太子党一边准备太子继位事宜,一边做好万全准备防止二皇子作乱,尽管已经算无遗策,确保不会出岔子,但如能提前将护国寺拉拢过来也是极好的。

  乔岚若是懂做的话,也该点头应承了,然而她坚决不接皇后的话,“为新帝卜算乃我护国寺之荣幸,回去后,我护国寺便可着手安排。国运之卜算,若要神启,当选择吉日,沐浴净身,焚香祷告七七四十九天后方可进行。”

  她不知道绝用大师为先帝卜算是在他登基为帝之前还是之后,但此刻,有必要拖上一拖。有齐王螳螂在前,晋王黄雀在后,太子能否成为新帝还两,这要是万一,他真能坐上那个位置,那么护国寺也没什么好推脱的了。

  乔岚一心秉承不答应,不拒绝,不承诺,不负责的四不原则,以为只要坚守住立场就能免于算计,事实上,在她受到皇后召见并进入太庙那一刻起,很多人已经把她身后的护国寺划归到太子的阵营中。

  在她和皇后打机锋的时候,护国寺主持与皇后在太庙密谈的事不胫而走。

  封啓祥身在鲁园,死士来了又走,给他带来各种各样的信息,冷不丁听到乔岚受召独自觐见皇后的消息,他心里一紧,当即起身就想前往皇宫,还是封一出声提醒到“不忍则乱大谋”,他才重新坐下来,但攥紧的拳头也透漏了他心底的担忧。

  “少爷,现今护国寺风头正盛,无论谁上位,都要借用护国寺来安抚天下民心,乔姑娘作为护国寺的主持进宫做法事,皇后娘娘只要不傻,便不会对她出手,顶多是利用舆论为太子造势,与乔姑娘的性命无尤。”

  封啓祥慢慢松开拳头,默默地了一句,“我知道,我信她!”她那颗聪明的脑瓜子能应付得来,一定不会被那毒妇牵着鼻子走,只是……宫里都是财狼虎豹,只怕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构陷于她。

  “……”封一果断地沉默下来,以结束这个话题。

  不久,早上被派出去送信的封四进来,交给封啓祥一封密函。“少爷,这是展大人的回函。”

  封啓祥接过信件打开,愕然发现这居然是晋王的势力分布情况,此外还有一份晋王党的名单。能将这两份资料给到他,足见展吹浪,或者晋王对他的信任,不止他这个人,还有他的能力。

  “你这一趟,是否见到了晋王?”晋王回京途中遭遇山洪,生死未卜也不过是一个局,一个让晋王抽身事外,坐收渔翁之利的局。

  “这份密函正是晋王殿下让展大人拟定后交给属下。”

  “……”封啓祥再次打量名单,上面所列明的人员,大部分他都知道,但也有部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有一两个明面上居然还是太子那边的人……

  名单的最后,兵部尚书李寻郇的名字赫然其上。

  “李寻郇……”封啓祥的眉头微微皱在一起,李寻郇出身不显,但他的爹与齐王外祖李元章李太师是族亲,按伦理来,齐王还要叫李寻郇一声大舅。李寻郇一向是齐王党的人,如今怎会出现在晋王的阵营名单上,而且……这七个字与前面的笔迹完全不一样,倒像是别的什么人另外补上去的。

  李寻郇善于谋略,也曾经办过几件很漂亮的事,做事可圈可点,但……一想到李家静悄悄悔婚又张冠李戴的事,封啓祥又恶心得不行,同时他也暗自庆幸,这婚不作数了。

  许是封啓祥盯着名单的末尾久了些,封四进言,“少爷,展大人拟完后给晋王过目,晋王又在末尾加了几个字。”

  “嗯?!晋王自己加的!”无怪乎笔迹不一样。封啓祥有点差异,晋王和展吹浪拟定名单的时候居然没有避讳封四,“写的时候,他有无了什么?”

  “他李寻郇前不久派亲信去到通州向他投诚,信得过,其他并无多。”

  “……”封啓祥默,难道察觉到风向不对,临阵倒戈?晋王应是经过考量才这人信得过,如此……其中还有什么内情?·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41.html